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誉与命运:《伊利亚特》的两个主题

Gouerwa
2018-03-03 13:49:37

薇依认为《伊利亚特》的主题是力量,程志敏认为是愤怒、神明和英雄,而布鲁姆认为是争夺首席。通过对三者观念的重新梳理与整合之后,我们认为《伊利亚特》的主题可以分为荣誉和命运两个部分。

一、西蒙娜·薇依:力量

薇依认为《伊利亚特》的“真正主角、真正主题和中心”是力量。力量把人变成纯粹意义上的物,因为它把人变成一具尸体。另外,力量同样的把活着的人变成物,因为他随时可能走向死亡,灵魂受制于力量,这种力量把人变成石头。因此,力量的本性就是把人变成物,包括承受力量的人和操纵力量的人。通过这种方式,薇依控诉了特洛伊战争的残暴。

但是她在《伊利亚特》中寻找到了“正义与爱”,并把它们作为这部史诗的精神所在,力图为经历两次世界大战的当代人寻找一条出路。薇依认为“几乎没有哪种纯粹的人间的爱不曾出现在《伊利亚特》”,无论是父母对孩子的爱、手足之爱、夫妻之间的爱或者是战友之间的爱,它们使整部史诗处于“正义和爱”的光照之下。正因为此,薇依认为某种意义上,帕特罗克洛斯处于整部诗歌的中心,因为他“懂得对所有人温柔”,“在《伊利亚特》中没有做过任何粗鲁或残暴的事”。

哈罗德·布鲁姆在《史诗》

...
显示全文

薇依认为《伊利亚特》的主题是力量,程志敏认为是愤怒、神明和英雄,而布鲁姆认为是争夺首席。通过对三者观念的重新梳理与整合之后,我们认为《伊利亚特》的主题可以分为荣誉和命运两个部分。

一、西蒙娜·薇依:力量

薇依认为《伊利亚特》的“真正主角、真正主题和中心”是力量。力量把人变成纯粹意义上的物,因为它把人变成一具尸体。另外,力量同样的把活着的人变成物,因为他随时可能走向死亡,灵魂受制于力量,这种力量把人变成石头。因此,力量的本性就是把人变成物,包括承受力量的人和操纵力量的人。通过这种方式,薇依控诉了特洛伊战争的残暴。

但是她在《伊利亚特》中寻找到了“正义与爱”,并把它们作为这部史诗的精神所在,力图为经历两次世界大战的当代人寻找一条出路。薇依认为“几乎没有哪种纯粹的人间的爱不曾出现在《伊利亚特》”,无论是父母对孩子的爱、手足之爱、夫妻之间的爱或者是战友之间的爱,它们使整部史诗处于“正义和爱”的光照之下。正因为此,薇依认为某种意义上,帕特罗克洛斯处于整部诗歌的中心,因为他“懂得对所有人温柔”,“在《伊利亚特》中没有做过任何粗鲁或残暴的事”。

哈罗德·布鲁姆在《史诗》中认为薇依的这种“力量的诗歌”的解读是一种“强大误读”,因为薇依所讲的“灵魂”是来自希伯来人的,而根本不是希腊人的。程志敏在《荷马史诗导读》中认为,受纳粹迫害的薇依通过“女性独特而细腻的视角对特洛亚战争进行了严厉的批判”,事实上这是一种委婉的不赞成。

我认为薇依的这种“力量”的解读,有一定的适用范围,特别是在涉及战场与死亡有关的部分,但是它不能囊括整部《伊利亚特》,因为里面“神的部分”也很重要。而薇依的“力量”几乎只能在“人的部分”适用。薇依认为“没有人真正拥有力量”,“诗中没有一个人不在某个时刻被迫向力量屈服”,这个时候,力量几乎等同于“命运”了,这些力量是神意的安排,因此,薇依的“力量”背后实际上是“命运”的主题了。

