鹅鹅鹅 鹅鹅鹅 7.2分

百岁死和万古青

心子
2018-03-04 09:18:59
据说《借山而居》挺火的,我虽然没看过,但却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看过图书编辑七月为这本书写的编辑手记,第一次看类似的记录,才知道原来一本书的作者和编辑之间可以发生这么多在外人看来有趣,在当事人觉得倍感折磨的事情。

这一次,我又是先看到了编辑手记,着实心疼起那个,因为书名、个别的字眼以及交稿时间等等缘由,被作者搞得差点心脏病的出版编辑来。于是,当有人送我这本《鹅鹅鹅》的时候,我便欣然读之,看看这个作者到底是何方妖孽。

借居终南山,养着一只猫,三只鹅,四条狗,一群鸡和无数花花草草的男人(以上数据若不与作者的财产完全一致,还请作者见谅,毕竟我是一个对数字极其不敏感的人),确切的说,80后男人(刚搜了一下,作者1987年出生,刚过而立之年),如果在我们身边,大概应该是个因整日喝酒缺少运动而有个微突的孕妇肚,有个需要他挣奶粉钱回来的娃,有个需要每月还贷的房,有个即便是二手也可以算是有个自己世界的小汽车的男人。

然而西安美术学院油画系毕业的诗人、画家,如果也成为上述形象,岂不辜负了自己见过、画过的山山水水?







...
显示全文
据说《借山而居》挺火的,我虽然没看过,但却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看过图书编辑七月为这本书写的编辑手记,第一次看类似的记录,才知道原来一本书的作者和编辑之间可以发生这么多在外人看来有趣,在当事人觉得倍感折磨的事情。

这一次,我又是先看到了编辑手记,着实心疼起那个,因为书名、个别的字眼以及交稿时间等等缘由,被作者搞得差点心脏病的出版编辑来。于是,当有人送我这本《鹅鹅鹅》的时候,我便欣然读之,看看这个作者到底是何方妖孽。

借居终南山,养着一只猫,三只鹅,四条狗,一群鸡和无数花花草草的男人(以上数据若不与作者的财产完全一致,还请作者见谅,毕竟我是一个对数字极其不敏感的人),确切的说,80后男人(刚搜了一下,作者1987年出生,刚过而立之年),如果在我们身边,大概应该是个因整日喝酒缺少运动而有个微突的孕妇肚,有个需要他挣奶粉钱回来的娃,有个需要每月还贷的房,有个即便是二手也可以算是有个自己世界的小汽车的男人。

然而西安美术学院油画系毕业的诗人、画家,如果也成为上述形象,岂不辜负了自己见过、画过的山山水水?


相信大多数人包括我自己在内,在最初知道这个在终南山花4000元租下一处废弃老宅20年使用权的二冬后,第一反应便是羡慕,羡慕其诗意栖居的洒脱,第二反应便是唾弃,唾弃其对现实生活的逃避,当然这第二反应中,又多少包含着一点儿“葡萄酸”。

然而,山上不只有花草,还有跳骚。

看完这本书,总归还会再生出一点第三反应来,便是敬佩,敬佩其经得起追捧,受得起寂寥,看得开生命,看得透轮回的得道感。

书中给我触动最大的地方有三个。

一是,那只叫郑佳的狗,在与其它狗打架斗殴中,失去了一只眼睛。

郑佳本就是一只好斗的狗,屡败屡战但仍旧敢屡战屡败。作者原以为在厮咬中,被扯出一只眼睛进而做了摘除手术的郑佳,会就此沉沦。可,事实上,独眼的郑佳,依旧还保持着原有的风度,该吃吃,该喝喝,该谈恋爱继续谈恋爱,该打架继续打架,像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一只眼睛。

它应该不会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一只眼睛吧,一只眼睛看世界的视角肯定和之前不同了,旁的狗看待一只眼睛的同类眼神,肯定也与之前不同了,郑佳不会无所察觉。可见,狗的身心是比人要强大的多得多。失去一只眼睛的人,绝不能做到手术之后半天就精神焕发,眼睛的残缺多少会导致内心的残缺,或许会拒绝与周围的人交往,甚至会丧失继续面对生活的勇气。

可郑佳没有,这是我们人类需要向一只狗学习的地方。


书中第二个触动我的地方,是作者对周身昆虫或者植物观察的领悟。

一岁一枯荣的花草于人类的生命周期而言是短暂的,我们用一生中的某一年养一茬玉米,玉米的一生却只看到了我们某一个阶段。而站在一棵千年万年生的古树旁,即便人有百岁的生命,于树而言,我们也只是一茬玉米般的存在。

二冬说:一季生、百岁死、万古青,真的没有什么区别。


书的最后,是一篇类似于答记者问的问答。有一个问题,其实是我也蛮想问作者的问题,而作者的回答,是全书对我触动最大的地方。摘抄如下:

问:人活着不单是自己,你家人、你的伴侣,以及你的未来,你怎么看?

二冬:《临济录》:“欲得如法见解,但莫受人惑。向里向外,逢着便杀:逢佛杀佛,逢祖杀祖,逢罗汉杀罗汉,逢父母杀父母,逢亲眷杀亲眷,始得解脱,不与物拘,透脱自在。”
所谓杀父母是隐喻,杀是斩断。不被这些所牵绊,就没有痛苦。
当然,以上都是废话。

读书至此,方得见二冬真心。文中那些交配的鹅呀鸡呀狗啊,那些带泥的黄瓜、破土的秧苗一一浮现眼前。杏花香就是杏花香,槐花香就是槐花香,奶奶就是奶奶,摩托就是摩托。

百岁死就百岁死,万年生就万年生。二冬与你,与我,与文中的猫、狗、鸡、鹅,没有任何区别。不管我们住在终南山还是闹市中,得解脱者得解脱,不与物拘者,方可透脱自在。

愿我们都能住在自己的终南山。


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心子书摘”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鹅鹅鹅的更多书评

推荐鹅鹅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