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问题

Gouerwa
2018-03-03 14:04:42

问题一:

柏格森认为他找到了我们唯一能够确认的存在和事实:世界是一个流变的绵延,它不停的创造,延伸;它代表一种真正的自由。

那么我们如何才能把握这个存在与事实?

柏格森发现,作为真正实在的绵延本身是不断创造变化的,因而,要把握运动着的实在就必须同实在“一起”运动。因为只有直觉才能担当这一“达到运动的实在”的重任,所以柏格森崇尚直觉方法。

那么什么是直觉方法?

我们人的生命活动,精神活动的“本质”就是一种注意力的专注行动,柏格森在这个专注运动中区分出三个要素:a,纯粹记忆;b,本能;c,理智(或智能)。

a,纯粹记忆:在我们的精神生活中,如果我们过分依赖于纯粹记忆和绵延的张力,那么我们就会失去平衡,其极端情况是陷入梦幻甚至是疯狂;

b,本能:如果我们过分依赖本能,显然我们不过是堕落入动物之维的行尸走肉而已,在精神层面上苍白,贫乏,轻如虚无;

c,理智(或智能):如果我们过分执着于思辨活动,那么我们则会成为一种机制的一部分,我们按照这些固定的习惯或者说原理法则行事,由此我们陷入的是一个理智、机械化、工具化的死板世界,如果我们愿意推而广之,那么这恰恰是一个现代理性世界,一个工具理性、技术化的世界,我们在取得一系列成就的时候,恰恰把最具体的生活抹杀的面目全非。

所有这三类状况的“不同比例”构成了人类经验的全部。那么到底什么才是柏格森的直觉方法?

直觉是整个精神运动的原初和谐:其中纯粹记忆、本能、理智(智能)各司其职,协调运作,而且不偏不倚,水乳交融。这就是柏格森的直觉方法,一种综合的方法,它强调各个要素之间的一种和谐共生的状态,所以柏格森的直觉不能说是一种非理性,也不是一种唯意志论。

现在引入《喧哗与骚动》,初步的浏览后我发现:

昆丁的部分类似于a,纯粹记忆的世界,生活在各种记忆的碎片之中,陷入一种梦幻的迷醉状态,自杀前的心理甚至已经是一种冷静的疯狂了;

班吉的部分类似于b,本能的世界,班吉的世界就像是一条宠物狗的世界,中心生活是围绕着自己的主人而展开的,执着于某些事情的某个方面,也可以说班吉的状态类似于人类起源原初的状态或者人类幼儿时期的状态,更多的沉迷于一种本能的反应,较少理智;(这里有一个问题:班吉更适合归入a纯粹记忆的世界,还是b本能的世界,因为班吉的精神生活并非是显得贫乏,只是各种记忆凌乱的在一起,随任意的客观事物的刺激而来到当前的状态之中。)

杰生的部分类似于c,理智的世界,以自我为中心,沉迷于物质欲望的漩涡之中,以金钱作为导向,是资本主义化的生活方式,缺乏人情味。

迪尔西的部分,则接近于柏格森的直觉方法,在她那里,理智、本能和纯粹记忆达成一种和谐的综合,始终保持一种客观的角度,参与其中的同时保持着投入而又相当克制的置身事外者的公正态度。

那么谁的世界才是真正真实的世界?是不是作为柏格森直觉方法的代表的迪尔西的世界,就是最真实的世界?