二、程志敏:愤怒,神明,英雄

程志敏在《荷马史诗导读》中认为,《伊利亚特》的最大的三个主题是愤怒、神明和英雄。首先,他认为推动剧情发展的正是凡人和神明的愤怒,贯穿全诗始终,包括阿伽门农的愤怒、阿波罗的愤怒以及宙斯的愤怒等等。其次,他把神明作为主题之一,并探讨了“神明与命运”、“神明与凡人”和“神明的本质”。最后,他把英雄也作为主题之一,并介绍了英雄的特异之处,也就是说他们所追求的东西,即优秀、勇敢和荣耀。但是,第一,在将愤怒的时候,程志敏认为所有这一切都围绕着一种基本的价值标准,即“荣誉”,那么就应该把“荣誉”作为主题,而把愤怒作为失去荣誉的一种后果,这样既解释了愤怒,也解释了战斗双方不断奋勇作战的动力,甚至,它还能和薇依讲的“力量”联系起来,而把力量作为争取荣誉的一种手段;第二,后面两个主题“神明”和“英雄”应该只是作为史诗中的两个阶层而已,而把关于“命运”升华为主题之一。因为命运之下,可以统合神明、英雄、凡人等全部史诗中的人物。另外,英雄的三个特质也可以归入在追求“荣誉”之中所必备的素质和获得“荣誉”之后能够得到的“荣耀”。

三、哈罗德·布鲁姆:争夺首席

哈罗德·布鲁姆认为《伊利亚特》无须颂扬战争,因为在一个日常生活即是战场的世界里,若要得到任何好东西,便只有掠夺或毁灭他人或他物。因此,在这种世界里,荷马式的理想就是争夺首席,这就是这个世界里的终极价值。“在荷马这里,你为了做最优秀之人而上战场,掳夺敌人的女人,尽可能的活的长久,却不必忍受可鄙的老年”,也就是说,荷马所宣扬的是一种价值观念,也就是对荣誉的追求。但是这篇史诗又是阿基琉斯的悲剧,因为他虽然挣得了首席,可他既不能自主地行事,也无能为力。最终,还是回到了“命运”的问题。

四、荣誉与命运

布鲁姆认为,西方国家的意识有两个组成部分,其一是在《圣经》之中寻找终极本源的道德与宗教,也即精神生命;其二则是希腊的思考方式,也就是其认知。在此基础上,布鲁姆把《荷马史诗》称为知识普及书。那么《伊利亚特》为我们提供了怎么样的知识?答曰:通过“荣誉和命运”两个主题,提供给后人一套追求荣誉的价值观念以及对命运的看法。具体如图:

一、荣誉

1.愤怒:失去荣誉的结果

A.阿基琉斯的愤怒:

阿基琉斯的愤怒是贯穿全书的线索,其愤怒,是因为荣誉的被迫失去。全书总体而言,可分为两个部分:阿基琉斯因为失去荣誉,受到侮辱而发怒,这一愤怒使得阿开奥斯人陷入失败的困境;阿基琉斯平息愤怒,回归理性,扭转局势,把困境与失败带给特洛亚人。帕特罗克洛斯的的死亡是平息阿基琉斯愤怒的原因之一(帕特罗克洛斯的死亡也带给阿基琉斯愤怒,但这种愤怒与前面的愤怒有所区别,但结果一样),更多的原因在于,阿基琉斯将获得更多的荣誉,因为在他母亲的帮助下,他知道自己在阿开奥斯人节节退败的时候将重返战场,为他们带去希望。因此,阿基琉斯不仅挽回了失去的荣誉,作为拯救者,还获得了更大的荣誉。

B.其他人的愤怒:

首先,其他人的愤怒原因不一,例如宙斯的愤怒是源于赫拉等神的公然对自己权威的挑战;其次,其他人的愤怒最多只是一种情绪的外在表现,与阿基琉斯的愤怒的深刻内涵是有区别的;最后,其他人的愤怒里面,也不排除有是因为失去荣誉的缘故。

2.力量:获取荣誉的手段

A.英雄:

当神赐予一个英雄力量的时候,也就是取消战斗中对方的力量的时候,他就将获得荣誉,被人尊敬;反之,则面临失败,失去荣誉。因此,力量是获取荣誉的必不可少的手段,而力量的获得还是暂时的失去,是由神所决定,因此在力量背后,还有一个命运的问题。例如狄奥莫涅斯在前面部分的所向披靡,就是因为拥有力量,而这力量,是神赐予的。结果,狄奥莫涅斯就获得了持久的荣誉,赢取了声望。

B.众将士;

因为没有神的关系,因此力量多来源于自身,来源于勇气与对荣誉的追求,对同伴的死亡的愤怒与安全返回家园的热烈渴望。因此,力量把他们引向荣誉,而荣誉是生命的最高价值;倘若没有力量,则面临死亡。于是在史诗中,仿佛荣誉与死亡是一种二选一的概率事件。

