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林外史 儒林外史 9.1分

人生难算,一盏醇醪——读《儒林外史》

望月听雪
2018-03-03 21:48:20

文/望月听雪
       ——序•世界如此庸俗
       “这本书,写人如写蝼蚁,没有主人公,没有谁更重要,在叙事者的视野里,那些人不断出现,张牙舞爪,须尾俱全,生动之极,然后不断消失,有的过些时候会再来,有的就不再看见,即所谓“事与其来俱起,亦与其去俱迄”。这种写法,给人的印象,就是事无分巨细,人难辨高低,浑然一体。在我看来,这不是形式层面的写法,而是作者能显示真相的唯一方式。是一种冷峻的哲学。是世界观。”
       如同“清明上河图”一般,铺陈出一幅宏大的画卷,纸上人物栩栩如生,而众生芸芸,如蝼蚁,如蜉蝣,沧海一粟之中看见这个世界的一隅,却能透过一隅看到整个朝代的风土人情、官场民风。嬉笑怒骂间,你方唱罢我登场。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第一回•说楔子敷陈大义




...
显示全文

文/望月听雪
       ——序•世界如此庸俗
       “这本书,写人如写蝼蚁,没有主人公,没有谁更重要,在叙事者的视野里,那些人不断出现,张牙舞爪,须尾俱全,生动之极,然后不断消失,有的过些时候会再来,有的就不再看见,即所谓“事与其来俱起,亦与其去俱迄”。这种写法,给人的印象,就是事无分巨细,人难辨高低,浑然一体。在我看来,这不是形式层面的写法,而是作者能显示真相的唯一方式。是一种冷峻的哲学。是世界观。”
       如同“清明上河图”一般,铺陈出一幅宏大的画卷,纸上人物栩栩如生,而众生芸芸,如蝼蚁,如蜉蝣,沧海一粟之中看见这个世界的一隅,却能透过一隅看到整个朝代的风土人情、官场民风。嬉笑怒骂间,你方唱罢我登场。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第一回•说楔子敷陈大义,借名流隐括全文
       “人生南北多歧路,将相神仙,也要凡人做。百代兴亡朝复暮,江风吹倒前朝树。功名富贵无凭据,费尽心情,总把流光误。浊酒三杯沉醉去,水流花谢知何处。”
       功名利禄,自古及今,哪一个可以勘破万丈红尘,视如草芥、弃如敝履,可以随手丢弃它的,无一不舍命追求,待尝尽那高处不胜寒,一朝自云端跌落,悔之不已。
       ——第七回•范学道视学报师恩,王员外立朝敦友谊
       “羡尔功名夏后,一枝高折鲜红。大江烟浪杳无踪,两日黄堂坐拥。只道骅骝开道,原来天府夔龙。琴瑟琵琶路上逢,一盏醇醪心痛。”
        《红楼梦》开篇就把十二金钗的判词叙述出来,虽然彼时不知所云,但读毕掩卷,方才恍悟原来冥冥之中,各人均已有归宿,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命运早已注定,只等着走完这程各归其位。此书虽没有判词一说,却也有暗示人物命运前程的诗句,此诗写的是王惠。“羡尔功名夏后”意指王惠五十岁登科,后句为当时并未发生之事。出任南贛道台后,王惠去查看台站,“大车驷马,在路晓行夜宿”,一日到了一个公馆,王慧进去举头看见正厅上悬着的一块匾,红纸上四个大字“骅骝开道”赫然醒目,王慧见此心里一惊。“掩门用饭,忽见一阵大风,把那片红纸吹在地下,里面出现绿地金字,四个大字是‘天府夔龙’”。不过这公馆有蹊跷,吴敬梓说这公馆原本是旧人家的一所大房子,这旧人家是谁文中并未提及,只是想来也应该不是寻常普通人家。古时官员出门以骅骝开道,杜甫有诗云:“骅骝开道路,鹰隼出风尘。”而“天府夔龙”杜甫诗中也曾用过,“巢许山林志,夔龙廊庙珍”,指的是辅佐帝王的良臣,所以这公馆原来的主人想必也不简单。王惠这时才知“万事分定”,可惜他不知道,判词的最后两句足以扭转命运。
       ——第三十九回•萧云仙救难明月岭,平少保奏凯青枫城
       “甘棠有荫,空留后人之思;飞将难封,徒博数奇之叹。”
       此句叹的乃是李广,王勃在《滕王阁序》发出“猿臂难封,李广乃不侯之将”,“时运不济,命运多桀,冯唐易老,李广难封”的嗟乎。他是当世第一猛将,出生入死却不能封侯。“老不封侯命可知,年衰何必再驱驰;漠南一死终无益,翻使千秋得指疵。”
       ——第四十一回•庄濯江话旧秦淮河,沈琼枝押解江都县
       “话说南京城里,每年四月半后,秦淮景致渐渐好了。那外江的船,都下掉了楼子,换上凉篷,撑了进来。船舱中间,放一张小方金漆桌子,桌上摆着宜兴沙壶,极细的成窑、宣窑的杯子,烹的上好的雨水毛尖茶。那游船的备了酒和肴馔及果碟到这河里来游,就是走路的人也买几个钱的毛尖茶,在船上煨了吃,慢慢而行。到天色晚了,每船两盏明角灯,一来一往,映着河里,上下明亮。自文德桥至利涉桥、东水关,夜夜笙歌不绝。又有那些游人买了水老鼠花在河内放。那水花直站在河里,放出来就和一树梨花一般,每夜直到四更时才歇。”
       一水儿的江南名词、江南风物,“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年来肠断秣陵舟,梦绕秦淮水上楼。十日雨丝风片里,浓春艳景似残秋。”
       这是一部写透中国古代官场的百科全书式小说,一支妙笔,生花般勾勒出那个时代的风俗、官场以及人生无常。
       吴敬梓穷到米缸叮当响,天冷时,绕着南京城疾走“暖足”,一部字字珠玑的杰作,也没让他晚景小康。
       从没有人将世界写得这么俗,这么荒芜。紧跟其后的曹雪芹,虽然把整个叙事套在无限虚无的框架中,让一切繁华和挣扎,归于“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也没有弄得这么彻底。除此之外,并无其他。
       那么,它是一本让人绝望的书?是,至少会让你绝望一时。可是,真正的奇妙之处在于,经过这种深入的绝望之后,你的心不是变得冰凉,从此孤高傲世,而是渐渐在平静中温暖起来。然后,你会爱这个世界,爱上无比庸俗的人类,爱上他们蝼蚁般的纷繁和虚妄。
       “记得当时,我爱秦淮,偶离故乡。向梅根冶后,几番啸傲;杏花村里,几度徜徉。风止高梧,虫吟小榭,也共时人较短长。今已矣!把衣冠蝉蜕,濯足沧浪。”
       “无聊且酌霞觞,唤几个新知醉一场。共百年易过,底须愁闷?千秋事大,也费商量。江左烟霞,淮南耆旧,写入残编总断肠!从今后,伴药炉经卷,自礼空王。”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儒林外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儒林外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