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玉山居 补玉山居 7.1分

原来是报告文学呀。

江风硕人
2018-03-03 23:00:33

严歌苓女士的小说是毒品,一看就能上瘾。皆是不分章节的作品,每个段落都扣人心弦。这日早晨,我坐在软塌塌的大床上,像追永无止境地连续剧般读《补玉山居》。剧情就犹如,石油翻滚,黑暗、沉重、却欲罢不能。从晌午读到日薄西山,读得天昏地暗。人物齐刷刷走向毁灭,房间因日暮而暗沉。心力交瘁,只得暗暗挣扎,看来这段时间还是少读严歌苓为妙。

笔记本上仍标记一句心得:以自虐的心态读“严歌苓”。

书的背面是这本小说的梗概。正式阅读前,我就浮想联翩:“新龙门客栈”中,是否也会有古龙金庸笔下的声色犬马的故事?

曾补玉,一个有点村野姿色、勤劳能干的女子,农村出身的她以自己的胆识和本事在家门口开了一所客栈,小打小闹地争取明天,有几分《红楼梦》里林红玉的角色。也有人称她有“龙门客栈”女老板的泼辣姿态。她“不登记身份证”的客栈引来了很多经不起盘查身份的客人,作者借以展开叙述。

在小说开头就露面的是有点小聪明的客人,作家“周在鹏”。补玉发现周在鹏在躲他,不是交不起房租,而是“移情别恋”租了隔壁的“法式度假山庄”。这个度假山庄由一个富商,半身不遂的“冯瘫子”出资建造。“冯瘫子”曾经也是曾补玉的客人,他富可敌国,却甘心在通信不便的山居下榻。有一对老人——补玉背地里称他们为“老鸳鸯”,把补玉山居当成了七夕鹊桥,小心翼翼地享用时间。还有一个看上去脸色有些苍白、蒙着头巾的女客人;安安静静的,原来是一个正在逃避追捕的吸毒者和贩毒者。

三教九流这聚头,加上懂得笼络人心的女老板,仿佛在召唤一个跌宕起伏的故事。

然而并没有。

当作者含辛茹苦地,以补叙的方式(严歌苓女士的常用写法),交代完几个人的来历后——故事就结束了。

像是几段琐屑的素材,放在一本书里。各人有各人的故事,各人有个人的坎坷,然而都毫无交集——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曾住过“补玉山居”。(好像在大街上抓住一个人说“嘿原来我们见过面:还记得大明湖畔的xxx吗?我们都入住过!”隐隐觉得有些违和。)但待我慢慢回味,倒悟出几分甘苦来。

多亏了客栈的“无需登记身份证可入住”,让这个社会上的边缘人物有了短暂的安栖之所。受够了“主流社会”的压迫,不堪重负的他们,逃到了“补玉山居”。这些客人,代表了社会上的某些边缘人物,他们在这部小说里,大放异彩。

“冯瘫子” ,代表着食物链顶端的富商。他们商场峥嵘,情场叱咤,看上去风光无限,西施东邻都想靠近他们。可是他们却是空虚孤独的。腰缠万贯的他们失去了青春,失去了健康的体魄。时时处在压力的水深火热之中。在这篇小说里体现的是“冯瘫子”被人监视、被人威胁,源头是不肯给一个软件公司出资。他们需要无微不至的照顾,还得提防着所有人——“没有钱他们凭什么想靠近我这个人”。补玉对“冯瘫子”的态度是“愤愤不平”,毕竟“冯瘫子”两年的“小工程”就能毁掉补玉的生计。可是冯老板失去唯一信任的人的痛,像孩子一样明明白白地展现在字里行间,让读者恨不起来。只能唏嘘“高处不胜寒”。

那个戴头巾、只呆在自己房间的女人,或许代表着吸毒者和贩毒者。中年女子季枫(原名其实是赵益芹),本来是一个单纯且上进的乡村姑娘。美也单纯恶也起于单纯。她和同乡的女孩一起出城务工,曾是唯一一个不被恶习沾染的女孩;可是也单纯如她,幻想着“白马王子”的际遇,没有足够的机谨去辨别真伪,跟了一个“面容清秀”的男子,不知不觉当了帮凶,自暴自弃了。可能,每个贩毒者,都有这样,不堪回首、或是莫名其妙失足,铸成千古恨的过往吧。

“老鸳鸯”的故事,映射出现如今代际之间的矛盾。老人们孤独,被年轻一代们挤到社会边缘,不仅在家庭里没有发言权,连自由也寥寥了。因为老龄化问题越来越突出,中国老龄人口越来越多,国家已经正式这个问题——因而,老人他们的存在,虽然在小说中较少提及,但是已经足够引起重视了。

作者以一个小小的契机,向我们展示了另一番生态。这个“龙门客栈”,不诗意,不疯狂。没有什么精彩的较量,只有撕开的一块块牛皮癣。有点疼,有点害怕,但不敢逃避。

严歌苓女士的作品,素以挣扎生存的的平凡人为主线。不分章节的作品,会上瘾。致敬。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补玉山居的更多书评

推荐补玉山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