我以为杰生的理性化的世界是真正的当今的现实世界,工业技术的进步与推广,每一个人都成为庞大的国家机器中的一个零件,有些甚至是可有可无的零件,理性化贯穿我们生活的每一个侧面,精神生活在固守自身的同时,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威胁,存在本身受到挑战;迪尔西的客观化的世界则是一种理想的状态,在这个“他人即地狱“的现实世界,迪尔西的世界显得美好又触不可及;而作为个体的人,我们更接近着昆丁甚至班吉的世界,疯狂的世界,竭力摆脱理性化的束缚,杰生的世界是我们所面对的世界,当夜晚来临,昆丁和班吉的世界才是我们最真实的世界,我们所需要的世界。在室内,书籍带领我们回归精神生活;在室外,赛车,跳伞,蹦极,登山等各种极限运动帮助我们找到理性化之外的存在方式,它不是逃避,是勇于面对残酷的现实本身,是被鲁迅称之为“真的勇士”的人的世界。

问题二:

几个人同时经历了一件事,但事后回想起来,每个人的说法不一,谁都认定自己说的就是事实,大家都作为亲历者,然而真正的事实只能有一个,所以谁说的对?或者是,有几个参与者,就有几个事实?历史,就是书写历史的人的各种不同的精神生活的缩写?

在有摄像头的地方,真相只有一个。因为它站在一种全知叙述的立场上,用一种上帝视角般的存在,为我们还原过去的真相,并且深入到每一个细节。然而就我们的过去中的某一件事,某一个误会,现在的我们能否找到一种客观且公认的实际情况或完满的解释?

每个人的记忆是人类整个历史拼图的一个碎片,书写出来的碎片组合成完整的拼图,显示出历史的原貌,然而存在着碎片与碎片之间无法抹去的缝隙,整个拼图是各种经络纵横的碎裂所组合而成的,历史本身无法重现,也许我们能接近历史,但无法复原历史的本来面目。

问题三:

柏格森区分了两种记忆,一种是“习惯-记忆”,一种是“物象-记忆”,并且认为物象记忆是一种真正的记忆。

物象记忆有如下的一些特质:

1.物象记忆指向活生生的原初行动过程,没有机制可循,无法被重复;

2.物象记忆记录着我们日常生活中自动流动着的一切事件,它并不忽略任何细节,并让其每一事实、每一动作都保留着它自身的位置和时间,它忠实的记录一切,保存一切,在每一部分都充满绵延;

3.物象记忆是完全自发的,它总是呈现为不确定性;

4...........

柏格森的绵延是一种性质变化的连续体,它一方面是连续性的陆续出现,另一方面又必是异质的。柏格森说物象记忆的每一部分都充满了绵延,而物象记忆是真正的记忆,所以记忆的每一部分都充满了绵延,那么记忆也是一种绵延的时间性的存在。

可是班吉和昆丁在叙述的时候,经常从当前中跳出来穿插叙述曾经的各个处于不同时段的往事。我们的记忆,我们也可以随意选取任何一个时间段进行回忆,童年,青春期,家庭生活与校园生活可以任意切换。记忆就像是一个大的数据库,根据现在,我们可以随意下载我们所需要的材料。然而记忆的存在方式是一种整体性的流动,它是真正的绵延,有时间性,如果可以任意挑选记忆整体中的某一个片段,那么记忆是否意味着可以被分割?然而如果可以分割,引入了空间概念,那么柏格森的绵延就荡然无存了。

问题四:

柏格森的上帝,他是整个世界存在之“源”。与其说这个上帝在他的造物之外存在着,不如说他就存在于这些“造物“之中。他绵延着,也就是说,他创造着,和他的造物一起绵延着、创造着。他就是那个“处于世界源头的超意识”,或者干脆说他就是生命冲动本身。

那么柏格森所谓的生命冲动,它指向无边无际的未来,那么它起源于何时?是否起源于人类起源之前?或者能否说它有一个确切的起源时间?还是作为一种冲动,它本身也是一种流动的整体,它没有终结,也没有起源,它永恒存在,无边无际?

还是说,这个问题就是错误的?

因为对柏格森来说,关于这样的问题——“为什么或者怎么会有……存在?”通常都是错误的问题:这关系到虚无的问题,或者说关系到无中生有的问题。在他那里,没有什么绝对的虚无,它只是一个伪概念。柏格森总是直接的谈论实在的比如自我、绵延、时间等。

所以像“为什么会有时间或者绵延?”这类问题,我们不应该追问,而应该仅仅是接受吗?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材料与记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