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鹅鹅 鹅鹅鹅 7.3分

你说的诗和远方,到底有多远?

雨言
2018-03-03 看过

诗和远方,成了近两年来几乎所有苦哈哈地为生活奔波的人们的梦想。

你们说的远方,有诗吗?你们说的远方,究竟有多远? 可是,不管多远,没钱没闲,诗和远方,对很多人而言,似乎都只是个梦。

2.

放假了,过年了。

有着陪上高中的娃在家静心读书的大好借口,又恰好父亲母亲大人被兄长接到外地过年,于是,这个即将要过去的新年,除了去婆婆家吃了顿大年夜的团圆饭,以及年初一出门爬了趟山去山顶的庵里敬了香,不光是“远方”,连近处的街头巷尾,我哪儿也没去过。更不要说去三姑六婆那里寒暄说一堆没用的客套话,也不必去赴一些大家庭小团伙的宴,就这样过了安安静静的一个年。

哦,今天还是在过年?我都差点儿忘了。新年里的每一天,我几乎都会被这个问题惊到。然后讶然,觉得无比地安适自如。

随手可取

3.

只与自己相处(儿子几乎都是一个人静静地待在他的小房间里奋笔疾书),只与静谧相处,只与一屋子的花花草草相对而坐。看水仙花一朵一朵地绽开,香气弥漫了整个屋子。萌萌的多肉们,开始在冬天里整妆上色,比春秋长个儿时只会傻乎乎地绿着灵气多了。今年的长寿花点瘦弱,虽不能如往年此时那般花团锦簇,但也黄的红的热热闹闹地斑斓了整个飘窗。天气转暖,刚把那瓷白的大花瓮搬到阳台上,这一大盆在屋里藏了一冬的红蕾的瑞香,便倏地玩起魔术来:阳光一扑上来,满树的蕾尖儿就泛成浅红,淡红,直至近于白色,终于,有一朵红底白尖儿的瓣儿张开了!

陪我静静坐在新年光阴里的,还有书。除了书架上的,沙发上、床头边、边柜上、书桌上餐厅里,哪里都有大堆小摞的书。好在我早已是“断舍离”的整理达人,所以虽然能随手扔东西的地方都扔着我的以及儿子随手翻的书,却一点也不显乱,反倒在整洁中透着温暖随性的生活气息——用我儿子的话来讲,还乱得格外有调调,咱老妈“装”的技术高,哈哈。

这时光真好。

特别是在看过各种公号里、豆瓣上、知乎里多少人叫嚣着过年没劲过年难过之类的文段,我更觉自己年过得好。

水仙绚烂
瑞香引蝶来

4.

于是,当我又一次翻起这本《鹅鹅鹅》时,更加透彻地理解这个叫“二冬”的、似乎有点“作”的、貌似是个隐士的文艺小青年。

“终南山有五千隐士”,这话题在几年前就爆热过。隐士似乎是个遥远年代里的词,现如今,它又是个什么物种? 这本《鹅鹅鹅》能给我们这些远观者一些答案。

二冬是隐士吗?二冬自己说,他不是。我喜欢他这种坦诚与简单。二冬在书里给我们展示的外人眼里的“隐士”生活亦是简单的,也或者说不是展示,只是记录:记录自己在山上的小院里与三头鹅、五只鸡、几只狗、一园子菜的共生共息的生活。每一只鹅都有故事,每条狗都有性格,每只一鸡都有别样的容貌……借着二冬的眼光与视角,你才发现,原来平淡甚至枯燥的生活是这样精彩而有味的!

山居生活是非常苦的,并且是寂寞的,但《鹅鹅鹅》里似乎都是诗情画意! 这些是如何实现的?二冬在书里告诉你:

一个内心没有诗的人,是看不到诗的。唯有眼睛,不可复制。
春有百花,还有泥巴。秋有月,还有漫长的阴雨季。……我不写泥巴路滑,不写雨季漫长,不写虫咬,不写冷。不值得写。苦的存在是为了让甜成为甜。
长寿
长寿
阳光下的水仙

5.

所以,读过这些细碎的文字,唯美的图片,你会明白,原来真正的“隐士”,并非故作高深,更不是对现实的逃离,而只是对喧嚣的世界的一种自我隔离,在这个过程中学习与自己相处,并乐于这种相处。

享受孤独的人,内心有千万首诗。于是,他会自动避开人群与喧闹,他所到之处,无论深山,亦或是闹市(多数人是不具备去深山的条件的),哪里都会有诗,哪里都有远方。

此文是书评,亦可以算作我借二冬的生活给自己离群索居式的生活正名吧,并且将继续用这“正当的理由”保持我的生活方式。

斑斓的肉们
展翅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鹅鹅鹅的更多书评

推荐鹅鹅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