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姑娘

言西草
2018-03-03 看过

《憎恨、友情、追求、爱情、婚姻》,构思相对巧妙,叙述主体多变:约翰娜,麦考利先生,伊迪丝,萨比莎,布德罗。约翰娜一心想奔向婚姻,缘起为爱情吗?也许吧!信中并没提及结婚问题,可是她自己给自己准备了婚礼服,并自作主张带着一堆可以布置一个家的家具(仅缺厨房用品)飞奔而去。麦考利先生有了严重的背叛感和被欺骗感:可恶的女婿串通好女管家,让她偷偷带着他抵押在这里的家具,投奔他,两人狼狈为奸。伊迪丝和萨比莎 因为约翰娜一封示好布德罗的信玩起了恶作剧,以布德罗的名义写给约翰娜两封情意绵绵的信。布德罗,在重病之际突然来了一个热情地照顾自己人,偷看了她的包,原来是岳父家的女管家,居然还有一些存款,于是带了光芒。作为孤儿,曾独自照顾一位老人十二年的约翰娜正好和上了患着重病,把自己的生活弄得一团糟的布德罗,两人真的有了婚姻,并有了小孩,一起出现在麦考利先生的葬礼上。伊迪丝需要为这个小孩的出现负责吗?

在《逃离》那本集子中,很多人喜欢播弄,讲了人生中阴差阳错的命运。我个人认为播弄过于巧合和戏剧化,双胞胎梗过于俗套。剧情结构和莫泊桑的项链有点相同,却不如项链精巧和深刻,项链有对人性的探讨和对命运的唏嘘,播弄看完却觉得太过于戏剧化。到了憎这篇小说,命运也都多多少少被操纵,但合情合理。如此看来,门罗后期的小说除了结构日趋圆润,情节也越来越合乎生活,戏剧化是真实生活的升华,不再是创造的戏剧性。

最喜欢门罗的描述,不管是风光的展示还是风土人情的表现,甚至是心理的变化,一一似拥有画面感却又涵有深意,这两者的恰如其分的结合是她的特色。许多畅销小说描写很深动,却缺乏韵味,一些严肃小说家的描述往往有点晦涩,还有些名家也把自己的话语摆进小说絮絮叨叨。

门罗的小镇女性很吸引我,主角都有股劲头去折腾,不是所谓的去成功,只是为了自己的感受,自己的生活方式去选择和承受。看看我国的文学好像很缺乏这种小镇的女性,有的话也是小镇姑娘去了大城市,因为事实上小镇姑娘都不在城市吗?这样小说中的人物都没有根和真正的灵魂,乡土文学越来越土,成为一种想象,而且日益边缘化,都市小说则很虚幻,人物都面目不清。或许这是现实的真实写照吧!因此,除了喜欢那些女性,也喜欢那些小镇,有咖啡馆,有酒店,有图书,生活不如意了也有朋友陪着在厨房喝酒聊天。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亲爱的生活的更多书评

推荐亲爱的生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