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堡》:被中介的欲望

Gouerwa
2018-03-03 13:57:05

《城堡》的特色在于它的“a-b-c”式的框架设计。总的来说,b一般都是作为中介而存在,而c则是人。a总是遥不可及,难以捉摸。b总是宣兵夺主,成为名义上的a。c总是盲目的追求着,接受或者拒绝,永远在a的阴影之中。

比如涉及到政治,a就是统治者,即城堡,b就是中介(包括文中的官员、秘书、跟差和村长),c就是民众。城堡是可观而不可及的存在。统治者安排了民众的生活,而民众无法直接与统治者对话。因此民众必须通过官员这一中介,这一不可或缺的重要性,把中介本身抬高到了不能更高的程度。因此表面上,与其说人活着城堡的统治下,还不如说,人活在中介的统治下。

比如涉及到宗教,a就是神,b就是神职人员,c就是信众。神职人员是神意的阐释者,信众如果表示不满意,妄图直接与神对话,那么他就会像k一样,始终在路上,始终到达不了。

比如涉及到文学,a就是文本,b就是评论家,c就是读者。文本是作者意图的流露,但作者的思想的丰富,一部作品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即使是所有的作品加在一起,也不是作者本人。因此我们需要评论家的阐释,以便更好的理解文本。虽然表面上我们可以直面文本,但文本就像城堡一样,单靠我们自身永远无法窥其全貌

...
显示全文

《城堡》的特色在于它的“a-b-c”式的框架设计。总的来说,b一般都是作为中介而存在,而c则是人。a总是遥不可及,难以捉摸。b总是宣兵夺主,成为名义上的a。c总是盲目的追求着,接受或者拒绝,永远在a的阴影之中。

比如涉及到政治,a就是统治者,即城堡,b就是中介(包括文中的官员、秘书、跟差和村长),c就是民众。城堡是可观而不可及的存在。统治者安排了民众的生活,而民众无法直接与统治者对话。因此民众必须通过官员这一中介,这一不可或缺的重要性,把中介本身抬高到了不能更高的程度。因此表面上,与其说人活着城堡的统治下,还不如说,人活在中介的统治下。

比如涉及到宗教,a就是神,b就是神职人员,c就是信众。神职人员是神意的阐释者,信众如果表示不满意,妄图直接与神对话,那么他就会像k一样,始终在路上,始终到达不了。

比如涉及到文学,a就是文本,b就是评论家,c就是读者。文本是作者意图的流露,但作者的思想的丰富,一部作品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即使是所有的作品加在一起,也不是作者本人。因此我们需要评论家的阐释,以便更好的理解文本。虽然表面上我们可以直面文本,但文本就像城堡一样,单靠我们自身永远无法窥其全貌。即使是作为这一“城堡”的设计者,作者在作品完成之后也失去了绝对的阐释权力。

比如涉及到学习,a就是真理,b是书籍以及教师(书籍的阐释者),c是学生。学生的目的是获取知识与真理,但是如果缺乏中介与途径,真理就遥不可及。

比如涉及到人生,a就是死亡,b就是生,c是人。死亡注定了我们的命运,我们的最终结果。有各种各样的生,但死亡只有一种形式。我们想与死亡对话,当真的有了机会的时候,我们却无法再表达。人不能没有生就直面死亡,那可能性是不存在的。我们与死亡之间,总是存在着一个“生”。我们总是向死而生的。

总之,中介既是达成沟通的必要手段,又是造成沟通的困难的根由。中介往往成为我们所寻求的目标的代理人,我们活在这种目标之下,也活在中介之下,但我们始终在路上。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卡夫卡小说全集(全3卷)的更多书评

推荐卡夫卡小说全集(全3卷)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