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图去理解困境

奥兹
2018-03-03 22:02:42
“也许,我该转身面对现实世界。可我做不到,我无法向前看,只能回望那个童话世界。不管怎样,这一切都荒唐极了。”

整本书写女性的困境,作者写了很多个女性在男权背景下隐忍和挣扎的真相,看上册后半部分的时候,以为是在看《绝望主妇》,不过是更绝望一版的——当然时代不同,社会也可能确实在变好——同样是围绕同一街区的家庭主妇,讲她们家务的琐碎繁杂、日常的社交和相互依靠的情感等等,但是不同于《绝望主妇》里几个主角并没有依附于丈夫,独立并且顽强地在生活里杀出生路,这本书里的绝大多数主妇,在婚姻中感到不幸,自怨自艾却不敢甚至无法改变局面,社会的定义里,男性意味着权威,规则为男性而制定,离婚意味着贫穷、耻辱和孤独,反抗或成为疯子,或成为荡妇,当然还有丧偶式的需要照顾的孩子,在日复一日的内心折磨里屈从和麻木,被撕裂和消磨殆尽。
“要毁掉一个女性,你根本用不着强奸她或杀了她,你甚至不用打她。你只需要把她娶回家。你甚至都不必这么做,你只需要让她在你的办公室做一份周薪三十五美元的工作。”

上册的最后,米拉重返大学前去见了一次莉莉,在格林伍德精神病院——莉莉因为丈夫的冷暴力和无法忍受婚姻崩溃被送至此——




...
显示全文
“也许,我该转身面对现实世界。可我做不到,我无法向前看,只能回望那个童话世界。不管怎样,这一切都荒唐极了。”

整本书写女性的困境,作者写了很多个女性在男权背景下隐忍和挣扎的真相,看上册后半部分的时候,以为是在看《绝望主妇》,不过是更绝望一版的——当然时代不同,社会也可能确实在变好——同样是围绕同一街区的家庭主妇,讲她们家务的琐碎繁杂、日常的社交和相互依靠的情感等等,但是不同于《绝望主妇》里几个主角并没有依附于丈夫,独立并且顽强地在生活里杀出生路,这本书里的绝大多数主妇,在婚姻中感到不幸,自怨自艾却不敢甚至无法改变局面,社会的定义里,男性意味着权威,规则为男性而制定,离婚意味着贫穷、耻辱和孤独,反抗或成为疯子,或成为荡妇,当然还有丧偶式的需要照顾的孩子,在日复一日的内心折磨里屈从和麻木,被撕裂和消磨殆尽。
“要毁掉一个女性,你根本用不着强奸她或杀了她,你甚至不用打她。你只需要把她娶回家。你甚至都不必这么做,你只需要让她在你的办公室做一份周薪三十五美元的工作。”

上册的最后,米拉重返大学前去见了一次莉莉,在格林伍德精神病院——莉莉因为丈夫的冷暴力和无法忍受婚姻崩溃被送至此——看到这部分的时候震惊于居然有这样一个几乎全是三十到五十岁之间的女性的精神病院,“这地方其实就是为那些被丈夫抛弃的女人建的乡村俱乐部”,喜欢昆虫和不做家务的伊内兹被判定精神病,求着丈夫让她出去:她会努力做个好妻子——“可是她太聪明了,才不会傻到去当一个好妻子。”
“那些女人太把男人当回事了......为什么不忘了男人,做回自己呢?”米拉这么问莉莉。
莉莉回答道,“我们都知道要做回自己。可具体怎么做呢?”

下册米拉重返学校,获取新的知识,表述新的观点,做一份有意义的工作,认识了一群思想开放的女性密友,与儿子们的关系在慢慢变好,甚至遇到了真爱......但是看似完满的新生活里,仍然到处都是男权的阴影——非常可怕的是,你醒了,你反抗了,你以为反抗成功了,但是你反抗的那个东西却从始至终仍在那里。
最难过的是关于瓦尔,她对于自我从未妥协,完美的单身母亲,坚持追求学业,关注越战的牺牲,积极参与声援组织,一直是团体里最具理性和洞察力的角色。书里的两次判决都是跟她相关的,第一个是克里丝被强奸,因为身上没有受伤,只有淤青,从律师、警察到法官都相信犯人“她是自愿的”证词,最后犯人只因殴打罪被判六个月监禁;第二个是安妮塔因为在被强奸时用刀刺死男人,以一级谋杀罪被判二十年有期徒刑。女儿克里丝遭遇的性别歧视,促使身为母亲的瓦尔加入激进的女权组织,而安妮塔的遭遇激怒了这个团体,在营救安妮塔的过程中瓦尔被警察射杀,她至死都在捍卫女权主义——
“你觉得我很狂热,我觉得你很懦弱。我如今已是一名狂热分子了,我这种狂热分子,让中间线稍微挪了一点点。我觉得这样很好。”

看书的时候发现,在一个女性的困境里,关于婚姻问题,关于强奸等等,另外的一些女性也并不能很好地感同身受。那么我又能理解多少呢?在我的脑海里甚至对四十岁女人和四十岁男人的看法都理所当然地截然不同,以为自己没有偏见,但又时时震惊地发现自己似乎非常习惯于偏见。

最后。
“我们只是隐约觉得美国存在某些严重的问题。可我们只能爬进自己的洞穴,努力生存下去。”
共勉。

2018/3/3读完。#2018翻书打卡#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醒来的女性的更多书评

推荐醒来的女性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