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英语vocabulary builder二三事

林中路
2018-03-04 03:25:43

文/林中路

镇日无事,卧床翻Charles Harrington Elster的Verbal advantage,读前做了pretest,100词里只命中了23个,说起来还属于“essential to improve your vocabulary”的阶级,遂忆起上次翻Norman Lewis的Word power made easy时的惶惑。我高中时翻的是Webster's thesaurus词典,因为难度较大,高考完还没等综招开始就送朋友了。高中期间断续地背了高考和四六级考研大纲,但以中助英的释义从此是我的梦魇,无怪乎牛津和麦克米伦都有基础3000词用于解释更高级词汇。个人认为,以中释英仅需发生于两个阶段。1.初学外语需要原始积累时2.具体名词解释时(最好还不能是perversity那种抽象名词)其它时候查看英英高阶词典最好,当然为了省时间search一下牛津朗文词典的中英高阶也不错。另一个朋友之前告诫过我说:“va让我失望,词表不大,内容可被字典+牛津thesaurus+同义辨析词典覆盖。作者声称针对米国native而写,看词表难度,我比较怀疑。”,但草草翻了一下list,感觉这种循序渐进的(progressive)的词表比Merriam-Webster' Vocabulary Builder那种根据词根词缀排列的更好,韦小绿缺点在于过于琐碎不成体系(trivial),让人难以体会进步,也未必能完

...
显示全文

文/林中路

镇日无事,卧床翻Charles Harrington Elster的Verbal advantage,读前做了pretest,100词里只命中了23个,说起来还属于“essential to improve your vocabulary”的阶级,遂忆起上次翻Norman Lewis的Word power made easy时的惶惑。我高中时翻的是Webster's thesaurus词典,因为难度较大,高考完还没等综招开始就送朋友了。高中期间断续地背了高考和四六级考研大纲,但以中助英的释义从此是我的梦魇,无怪乎牛津和麦克米伦都有基础3000词用于解释更高级词汇。个人认为,以中释英仅需发生于两个阶段。1.初学外语需要原始积累时2.具体名词解释时(最好还不能是perversity那种抽象名词)其它时候查看英英高阶词典最好,当然为了省时间search一下牛津朗文词典的中英高阶也不错。另一个朋友之前告诫过我说:“va让我失望,词表不大,内容可被字典+牛津thesaurus+同义辨析词典覆盖。作者声称针对米国native而写,看词表难度,我比较怀疑。”,但草草翻了一下list,感觉这种循序渐进的(progressive)的词表比Merriam-Webster' Vocabulary Builder那种根据词根词缀排列的更好,韦小绿缺点在于过于琐碎不成体系(trivial),让人难以体会进步,也未必能完整背完。(韦氏词典自己说There is no real need to read the units in any particular order,since each unit is entirely self-contained.)国内词根相关单词教科书同样数目繁多,我见到最好的是李平武那本《英语词根与单词的说文解字》,这些教科书尽管各有利弊,但比之新东方红宝书的中文解释、谐音记法高明得多。 学外文的过程中,背单词总是件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但另一方面,正如钱钟书所说的肚子和舌头的关系,掌握单词的过程就像舌头,外文整体水平是肚子,舌头大可得意洋洋地告诉肚子:“我已经帮你解决了问题,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只要我们都是gourmet而非gourmand的话,食物真正的美味,倒是只有舌头才知道。外文学通了,当然是一种大快乐。但正如明诗清诗,尽管壮语被唐诗说尽无遗,事理被宋诗说得透彻,在犄角旮旯里也可找点乐子。背单词虽然琐细,但对那些志立于此的人(不必是语言学家)也不啻是VA作者所说的this most pleasant malady。 一位在费城念比较文学和古典学的朋友曾告诉我,文科博士只要达到熟练阅读就可以了,不需要说/听/写。对于既非外语系也不搞语言学的同侪来说,学外文的目的,很大比例在能独立读懂外文文献,所以单词量多寡一根拐杖罢了。但词汇量3500与35000的拐杖长短显然有别,比方王治郅骨折,他的拐杖与垂髫童子(假如正巧也骨折的话)的两不相适。35000者于外语海洋中畅游的感觉对3500者无疑impenetrable,但如果一个人知识体系不全面时匆匆灌输单词,就像对不了解经济常识的人讲stagflation,对不了解sonnet的人讲iamb,都是自讨苦吃。 单词量为何重要呢?上文讲了,吾侪学习外文主要目的是读懂文献。一般说来,阅读时,除了文化背景的差异,主要障碍有生词和句法(syntax)。句法是综述性质的,是高阶英语的必修课,正如宪法(the constitution),不认真学习是很难读通德昆西(Thomas De Quincey)、亨利詹姆斯(Henry James)、菲茨杰拉德(Francis Scott Key Fitzgerald)的,只能一直读读Washington post、New York Times这些通俗读物,正如我们看《环球时报》打发时间。而具体搭配相对灵活(collocation是phrase的子概念,主要是commonly co-occur的那些,但可选择空间较大),学好具体搭配,就是学好单词,因为词组是不能脱离单词存在的。学好单词,不外乎二径。一者,海量阅读;二者,背单词书。海量阅读是学习外语的目的,阅读能力母语化是我的终极目标。钱钟书老当年就是这样学外语的(鉴赏外语也是一种学习,正如我们对古代汉语的鉴赏同为学习,遑论外语学习几乎是一种life-long cause),但一则非外语专业时间有限,二则海量阅读强调勤动手整理笔记,否则目不暇接,遗珠甚多,如入宝山空手回,三则泛读与精读、教材的难度等等方面要精心设计(intricately contrived)尽量个人化,宁失之独(It’s always best to err on the side of personality.),勿放之庸。综上三点考虑,背单词书相对更合适,当然前提是单词不能存而不用,应在具体文本或语境中多接触以增进印象,即文本阅读应当不断(uninterrupted reading),唯广度和深度不可与海量阅读埒美。 单词量重要,并非大词汇者就可以一副patronizing样子,且不说high blown者在文化与心理上有断层,即使词汇量大,对具体文本的感受也未必比得上小词汇者考究。英语世界浩如烟海,词汇之间都有nuance,相当复杂(involved),如果未能掌握,高傲的(bombastic and pompous)阿尔法们恐怕要“礼失求诸野”了。 我目前的困境是歧路无所之的predicament,而非左顾右盼的dilemma。虽接触了一些外语文献,但数量有限而且语言难度不高,不能很好地与我的单词相互补充调剂。“拔剑捎罗网,黄雀得飞飞”,诗人悄悄之言,伫立望之。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5)

添加回应

Verbal Advantage的更多书评

推荐Verbal Advantage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