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思琪式强暴 悲剧应是重现美好的微弱希望

echo酷酷的
2018-03-04 00:58:32

台湾26岁女作家林奕含,早年被补习老师性侵,长期饱受抑郁症折磨,2017年4月27日上吊自杀。自杀前两个月,她以亲身经历为参照,推出小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鲁迅说:“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但悲剧不能失去意义。美好被毁灭后,不能是遗忘,而应为重现美好,提供一点微弱的希望。

约翰多恩说过:没有人是一座孤岛。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损失,因此,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它就为你而鸣。

林奕含的死讯引发了无数人的悲哀,亦也激起了社会中无数个原本沉默的“房思琪们”的共鸣。

林奕含事件后不久,北京电影学院的阿廖沙在微博发声:自己曾遭班主任父亲性侵,且因为维权在学业上被班主任、系里老师为难,最后没有拿到毕业证。这条微博下,有接近15000的跟帖和将近40000的转发。

无论是林奕含还是阿廖沙,她们只不过是无数的“房思琪们”中的一员。林奕含在书中写道:“此时此刻,世界上还有无数个房思琪。”2016年公开报道的新闻中,据统计有433起性侵儿童案件。433件案件,433个被性侵的儿童,433场悲剧!如何不让人触目惊心,但这却只是冰山一角。

“房思琪式强暴”早已不是偶发事件。在这个非孤岛的社会,即使只有一个房思琪的死亡,亦将成为为整个社会敲响的丧钟与警钟。因为,谁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将成为下一个房思琪。

房思琪式的强奸是一场社会悲剧,而这个社会却是一个“面子大过里子”的社会。

人活着,就不得不活成一个社会的人,活在社会的舆论监督之下。

现代的社会虽然已不再为女性立所谓的“贞节牌坊”,但这个社会附在女性身上性的枷锁却从来没有松懈过。

林奕含曾主动的向母亲提起,“我们家什么都有,就是缺少性教育”时,母亲的回答却是:性教育是给需要性的人。

似乎无论是家庭还是社会,对女孩的性教育总是这样的:性是肮脏的的;女孩子结婚前被性侵了就不干净了,就不值得被爱了……

因此,一个被性侵的受害者,反而总是被指责,反而总是需要承担这整个社会的压力。如房思琪一样的林奕含,是先被社会谋杀了思想,继而才成为了名师的祭品。

于是在这样一个社会大环境里,“房思琪们”慎言、慎行,牢牢地握紧自己的秘密。就像林奕含,在被人问及:“这本书是你的亲身经历吗?”,她却否认了。直到她死后,父母才第一次公开承认了女儿曾被侵犯的事实。

然而正是这样一种也许是出于“保护”,或是回避风险的隐藏与沉默,实施强暴者因此逍遥法外。

一个人最害怕的,往往不是事情本身,而是这件事让她彻底地孤独。

书中的房思琪遭遇这样的不幸时,她否认这个不幸本身,希望用“爱”合理化她所不能理解的这些,所以当林奕含在接受采访时,她说,这是一个关于女孩爱上诱奸犯的故事。

房思琪的悲剧从一定意义上来说,是这个社会造成的悲剧。因为一个人最害怕的,往往不是事情本身,而是这件事将让她成为这个社会中边缘化的人。

林奕含出生在一个“谈性色变”的医学世家。当她遭遇了这种噩梦后,无论她用什么样的方式,她从未得到至亲真正的理解与谅解,也无法与自己达成和解,才会让她的生命始终孤独,最后只能走向死亡。

“房思琪式强暴”是一场社会悲剧,这场悲剧把美好全部撕裂,但却又为美好打开一道细缝。

每一个社会的角色,每一个家庭的角色,如果都能从这场轰轰烈烈的社会事件背后,有所反思,有所决定。如果,这是林奕含用死亡的背影留给世人的,那么,我们不该辜负她年轻的生命。

对那些“房思琪们”,我们需要的是更多地接纳,更多地宽容,更多地理解,以及,更早地伸张正义,让她们的生命得到保护,得到慰藉,得以疗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