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缺性造就职业 人人皆记的时代 记者作为职业该如何继续存在?

echo酷酷的
2018-03-04 看过

这本书的两个关键词「群体」与「社会性工具」正是这本书与传播学、新闻学联系起来的关键,也是我选择这本书进行阅读的理由。

克莱舍基提出,当一项技术失去其技术意义时,其社会意义才会开始凸显。这句话若是换做一种通俗的说法就是:只有当手机变得不再新奇时,才意味着它已经彻底地融入我们的生活。

互联网、移动通信技术、数字技术所造就的媒体生态并非是在传统的媒体环境中引入新的竞争者,而是完全跳出了传统的媒体环境,开辟一块全新的领域——我们进入人人皆记的时代。而当我们改变了沟通的方式,也就改变了社会。

在过往的媒体环境中,出版商资源有限,出版的成本并非每个人可以承担。稀缺性造就职业。

出版资源的稀缺,导致媒体从业人员成为解决「为何出版这个」的把关人。媒体从业人员根据自己职业的专业判断,制作采集信息,过滤冗余的信息,复制,分发。从而也凭借对稀缺资源的拥有和管理,获得其作为一种职业存在的意义和特权。

然而如今,一个可拍摄、可上网的手机,一个社交媒体的账户就可以将你装备成一位「公民记者」,只要你掌握基础的文字采写能力、拍摄能力。于是,无组织的组织力量就可在许多突发性新闻的公民报道中体现出来:在事发现场的当事人或碰巧的目击者,加上一台手机,便可在专业的记者赶到现场前,完成一篇篇图文并茂的报道。

这样看来,似乎专业记者在抢新闻这件事上,将再也敌不过大多数的公民记者。新闻也可以不借助传统媒体而闯入公众意识。传统媒体的「议题设置」权利似乎也开始为公众同时享有。

出版的稀缺性丧失了,出版的成本降低了,大规模的业余化出现。媒体环境的规则从「为何出版这个」向「何不出版这个」转变。

那么,媒体从业人员究竟还能否存在并保持其存在的意义?

克莱舍基的回答是:专业性与业余化之间的断层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缓坡。

克莱舍基针对稀缺性的消失职业也随之消失这一论断,用誊抄者被印刷机完全取代为一个例子。然而,从我看来,记者以及其它媒体从业者职业的稀缺性却并非仅仅出于出版资源这一稀缺性。因而,我不认为记者这一职业会如誊抄者一样消亡。

这也就必须再提及一个概念,即「新闻专业主义」。在人人皆记的时代,在新媒体蓬勃发展的时代,新闻专业主义并没有消解,反而是增强了。对于新闻专业主义为何是增强,我在此不作展开。

记者在如今这个媒介环境如何继续存在,也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须做很多研究与论证。在此,我也只能根据自己浅薄的思考提出以下几个关键点。记者作为传播者,其主要任务在于收集信息,编写信息,传播信息。在过去,出版资源是稀缺的,因而出版的原则是「先过滤后出版」。

然而,如今出版成本极大减小,仍何人都可能拥有信息传播的渠道。「技术赋权」概念的出现,见证了传受双方地位的改变。受众不再仅为受众,传播也不再总是单向性的,技术赋予受众以过去缺失的主体性。受传者的概念不再那么适用,因为现在传播者与受传者的身份似乎总是在相互转变。

因而,在这么一个人人皆记的时代,稀缺的不是出版资源,反而是注意力资源。人们活在了一个「信息爆炸」的环境中,这一概念的定义为,信息的输出与存量远远大于人们所需要以及所能处理的量,而导致的巨大的破坏性反应。

所以,在如今的媒体环境中,反而是人们注意力的稀缺性导致了专业性记者职业的存在。人们如今对信息的需求不是无限,人们需要的是有限的信息。

稀缺的注意力资源,导致人们需要分好类的信息、高质量的信息、合乎个人需求的信息。而这三者的共同体却并非是公民记者、机器人记者、或者计算机算法所能完成的。因而,记者这一职业得益于作为人的主体性、个性以及能动性而继续存在,不同于誊抄者,其工作仅为无需个性的复制。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未来是湿的的更多书评

推荐未来是湿的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