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摩托车的人

柒月
2018-03-02 20:17:58

多年以后,马诺洛回想与特蕾莎共度的夏日午后,特蕾莎凝视远方天空的背影在他的记忆中变得模糊,阳光在特蕾莎金色的头发上闪着耀眼的光泽,他无比怀念特蕾莎那双被理想主义蒙住的眼眸。

西班牙作家胡安·马尔赛的《与特蕾莎共度的最后几个下午》通过马诺洛与特蕾莎的一段“爱情”折射出处于动荡变革大时代下小人物的命运。书中的故事始于1956年6月巴塞罗那的圣胡安狂欢节之夜,外号叫“痞猴”的偷车贼马诺洛混入了富人别墅举行的露天酒会,在那里他与玛露哈相识,而这将改变每个人的生命进程。

由于西班牙内战后弗朗哥政权与德意结盟,致使西班牙在二战中被各国孤立,加入联合国的请求也被多次拒绝;冷战的开始给西班牙重新带来机会,孤立的情况开始有所缓和,美国积极拉拢西班牙与其签订军事互助条约,1955年西班牙加入联合国,同时伴随着大量的人口涌向城市,马洛诺、他的表哥和他的朋友们都是其中之一,每个人在繁荣的社会经济下追逐着自己的梦想。

书中的人物代表了变革社会下不同人的选择与追求。马诺洛是从底层想着上层社会攀爬的代表,他是自命不凡,善于利用每一个机会。他极力隐藏粉饰自己“偷车贼”的身份,尽量穿的西装革

...
显示全文

多年以后,马诺洛回想与特蕾莎共度的夏日午后,特蕾莎凝视远方天空的背影在他的记忆中变得模糊,阳光在特蕾莎金色的头发上闪着耀眼的光泽,他无比怀念特蕾莎那双被理想主义蒙住的眼眸。

西班牙作家胡安·马尔赛的《与特蕾莎共度的最后几个下午》通过马诺洛与特蕾莎的一段“爱情”折射出处于动荡变革大时代下小人物的命运。书中的故事始于1956年6月巴塞罗那的圣胡安狂欢节之夜,外号叫“痞猴”的偷车贼马诺洛混入了富人别墅举行的露天酒会,在那里他与玛露哈相识,而这将改变每个人的生命进程。

由于西班牙内战后弗朗哥政权与德意结盟,致使西班牙在二战中被各国孤立,加入联合国的请求也被多次拒绝;冷战的开始给西班牙重新带来机会,孤立的情况开始有所缓和,美国积极拉拢西班牙与其签订军事互助条约,1955年西班牙加入联合国,同时伴随着大量的人口涌向城市,马洛诺、他的表哥和他的朋友们都是其中之一,每个人在繁荣的社会经济下追逐着自己的梦想。

书中的人物代表了变革社会下不同人的选择与追求。马诺洛是从底层想着上层社会攀爬的代表,他是自命不凡,善于利用每一个机会。他极力隐藏粉饰自己“偷车贼”的身份,尽量穿的西装革履,打扮的风度翩翩,他不希望像他的朋友那样早早地和一个随随便便的女人结婚,他要通过爱情婚姻改变自己的命运,同时他内心也害怕别人揭露自己的底细。在舞会上结识了玛露哈,让他看到了希望,他误以为她是他心目中的“好女孩”——一位富家小姐,当他得知她只是一名女仆的真相,失望之际,马诺洛露出残暴的面孔,辱骂殴打玛露哈,之后在通过玛露哈床头的照片得知她是小姐特蕾莎的闺中密友,他竟然又再次“爱”上了玛露哈,维持着虚假的爱情关系。

玛露哈则与马诺洛是相反的人,她淳朴善良,胆怯害羞,安于现状,从不抗争。她出身低下,她的父母是塞拉特家乡下的佃户,因为与特蕾莎年龄相仿结下友谊,玛露哈的母亲去世后,她就被带到巴塞罗那做佣人。她在内心与行为上恪守主仆之间的上下关系,从不越界。她也渴望爱情,她心里知晓马诺洛的偷车贼身份,也明白他只是冲着自己的身体、觊觎主人家的珠宝,但她还是爱着马诺洛。由于玛露哈穿了特蕾莎的凉鞋摔了一跤,致使卧床不起住进了医院,意外的发生给马诺洛与特蕾莎见面相处的机会。

1956年,西班牙爆发了全国性的罢工,学生运动在社会上广泛开展,思想左倾的特蕾莎是其中之一。她接近从监狱出来的路易斯,她羡慕憧憬玛露哈的爱情。她误将马诺洛当成一名工人,认为与他相爱便是知识分子与工农的结合,她的双眼被理想主义蒙住。马诺抓住机会,他想要通过特蕾莎进入到上层社会,他努力试图维持这段感情,在走投无路之际,只好起干老本行,这一次他被警察逮捕。这一段感情就这样随着马诺洛的入狱而无疾而终,特蕾莎从未真正爱上过马诺洛,她只是爱着她想象中的马诺洛,而马诺洛也只是爱着特蕾莎带来的通往上层社会的幻想。

《与特蕾莎共度的最后几个下午》无关爱情,胡安·马尔塞以三人之间的“爱情”展现了变革时代每个人的追求,所有的人都被疯狂的幻想而吞噬,如同那个动荡社会下西班牙人的命运,在阴谋、谎言、罪恶中彷徨追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与特雷莎共度的最后几个下午的更多书评

推荐与特雷莎共度的最后几个下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