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剧终

水秀乡
2018-03-02 21:34:32

借助《神枪手迪克》,库尔特•冯内古特狡黠地制造了一连串的泡沫,有的是个体,有的是家族,有的是地域,有的是国家。尽管顶着所谓黑色幽默的帽子,但无论怎样的荒诞离奇,洋葱总有被层层剥开的时候。

被冠以神枪手迪克的主人公,实在与这样的绰号不相称,自从莫名其妙地开了一枪,子弹又莫名其妙地击中了遥远所在的孕妇之后,神枪手就再也没有他能够击中的任何目标,就算写了个获奖的戏剧,还以无人喝彩草草收场,神枪手的称号显得如此荒唐,这就像他以艺术家自居的父亲,平生也从未完成过一幅拿得出手的画作。

在《神枪手迪克》中的开篇,懵懂的我处处皆见“性”的存在,也许中弗洛伊德的毒太深而又未能得其精髓。正如作者所言,书中的主人公中性人药剂师,象征着作者不断衰退的性能力。顶着“神枪手”的名头而在现实中的处处无能,也使得“枪”这一颇具男性意味的隐喻落了空。十二岁的时候,主人公向虚空开的一枪,恰恰击中了一个孕妇的肚子。十二岁,也是一个颇具象征性的年龄,正值青春期。“开枪”,又击中了“孕妇”,发射“子弹”恰恰是一个男孩长成男人的意思,性的意味扑面而来。 无独有偶,作者描述每一个人物登场时,几乎全部使用了同样的措辞——小孔。某某的“小孔”在某年打开,联想到每个人正常的出生通道,我想,小孔的含义也不言自明了吧。

本来以为会沿着这样的套路实现全剧终。结果发现,并不。

“人生在世,要犯几个弥天大错太容易了。”主人公鲁迪误杀孕妇,他的父亲大义凛然地出面顶包,然后整个家庭穷困潦倒一败涂地。而这个父亲出于义愤慷慨解囊的举动,却拯救了二十世纪最可怕的恶魔希特勒。鲁迪的哥哥费力克斯追求漂亮女孩西莉亚,父子俩用尽全力的表现反而让女孩勃然大怒决绝而去。对鲁迪的父亲感恩戴德的马力提莫兄弟,精心装修赠送给鲁迪母亲的房子却让老太太死于非命。“讽刺的事情实在太多,足以击沉一艘战船了”。草菅人命的司法,趋炎附势的名流,名存实亡的夫妻,在核弹威胁中视百姓生命如儿戏的政府,如此种种,再多的幽默也抵不过黑色坐底的现实。

不过,话说回来,这样的笑柄并不只属于米德兰,同样,这样的笑柄也属于温哥华、威尼斯、哥伦比亚、马德里、开罗以及你能想到的每一个著名城市。

“我们依旧身处黑暗时代。黑暗时代——还没结束呢”。

全剧终。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神枪手迪克的更多书评

推荐神枪手迪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