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 罗生门 8.7分

罗生门

苏小白
2018-03-04 00:01:17

日本平安朝时期,接二连三经历各种灾难的京都,前所未有的荒凉。一个被式微的雇主解雇了的仆役,在宽阔的罗生门下孤零零等雨停,然而雨停了他也没有一个确定的着落。

仆役辗转的思索今后的生计,从无可奈何里寻出两条路,或择手段的死在城门下,或不择手段的成为一名盗贼。但对成为一名盗贼,到底没有确切的勇气。

仆役爬上门楼,预备同门楼上的死人们一起分享一个有地睡觉的晚上。他毛骨悚然地看到一个干瘦矮小的白发老妪,正蹲在死人堆里薅死人的长发。

他心里腾起熊熊的烈火,对一切邪恶憎恨的烈火。此时,倘若让他在饿死与当盗贼之间做选择,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饿死。

他拔刀责问老妪,为什么这么干,仿佛化身正义的使者。

老妪只平静的说,薅死人头发嘛,只是为了做假发。虽然顶缺德,但这个被她薅头发的死去的女人,曾把蛇晒干当做鱼干卖给别人。她觉得女人做的事也并不怎么坏,因为不做就得饿死,没有办法才这么做。她薅女人头发这件事也一样,没有出路免得饿死才这么做,她认为死去女人会懂她所做的事,会宽恕她。

此刻,仆役的心理发生极大的震动。他几乎将饿死这个念头抛之脑后。他接受了理直气壮的罪恶应该得到宽恕的理由

...
显示全文

日本平安朝时期,接二连三经历各种灾难的京都,前所未有的荒凉。一个被式微的雇主解雇了的仆役,在宽阔的罗生门下孤零零等雨停,然而雨停了他也没有一个确定的着落。

仆役辗转的思索今后的生计,从无可奈何里寻出两条路,或择手段的死在城门下,或不择手段的成为一名盗贼。但对成为一名盗贼,到底没有确切的勇气。

仆役爬上门楼,预备同门楼上的死人们一起分享一个有地睡觉的晚上。他毛骨悚然地看到一个干瘦矮小的白发老妪,正蹲在死人堆里薅死人的长发。

他心里腾起熊熊的烈火,对一切邪恶憎恨的烈火。此时,倘若让他在饿死与当盗贼之间做选择,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饿死。

他拔刀责问老妪,为什么这么干,仿佛化身正义的使者。

老妪只平静的说,薅死人头发嘛,只是为了做假发。虽然顶缺德,但这个被她薅头发的死去的女人,曾把蛇晒干当做鱼干卖给别人。她觉得女人做的事也并不怎么坏,因为不做就得饿死,没有办法才这么做。她薅女人头发这件事也一样,没有出路免得饿死才这么做,她认为死去女人会懂她所做的事,会宽恕她。

此刻,仆役的心理发生极大的震动。他几乎将饿死这个念头抛之脑后。他接受了理直气壮的罪恶应该得到宽恕的理由,从而有了罪恶的勇气。

他剥光了老妪的衣服,粗暴的将她踹倒在死尸上,消失在夜的深渊里。

人间或地狱,人性善或恶,都只在一念之间。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罗生门的更多书评

推荐罗生门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