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格尔、霍克海姆、巴赫金

Twinings
2018-03-02 21:23:06

姚斯诚如经过严格写作训练的学院派。

论证路径很像黑格尔的“正反合”。

黑格尔的《美学》可以加个副标题:“作为向科学挑战的艺术”。通过对垒科学,黑格尔在想象力、整合性等领域,为艺术争取自律和独立权。本书名篇:“作为向文学科学挑战的文学史”,则是对垒马克思主义和形式主义,为读者争取独立和意义。谋篇中,以己之矛攻彼之盾(通过对比高下立论),以彼之矛攻彼之盾(论证对方自身的不合理)的方法与黑格尔声气相投。此外,还有以A之矛,攻B之盾,让马义和形义互相博弈。

西方马克思主义,把文艺建立在社会历史经济学上,对权力、意识形态的兴趣,远远胜过对作品本身美学价值的兴趣。研究对象是不是文学文本其实并不重要,抓来其他的历史材料、工业产品或交换商品,兴许也能证明他们预设的道理。

形式主义,理论主体不足二十年便夭折了。追蹑者多为语言学家,聚焦作品内在的审美元素,把作品凝固成为一座永恒不变的纪念碑。一涉及到历时性的问题,就难以自圆其说了。创始人什克洛夫斯基,创派仅16年,自己发表《学术错误志》,自己散会。这在理论史上,还是一件挺活久见的事情。

难怪姚斯出拳。

什克洛夫斯基提出“陌生化”的

...
显示全文

姚斯诚如经过严格写作训练的学院派。

论证路径很像黑格尔的“正反合”。

黑格尔的《美学》可以加个副标题:“作为向科学挑战的艺术”。通过对垒科学,黑格尔在想象力、整合性等领域,为艺术争取自律和独立权。本书名篇:“作为向文学科学挑战的文学史”,则是对垒马克思主义和形式主义,为读者争取独立和意义。谋篇中,以己之矛攻彼之盾(通过对比高下立论),以彼之矛攻彼之盾(论证对方自身的不合理)的方法与黑格尔声气相投。此外,还有以A之矛,攻B之盾,让马义和形义互相博弈。

西方马克思主义,把文艺建立在社会历史经济学上,对权力、意识形态的兴趣,远远胜过对作品本身美学价值的兴趣。研究对象是不是文学文本其实并不重要,抓来其他的历史材料、工业产品或交换商品,兴许也能证明他们预设的道理。

形式主义,理论主体不足二十年便夭折了。追蹑者多为语言学家,聚焦作品内在的审美元素,把作品凝固成为一座永恒不变的纪念碑。一涉及到历时性的问题,就难以自圆其说了。创始人什克洛夫斯基,创派仅16年,自己发表《学术错误志》,自己散会。这在理论史上,还是一件挺活久见的事情。

难怪姚斯出拳。

什克洛夫斯基提出“陌生化”的理念:让人回归最本真的感受。这个情怀还是挺感人的。例如,假如让钻石回归它的本质:石头,也就不会有人买不起了。假如房子真是“用来住”的,房价也不会虚高了。但什克洛夫斯基提出的方法论实在是纸上谈兵:延长感受的难度和长度。

姚斯一针见血地反驳:当这种新的体验模式成为理所当然,由距离产生的高兴或诧异的感觉也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所以阿,孤立地凝固地看问题,始终是形式主义的死穴。而过于延展所造成的文学性和审美力的阙失,也是西马面临的质疑。

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就是这个意思。

姚斯的理论来源可见霍克海姆、巴赫金的影子。尤其体现在不断强调的“对话”和“未完成”上。巴赫金论作者与作品的对话,姚斯论作品与读者的对话。诚然,对话不仅解决问题,而且对话使得对话的双方成为平等的主体。至此,一束高光终于打在了读者的头上。

姚斯的“读者”其实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包括一般读者、评论家和作者。例如狄德罗、塞万提斯,都是读者。好比当你走进影院,目之所及的每一个人,后台的每一个人,甚至影院外的许多人,头上都有一束高光:读者。

读者由此也变成一个动态的概念,不仅解读、接受作品,并且能够参与到作品的创作中来。好比冯小刚编剧、导演、主演了自己的电影之后,随后坐进电影院观看,并且留心何处有掌声(或笑声),然后又把这一观赏经验带入下部作品的创作中。

读者的审美能力,解决了西马共时内在属性的问题;读者的继承性,解决了形式主义历时延展的问题。你看读者的作用大不大?

刘勰说,知音难得,千载而一。辛弃疾也说,知我者,二三子。那是一种古代特有的精英心态,毕竟义务教育没有普及,识字的都不多。在把读者客体化,甚至对立化的过程中,把自己也拔高了。高处不胜寒,就爱呆高处。

其实,宇宙天下最大的知音,就是作者自己(相信背后还有先验之道的另谈)。 作品面世,任何的阅读都是误读。有时候,心心念念的“知音”不过是期待的伯乐而已。古代学人,哪里好意思自我吆喝,但玉在椟中求善价的心态,还是有的。

孟子有一种独特的侠义,一种荒率的生命力。他提出“尚友”,要通过读其书,诵其诗,和作者做朋友。那时候的诗书,可是诗经、尚书的级别,被后世当做经典来膜拜的。可孟子说,要和作者做朋友。在我看来,这便蕴含着一种不卑不亢的读者意识和平等意识。天,诚者也;人,思诚者也。我们每个人都有完美的天性,通过学习,尤其是思考,我们可以通向圣贤,通向天道。还有比这个更振奋的事情吗?所以孟子说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我是服气的。他本人就是一首锵锵的歌。

所以啊,读者意识并不是一个新鲜的概念。20世纪的西方文论家,抓住一个概念,便能发展出一套理论。相互吵来吵去。有点儿百家争鸣的意思。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接受美学与接受理论的更多书评

推荐接受美学与接受理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