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器最高 食器最高 7.9分

我至今也没吃到河马的私房菜

孙衍
2018-03-02 看过

河马要出书了!河马要出书了!!河马要出书了!!!

这个新闻就像一个突发事件,也像一个预谋已久的既定事实。直到我真的拿到了这本书,并看到事先嘱咐河马要给我写满一整个扉页的亲笔赠语。

我像个心满意足,酒足饭饱的痴汉,对着下雪的窗外嘿嘿了两声。

只有我自己心里清楚,至今为止,我并没吃到过河马家里的私房菜,哪怕他这本书的副书名就叫《来我家吃饭好吗?》,翻开目录,竖排的宋体字,好像河马真的站在我的面前,对我说:来我家吃饭好吗?

四季餐桌,餐桌四季

认识河马是一场缘分,缘分有很多种,有他乡遇故知,有酒桌遇旧友,有惺惺相惜,也有相交如水。如果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我们哪种缘分也不算。你想啊,河马是一个多么会享受生活的人啊,他从遥远的贵州山区来到北京,似乎天生带来了贵州的绿意和香气,他将贵州的饭桌搬到了北京,让北京的餐桌四季飘香。他从日本一次又一次背回五花八门的器皿,他将自己亲手烹制的美味佳肴,一一盛放在那些看上去质朴却又精巧万方的器皿里。

你说,让一个吃了近四十年食堂的人怎么想?

Long Long ago,我就对食物失去了兴趣。我对待食物就像对待路边的野花一样,好看不好看都与我无关,所以,食物对我来说就是充饥而已。

但河马不是,河马用食物再造了一个天堂,而这个天堂就是他的家,锅碗瓢盆就是天堂的样子。经常,经常,可以在他的朋友圈和微博上看他晒各种各样的吃食,准确地说是晒器皿,那些器皿在他擅长摄影的光线下,就像诱人的女人胴体,由不得你不发出慨叹:要是我也是个吃货该有多好啊!我一定会打个飞的去北京,强行破门而入,让河马为我做一顿“痴汉”全席吧。

说实话,从过往的经验,我对河马书里的照片更感兴趣,但真正翻开书,才发现,河马的文字和他喜欢的日子一样,安稳而踏实,带着米香,也带着菜香,一点也不腻,甚至能咂摸出味儿来。

会跳舞的蘑菇虾

细心的读者会发现,每篇文章还有个小贴士,那是河马精心制作的河马食谱,有家乡的酸汤猪蹄,有用作辣子鸡佐料的糍粑辣椒,有冒着热气儿的血糯米,有和着炸花生的豆花面……听听这些你从未听说过的食物名称,就够你馋涎欲滴了。而令我心仪的就是会跳舞的蘑菇虾了,据说这也是他的几位挚友最爱的美食。当然,河马的蘑菇虾有别于市场上的菜式,而是经过他的巧手改良,辣劲儿少了三分,而鲜味却丝毫未减。一口咬下去,仿佛大虾会在嘴里跳舞一般愉悦。

除了美食,不得不得提到河马多处收集来的器皿,这些才是他的心头好,古人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虽然这里器非彼器,但道理是一样的。好的美食,如果没有更好的器皿加持,便真的似食堂里的快餐,聊作充饥饱腹之实,毫无乐趣所言。

河马的器皿,每一样都是经过经心挑选,有些更是花了一番心思才得以收藏。书中写到河马与日本著名陶艺家小野哲平的一次美好相遇。某年春天,小野哲平来北京宣传自己的新书,河马特地去拜访,并有幸成为了其对话嘉宾。这种幸运并非天降,若不是河马长久以来对小野的关注,对小野所制陶食器的关注,怕是只能做个旁听的观众而失之交臂了。

与小野夫妇在一起

这次对谈,让河马对陶器的兴趣又增加了几分,并凭着对小野先生的热爱,又参加了几场与小野有关的食器分享会,并有幸和小野夫妇共进一顿晚餐,并让小野夫妇品尝到了来自家乡贵州的乡土料理。大家一起吃饭的场景,后来被留影,最终成了这本书的封面。

河马说:人的一生中总会遇到几个让你心仪的大钵,总感觉它们可以装得下整个世界。

经常需要出差的河马常常穿行于世界各个城市的角落,他会注意各个地方的美食,还有器皿,它们就像猎物,也像一件价值连城的艺术品。而在河马的眼中,它们都是心中的“大钵”,可以装得下江河湖海,可以装得下整个世界。

他将那些美食刻于头脑,他将那些器皿背回北京,背回那间属于自己的房子里。那是别人无法仰望的星空,而予他而言,是一种荣耀,可以看见光。

一直记得有一次河马来南京,我带他去六百年城墙的墙垛里,那里面藏着一家颇具诗意的茶馆,我给他点了一壶梅花茶,他嗅着茶碗里的芳香,说,真的有花朵在里面唉。那一刻的他,就像个天真的孩子。正因为这份天真,才让他像个赤子一样,不厌其烦地做着同一件事情,并乐此不彼。

后来,每每他都会提起那次茶馆之约,再后来,那个茶馆倒闭了,好像我们唯一可以约的去处就是他的家了,毕竟有一顿饭在等着我,我特别期待有一天,河马拉开门对我说:你终于来了!

4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食器最高的更多书评

推荐食器最高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