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石 三生石 8.3分

人性的光芒

数数
2018-03-03 10:01:14
前一阵读书群里偶然提到伤痕文学,让我想起了宗璞的《三生石》,我说这是当初读那么多以控诉文革为题材的小说中印象最深刻的一篇。春节后想起来,豆瓣上查一下版本,然后从图书馆借来,想重新验证一下它是否真值得我惦记这么多年。

在作品中,文革不仅是背景,而是直接描写的对象,正面写出主人公(梅菩提)经历的文革早期的残酷。在这一段艰难之上,叠加了主人公个人的悲喜遭遇:一方面是身患癌症,一次手术、二次疑似复发,徘徊于生死边缘的哀伤痛苦,另一方面是幸遇爱情,身心交融,仿佛三生三世命中注定。把这一切串起来的一个“工具”,就是她早期写过的一部小说《三生石》。

现在看来,作者写作手法属于比较传统的一类,语言收敛平实。有很多带有人为痕迹的桥段设计,太多的巧合,把故事限定在一个选定的人物圈子里,对其中不同人物的刻画也多多少少有一点脸谱化。但是,即使是这样老套的写作手法,却仍然能让我这个有了很多读书阅世经验之后的“老读者”泪流满面——为什么?

我仔细想来,觉得还是弥漫全篇的一种内在的东西在起作用,我将之称为“人性的光芒”。这里所说的人性,还不仅仅是善良(善良肯定不可缺少),还有借助于先贤所留下的很多思想(里面也包含了宗教的成分),其光芒不仅在作品中照亮了主人公的生活,成为她能够勇敢地面对外在境遇、保持内心平静和平衡的凭依,也穿透作品,在读者处赢得共鸣(这就是我当初读了那么多控诉文革的小说却独独记住这一部的原因),并进一步超越时光,让数十年后的读者仍然能够从中获益(这就是我今天读此书仍然泪流满面的原因)。

我这里试着引几段。
因为乳腺癌手术要住院,病房休息室四壁贴满了毛主席语录,其中最醒目的一条是“人总是要死的,但死的意义有不同……”。菩提“思想紧接着闪了过去:要是我布置这个房间,我就写:活下去,你会看见真理。旁边再挂些恬静的风景画。”
在菩提家里,“迎面墙上贴着一张毛主席语录,写的是:既来之即安之。”
菩提和慧韵将一些人“在灵魂上套着个硬壳”定性为心硬化、灵魂硬化症患者。“我当初也是心硬化初期患者,现在才知道,只有不硬化的血肉的心,是世间最真实的”。
在得知爱人跳楼之后,菩提写给他的是《庄子》里的几句以及勃朗宁夫人十四行诗中的句子:“从今我徘徊在我生命的门前,再不能一人私自驱使我的灵魂”。“我为自身祈祷着上帝的慈悲,他听见的名字却是你的,他在我眼眶中看出两个人的眼泪”。

宗璞是大家,出身书香门第,引经据典自是信手拈来的游戏,写作中免不了会掉书袋。比如,菩提不得已烧掉的自己的作品,第一是那部给她招来横祸的长篇小说三生石手稿,第二是一部未曾发表的中篇小说,第三部是十八万字的苏轼传,第四篇是评论奥地利作家卡夫卡的论文——你看,中西合璧,文学、传记、文论齐全。回想当年,一个小县城里的懵懂青年,这些都是不可想象的啊!所以,当初之所以有深刻印象,与这些自己没见过但心向往之的东西肯定有着莫大关系。呵呵。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三生石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