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木圣经 毒木圣经 8.7分

阿拉丁来到北京~奥利安娜的故事

lady oracle
2018-03-02 看过

“阿拉丁来到北京,他说什么呀?”

格雷厄姆.格林的歌舞演员在《A gun for sale》里反复唱着这两句,以至于在为杀手与少女揪心之余,我竟忍不住好奇,阿拉丁为什么要来北京?不会是旅行吧?被强迫或哄骗来的吗?飞毯会来接他吗?神灯精灵还能保护他吗?他还能回去吗?......

可如果是他不想来,却被茉莉公主用爱或婚姻绑架来呢?他能说什么?他该怎么办?......

同样的难题也放在奥利安娜.普莱斯面前。翻开前半生的履历表,她可说是最符合传统标准的好女人,美丽坚强、不虚荣不矫情、相夫教女,用尽所能在粗陋的环境下让一家人过的更好些,但环境总在变,不变的是程度——每况愈下,最终被丈夫裹挟到书中“地狱”般的刚果。别抱什么探险家的玫瑰幻想,在那个年代,这里确实就是贫瘠、落后的代名词。她当然是不想来的,出于对丈夫的爱情或对生活的惰性,她软弱得无力反抗;吊诡的是,她又无比强悍,在缺衣少食的蛮夷之地,仍努力让生活在正轨上运行。她费尽心机的带着蛋糕粉飞越重洋只是为了长女的16岁生日到来时不至于太过悲惨,她贡献出了全部的母鸡并亲手宰杀烹制只是为了丈夫蹩脚的传教能有多一点的观众,她从手头乱七八糟的物资中挑选出相对精致可以待客的瓷器只是为了保存早已越来稀薄的体面。然而,一切都是徒劳,受潮的面粉烤不成样子,也没有原住民愿意泡在水里受洗,画着鲜花的盘子被借题发挥的丈夫摔了个粉碎.......

一切都不因她的忍耐、她的付出、她的辛劳而变好,《圣经》也帮不了她,她的生活离她的出发地已经愈来愈远,就像最初打稿的素描已经被涂抹上了各种油彩,一层又一层,找不到曾经了,那个英俊的少年早已不见了,身旁的只是一个借宗教逃避自我的偏执狂。画却还是要画下去,“一年后能回家”的期许是她宽慰自己的奎宁,然而,所谓“希望”是最不稳定的东西,仍进行着、仍转动着的命运之轮,随随便便就碾倒了她——不会回家了,动荡的刚果政局让教会继任者的到来成了泡影,乖戾的家中暴君也不留余地的拒绝了撤离的邀请。那一刻,她颓然崩溃第一次倒下,试图在昏睡中放逐自己。

她若就此沉沦冥河呢?会不会更好?至少不用面对更大的伤心,但也就再没有崛起与逃离的机会了……生命就是这么的矛盾,站在书外的我们可以一眼万年的看尽她一言难尽的命运,可是谁也无法真正懂得书里的她......于是换一种思路看,在如精灵般的小女儿死去后,完整的家庭变得支离破碎,却也在同时打破了束缚她的魔咒,她祛除了蒙住她双眼的迷失感,得以看清自己,那些加诸于她身上的现实难题,也像被瓢泼大雨冲进了时间之流中,走出去就好了,不会再有什么比眼下更难、更无法失去。

娜拉才不会考虑出走之后该怎么办,她眼下想要的只是走出去。

阿拉丁想说的话也许千千万万,但最要紧的一句想来该是——“且顾眼下”!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毒木圣经的更多书评

推荐毒木圣经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