3.争夺首席:荣誉的极大值

争夺首席,其实就是赫克托尔和阿基琉斯两人之间的非此即彼。荣誉证书拥有数量排行榜中的前两名,在某种程度上是难分高下的,但命运注定,这份荣誉属于阿基琉斯。这里也涉及了命运的问题。在史诗中所有的荣誉里面,获得首席这样的荣誉,是至高的成就。这也是阿基琉斯在“有意义的死”与“没有什么意义的长命”中的选择,他认为生命的价值就在于对荣誉的追求之中。

4.死亡:别样的荣誉

A.英雄:

在史诗中死去的英雄其实不多,但总的来说,英雄的死亡本身也是一种荣誉的获得方式,比如帕特罗克洛斯。因为这种死亡是“为国为民”的巨大牺牲。这是一种个人的荣誉。另一方面,敌人的死亡,对敌人英雄尸体的侮辱,也会给战胜的一方带来荣誉,而使战败的一方获得侮辱,比如围绕帕特罗克罗斯的尸体展开的争夺。从这个角度上讲,死亡本身是荣誉与屈辱的混合体,以赫克托尔为例:当他战死沙场的时候,他自身获得了荣誉;当他的尸体被阿基琉斯侮辱的时候,阿基琉斯和阿开奥斯人获得荣誉,赫克托尔和特洛亚人获得屈辱;当尸体被运回特洛伊的时候,赫克托尔作为城邦的保卫者重新获得荣誉,并通过盛大的葬礼而为人民所尊敬,这种美名,也是一种时代流芳的荣誉。

B.众将士:

他们的死亡是否能够换来荣誉,取决去他们是正面受伤还是背面被刺,取决于他们是勇敢的奔向敌人还是在战斗激烈的时候调转身体。力量、勇气与对荣誉的推崇使其中的一部分人获得荣誉;而失去力量、畏怯和死亡来临时的求饶,都是屈辱的死亡。

综上,我把荣誉作为《伊利亚特》的主题之一,并认为这是史诗中表现出来的一种进取的价值观念:存在的意义就是争取荣誉,存在的方式就是始终在争取荣誉的路上。这是《伊利亚特》提供给我们的“认知”中的一种。另一种“认知”,也即《伊利亚特》的另一主题,是命运。

二、命运

1.神

A.宙斯:

大部分情况下,宙斯就是命运的制定者,可以说,宙斯就是《伊利亚特》里面发生的故事的幕后总导演,他在阿基琉斯的母亲的祈求下,制定了总的框架,即:阿基琉斯重返战场的之前与之后。但是在细节方面,宙斯也要无力操控全局,他无法救他的儿子萨尔佩冬就表明,命运在宙斯之上。因此,可以说,宙斯是命运的代理人。

B.其他神明:

顺从宙斯的旨意与命运的安排。但作为不死的神,她们拥有有限的自由:命运在他们之外发挥作用,但他们始终在命运的网络之中。他们不能更改命运的安排,并活在宙斯的强权统治之下。命运与权力都在他们之上,但他们在人类之上。

2.人

A.英雄:

在命运之下,获得或失去力量,得到或得不到荣誉,都是由神在背后操控的。阿基琉斯的荣誉与赫克托尔的死亡是早就注定的,然而在既定的命运之中,他们始终把荣誉作为生命的第一追求,在既定的命运与不确定的生命过程之中,他们始终保存着进取的心态与人生观。这种人生观,就是《伊利亚特》为我们提供的第二种“认知”。

B.众人与奴隶:

他们的存在,类似于薇依所讲的“物化”,死亡或者荣誉,被战胜的一方任意分配与占有,都是在命运的支配之下发生的。在这个方面,他们是命运的操控对象,是神游戏人类的牺牲品,某种意义上,也是英雄追求个人荣誉中的牺牲者,因为他们始终显得无关紧要,可有可无。

综上,荣誉的各个方面,愤怒、死亡、力量和首席的争夺,都贯穿着命运的线索。大致而言,神和人这两极,相当于命运的操持者和承受者两个方面,前者游戏人生,观看苦难与任性的参与与改变格局,后者被玩弄,却始终在对荣誉的追求之中表达着对必然命运的在接受基础之上的适当反叛。这种接受基础之上的“反叛”,即是《伊利亚特》中所宣扬的一种进取的人生观。

从主题“荣誉”之中总结出来的积极的价值观,和从主题“命运”之中表现出来的有限的反叛的人生观,这两个部分,构成了《伊利亚特》的整个“认知”。这种认知,也是《伊利亚特》的成就之一,并对后世产生了非常深远的影响。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罗念生全集:第五卷: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的更多书评

推荐罗念生全集:第五卷: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