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创作的缺陷——论昆仑前传不如铁血天骄

千里一盏灯
2018-03-03 看过
凤歌初次创作在网上发表的小说叫做铁血天骄,名字等到实体出版时更改为昆仑前传,内容也随之改动很多。下文便以铁血天骄称呼这本书。
    关于凤大的修订,我个人是感到一定的不妥与缺陷,凤大修订时曾说铁血旧文还是流于青涩,豪杰刻画粗略,感情线索不够明显丰富等等缺点,但是个人感觉这些所谓的缺点实在是不值一提。古语便有“言多必失”之言,更有“言有尽而意无穷”之说,个人感觉这本书旧文唯一的缺点就是情节略显单薄,很多故事内容还没有展开,没有交代,以致读完有种意犹未尽之感。我本来以为凤大会在所谓的“铁血后传”一一展开,一一布局,后来昆仑好像就是这样,格局虽大了,但梁文靖的死也是令我欲哭无泪,这里话就不多说了。接着我就说一下二次创作的改动之处。
    凤歌大到人物形象主线情节小到人物对话无一不是删删减减增增补补,但不知为何,我总是感觉修改后行文更加粗糙,多了一些废话,更是把一些无关情节展开填充,关于豪杰例如仙人剑,白朴或者梁天德,虽然改动后形象更加突出,但仍是差强人意。首先,仙人剑在全书中并不算什么举足轻重的角色,其实没必要花很多文字去刻画他。还有就是白朴这个人,旧文中的白朴是真正的发自内心的想保卫大宋江山百姓,这个人且尊师重道,但后期却不择手段只为黎民苍生,可是改动后这些特点虽然还在,但总是感觉变了味儿,其实白朴的不择手段只是表现在利用萧玉翎威胁梁文靖。可是改动后给人的感觉却是活脱脱一个小人(虽然还算不上),接下来我就列举下改动后白朴的“小人行径”

    1.白朴让开他一扑,笑道:“我见千岁来此,便知道必然泄漏消息,可惜啊可惜,我虽料到那蒙古女子在你房里,却料不到王姑娘也在,呵呵,千岁昨晚左拥右抱,大享齐人之福,可喜可贺。”  白朴在耳边轻笑道:“千岁,这‘三三步’我也学过一些,只是学得有些不全,算起来,我得叫您一声师弟呢。”这段联系前文看 联系前文看,白朴根本没有旧文成熟稳重,风度翩翩,一本正经,让人感觉很是别扭,我也是无语了。
    2.梁文靖咬牙抗拒白朴的内力,听得这话,从牙缝里迸出两个字来:“不服。”白朴眼内寒光一闪,笑道:“千岁执迷不悟,莫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说着手上加劲,梁文靖浑身骨骼咯咯作响,便似散架了一般,但兀自叫道:“你不放玉翎,我……我死都不服。”    白朴目中涌起一股怒意,正要再加劲力。 这段描写可就是活脱脱小人了。旧文也就是修改前,白朴之前敬佩梁天德但因为梁文靖胆小虽然感叹道虎父犬子,但对梁天德是非常尊敬的,而且后来随着文靖的改变渐渐的欣赏他,旧文白朴听到文靖喜欢萧玉翎是只是忖道:“这小子当真着了魔,怎么会喜欢那种女子?”眼见他又要扑上,只好后退一步,摆手道:“先别急,听我说。”
     多的话也就不一一列举了,本来还是比较喜欢白朴这个人物的,这样一改,弄得我很难为啊。。。

     接下来就是梁天德的改动了。主要是两处

   梁天德改为与严刚多次交手,二人关系比较差,原先中年汉子严刚改为青年,我这搞不懂这为什么要改???算了,还有就是严刚与萧玉翎交手改为梁天德了,你这让沉稳了二十年(对了,改成十八年了)的梁天德情何以堪,整天与人交手?
     这次修订让虚写的淮安王得以真身出场,本来还挺期待,没想到竟然就是一个风流浪子,强行加文武双全体贴百姓也是无语了。其实真的不如原文虚写好,令人多了份神秘感,多了份憧憬。毕竟旧文中白朴还是很认可淮安王的,结果改动后这两个人设都算崩了。
    接下来就是改动比较多的感情线了,梁文靖是真好色,是的,你没有听错,

   梁文靖便觉胸口一窒,几乎儿便喘不过气来,一双眼凝在那女子脸上,再也挪动不开。  
   梁天德见儿子目光呆滞,微感奇怪,顺他目光瞧去,却见那女子年不过二八,瓜子脸白里透红,瑶鼻挺翘,眉弯入鬓,一双乌亮大眼水光涟涟,清莹逼人。梁天德眉头大皱,瞧了梁文靖一眼,暗恼道:“这小子贼眼兮兮,竟是个好色之徒?”

