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觉得是读书读傻了

BIG OLD BABY
2018-03-02 17:13:25

李国华用美和爱为自己诱奸学生诱奸房思琪的行为做诡辩。而林奕含本人由此对自己虔诚信仰的艺术本质产生怀疑,才会在采访中说:艺术它是否可以含有巧言令色的成分?会不会,艺术从来就只是巧言令色而已?关于艺术和真善美世界观的崩塌,才让她放弃生命吧。

下面是她采访里说的,我觉得已经把这本书解释的很明白了。

【所以真正在李国华这个角色身上,我想要叩问的问题是:艺术它是否可以含有巧言令色的成分?

刚刚那个问题可以把它反过来再问,我的第二个问题是:会不会,艺术从来就只是巧言令色而已?

很多年来,我练习写作,我打磨、抛光我的笔,甚至在写作的时候我很有意识地、清醒地想要去达到某一种所谓艺术的高度。

我写的时候会有一点恨自己,有一种屈辱感,我觉得我的书写是屈辱的书写,这个屈辱当然我要引进柯慈所谓的“disgrace”,用思琪、怡婷、伊纹她们的话来翻译,这是一个不雅的书写,它是不优雅的书写,再度误用儒家的话,这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书

在这边,在外面的套子里,我想要叩问的是:身为一个书写者,我这种变态的、写作的,艺术的欲望是什么?这个称之为艺术的欲望到底是什么?

我的整个小说,从李国华这个角色,到我的书写行为本身,它都是非常非常巨大的诡辩,都是对艺术所谓真善美的质疑。我想用一句话来结束,怡婷她在回顾整个大楼故事的时候,她有一句心里话,她说:她恍然觉得不是学文学的人,而是文学辜负了她们。】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