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

闲焉
2018-03-03 13:18:51

不严谨,但有意思。作为拓展读物还不错,我们得时刻提醒自己主观意识不要太强烈(这本书的作者其实某些时刻就存在偏见,可能他自己都没发现,因为即使是专业领域的科学家也可能被各种偏差污染,所以出现了双盲研究保证实验结果不被偏差污染),不要贴标签,要用批判的思维思考,要证伪,要经得起验证。科学允许人们质疑一切未经证明之事,科学也允许人们相信一切未经证伪之事。

杨绛先生曾在《我们仨》写到“我们读书,总是从一本书的最高境界来欣赏和品评。我们使用绳子,总是从最薄弱的一段来断定绳子的质量。”我个人觉得对自己的认知,可以用此书的最高境界思考反省(当然不要钻牛角尖,在混乱时不妨认真学习基础科学),而在实际生活中却要用绳子一样评估它的可信度和可行性。

光是心理学就有六个主要视角,其中任何一个视角都需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学习研究,更不要说有的还需要大量与其它学科深化合作。一知半解时,科学观念还不牢固,就相对容易受到冲击产生一些相对负面极端的现象也是正常的,这时需要的就是停止其它思考,回到专业上来,当然,也不是否定那些思想,更不是说获得高学位之后就不会产生类似思考,应该算是一种提纯,留下的往往是关

...
显示全文

不严谨,但有意思。作为拓展读物还不错,我们得时刻提醒自己主观意识不要太强烈(这本书的作者其实某些时刻就存在偏见,可能他自己都没发现,因为即使是专业领域的科学家也可能被各种偏差污染,所以出现了双盲研究保证实验结果不被偏差污染),不要贴标签,要用批判的思维思考,要证伪,要经得起验证。科学允许人们质疑一切未经证明之事,科学也允许人们相信一切未经证伪之事。

杨绛先生曾在《我们仨》写到“我们读书,总是从一本书的最高境界来欣赏和品评。我们使用绳子,总是从最薄弱的一段来断定绳子的质量。”我个人觉得对自己的认知,可以用此书的最高境界思考反省(当然不要钻牛角尖,在混乱时不妨认真学习基础科学),而在实际生活中却要用绳子一样评估它的可信度和可行性。

光是心理学就有六个主要视角,其中任何一个视角都需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学习研究,更不要说有的还需要大量与其它学科深化合作。一知半解时,科学观念还不牢固,就相对容易受到冲击产生一些相对负面极端的现象也是正常的,这时需要的就是停止其它思考,回到专业上来,当然,也不是否定那些思想,更不是说获得高学位之后就不会产生类似思考,应该算是一种提纯,留下的往往是关键问题。(当然也可能存在结果被科学污染,但这需要一个极其大胆的假设!)

我个人能接触到的精神病人或严重心理障碍患者,一般是相对低文化水平的,或者说是科学观念不强的(并且大多情况围绕患者的家庭或工作等环境也如此),几乎遇不到一个是关于思考科学问题而发展成精神病的(不管是思考物理、化学等具像的科学问题,还是哲学或心理学等广博的科学问题都没有),我能看到的“喜欢极端思考的人”最多是有一些相对大部分人而称之为的“怪癖”,比如相对过度的保持干净和受不了人多的环境等,而称得上精神病或严重心理障碍的大多是受到相对患者来说无法逃避且巨大的刺激而导致的,刺激可以是外界的,也可以是内部的,通常是两者兼具(也有大脑生理功能异常导致的,但往往分不清孰先孰后)。我个人觉得书中的那些患者,有些特点和我很像(可能是某种虚假共识吧),但我个人不负责任的觉着,我这类人,应该还没有发展成这种极端的思考型精神病的条件(当然也可能受外部环境的影响,暂时不讨论这个因素)——对,我指的是我不够资格!因为受浅薄的知识限制,我们是有方法短暂解决这些困惑的,那就是继续学习!还没到无法逃避的程度,如果再发展成精神病可能也是多年之后的事。

但也不至于沦落成随便受到刺激就崩溃,即使这种刺激相对不可逃避且巨大,知识不精,但起码有。基本的科学观念,理性思考还是没问题,所以我个人觉得我这种半吊子,有发展成精神病的可能,并且可能不算低,但相对书中出现的频率应该没有这么高(当然也可能作者是从大量的访问中,特意提取的这类病例,但这样采访基数得多大啊?),所以个人觉得作者这部分可能使用了文学或艺术的手段修饰。(当然外界环境或其它视角的影响可能非常大,但如果要讨论这个实在是太复杂繁琐,我没有数据,所以只能讲的很片面,但幸好无关学术,书评我就稍微主观一把也不太碍事,大家将就将就...)

总的来说,这本书可以看,对于我个人,甚至可看性非常高。不做空间上的比目鱼,时间就可能涅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完整版)的更多书评

推荐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完整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