    当文靖听到公羊羽要把玉翎嫁给他时,看一下两版反应
修改前:公羊羽眼珠一转,笑道:“你既然这样护着她,那好,我不割她舌头,把她送给你做媳妇如何?”
公羊羽这句话好比晴空霹雳,震得文靖嘴里足以塞下十二只蛤蟆,心想天下荒谬之言,莫过于此。
   文靖为什么惊愕,他不是喜欢玉翎吗?一是他认为婚配乃是终身大事,不能这么轻易决断,二是萧玉翎虽然美貌,文靖此时只是略有好感,心底里有一层说不上的爱意罢了。

修改后:
却听公羊羽笑道:“舌头虽然不割,惩戒却断不可免。小娃儿,你既然如此爱护于他,我把她送给你做媳妇如何?” 那少女偷偷瞧了梁文靖一眼,不觉双颊发烫,再瞧他匍匐在地、额头乌青模样,又觉其猥琐怯懦,令人厌恶,心忖道:“这小子算什么东西,说他能一夜间打败我,还不如说绵羊吃了老虎,蜗牛跑过骏马呢。” 看一下那里文段,改后的文靖的确是猥琐无比。
还有这里
梁文靖瞅着她粉嫩玉颊,不觉神魂摇荡,忖道:“我若能在那上面亲上一口,死也甘心了。”
萧玉翎的外貌只是文靖喜欢他的一根导线,真正的喜欢还是随着朝夕相处,了解对方为人后才是刻骨铭心的爱恋。但修改后只会让读者感到文靖贪图萧玉翎的美貌才喜欢的,而忽略了其他因素。唉!后文还有一些香烟描写,我就不一一列举了,凤大啊!五年时间你改变真大啊!难道是为了迎合新时代读者? 呵呵,虽然凤大你后文怎么怎么说梁文靖面对众多美女不动心,但你这样实在是自相矛盾,真是令人无言以对。
 
    接着就是戏份大幅度增加的月婵姑娘了,旧文我记得她姓都没有提到,虽然情节对话就那几段,但读来真是感觉言简意赅,旧文描写虽少却活灵活现印象颇深。修订后改为王坚侄女(我去,旧文王坚是谁?),成了一个对真正淮安王一片痴心的女子,然后情节会与文靖怎么样相信大家不用看就猜出来了。后来还为文靖而死,强行煽情真是可以啊。
     下面这段说实话是我印象最深的,但没想到被删去了,是啊,月婵形象大改戏份大增还死了,确实不能留。
   又是一个清晨,红日高高升起,桌上丰盛早膳已经冰凉,月婵轻声咕哝:“这个千岁,又睡懒觉呢!”她实在忍不住,在紫檀木的卧室门上推出一条门缝,偷偷窥去,不禁呆住。只见室内空空,并无一个人影,床上被子叠得整洁,上面放着晶莹通透的九龙玉令。雕花窗向外开着,窗外鸟声啾啾、竹影婆娑。碎金也似的阳光,洒在青石的地板上。 真正功成名就后的隐退再也没有这段描写再好了。惜哉痛哉啊!
    
 还有就是修改后的文靖无比之成熟,就像一员久经沙场的大将一样,这其实和前文承接并不算好,毕竟反差太大。但是旧文主角虽然一腔热血,老爹之死让他的小宇宙彻底爆发,但我们看到的相信更多的是拼了的勇气,“如今成败在一战。”文靖道,“鞑子皇帝已经孤注一掷,和我豪赌。与其被他的车轮战法拖垮,不如试试我的法子。既然是赌博,哪有万无一失的道理。”还有这段描写,文靖拭去去剑上浓浓血水,分开士卒,临风举剑,以丹田之气吐出话来:“今日一战,城在人在,与城偕亡。”说的话虽然比起修改后较为简短,但我个人感觉这样其实更有战场氛围,更有感觉。

     其实我说了这么多废话只是可惜在我看了最好的旧版却没有实体出版,修订版人物形象看似更多描写其实并没有修改前鲜明。
      此时此刻,唯有引一曲悲歌表达我的哀愁:
    “一江离愁泪东去,送别有青山。碧月玲珑照人寰,忆当年,几多悲欢。云水深处斜阳影,草木天际黯;孤鸿声断层云里,无处觅乡关。干戈事,随惊涛万里,日落处,风流云散,归去来也,黄粱梦醒,枕边泪阑干。”(修订版删去的文靖所作诗词)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昆仑前传·铁血天骄的更多书评

推荐昆仑前传·铁血天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