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六记 浮生六记 8.2分

有风度有态度

桃三土
2018-03-04 01:12:22

沈复此书,书名源自李白的《春夜宴桃李园序》。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译者周公度评价道:“李白行文有暗夜气,月光气,灯盏璀璨,又花枝招展,有一种秉烛夜游的急切。而沈复之文,有着落花流水的时光散漫,庭园梦境的从容静寂,与布衣蔬食的晨光之美。”

沈复的妻子芸娘,即是妻,又是知己,是一位蕙质兰心的女子。

“芸曰:“世间反目多由戏起,后勿冤妾,令人郁死!”余乃挽之入怀,抚慰之,始解颜为笑。”

芸说:“人世间的各种反目,多半都是由玩笑话引起的,你以后不准随便冤枉我,不然令人郁结而死!”我便将她搂在怀里,安慰她,她才露出笑容。

正是芸娘的这种“客气”的夫妻相处之道,才有了“鸿案相庄廿有三年,年愈久而情愈密”。

然而情深不寿,芸娘的多情,也成了她的病因,最终魂断扬州。丧妻的巨大哀痛,使沈复“当是时,孤灯一盏,举目无亲,两手空拳,寸心欲碎。绵绵此恨,曷其有极!”

沈复的文,全文都有一种乐观的生活态度,即使困苦,即使心血被毁、即使遭遇小人陷害,也从未怨天尤人。惟有妻子去世、儿子早夭时有几句愤激之语。正因为他这责己甚至严却又如浮云漫卷的文风,使得文中记叙的春花秋月显得弥足珍贵。

观其文如见其人。

“余凡事喜独出己见,不屑随人是非,即论诗品画,莫不存人珍我弃、人弃我取之意,故名胜所在,贵乎心得,有名胜而不觉其佳者,有非名胜而自以为妙者,聊以平生历历者记之。”

凡事我喜欢独出己见,不屑于随人称道是非,即便是论诗品画,也时时存着“人珍我弃,人弃我取”之心。所以游览名胜,贵在契心合意,有的是名胜却不觉得佳妙,有的不是名胜自己又觉得妙不可言。姑且将我平生所经历的记录下来。

沈复的这种人生观,放在当代也非常难得。世人皆不甘于平凡,却对特立独行者嗤之以鼻。人云亦云是主流,愿意坚持自己的思想而不为外物所动摇的人太过稀少。旅游成了一种朋友圈的炫耀手段,上车睡觉,下车拍照,学会欣赏事物独有的美,有自己的观点,这才是我要成为的人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浮生六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浮生六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