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读 默读 8.5分

活着:朗诵者,或是记录人。

推推小飞
2018-03-02 15:26:35

第二遍读完《默读》。

第一遍读完,几乎是激情澎湃地,费渡和骆闻舟好像总能抛出口味各异的巧克力,有些甜,有些苦,有些酸涩,有些带着微醺的酒气。人物魅力很强大,看到短评里有人评价人设的问题,确实有些架空,尤其是费渡,几乎是一个巧心搭建起来的人物,粗看起来非常地不真实。一阵过后,几起案件的因果关系,和来龙去脉,基本有些模糊了。

大概时隔半年多,我又想起来默读,大原因是书荒,想寻着默读的卷名把书都看一遍,小原因是默读的整个故事确实是一个巧思,想把当初没看仔细的地方再认真回顾一遍。

第二遍读,读的时候很难过。尤其上完欧洲历史课后,再来看这本书里的案件,几乎是对应似地突出了几点矛盾:政/治与法治;集体与个人。想的越多,有时候会怀疑自己几乎是过分解读了,不过后半部分费骆两个人撒糖撒地一路欢,让我这老阿姨,是泪一把笑一把。。。

很粗浅地说说我的看法,及以下观点非常非常个人,不代表任何权威。

暗势力,财阀与官僚。政,商;财,法。以权谋私,以财护权。尽管难以想象是否如小说里讲述的那样,曾有一个豢养的通缉犯团队,但这两方的结合几乎必然是逃不了沾血的,否则何来以利相合?新生党派或者

...
显示全文

第二遍读完《默读》。

第一遍读完,几乎是激情澎湃地,费渡和骆闻舟好像总能抛出口味各异的巧克力,有些甜,有些苦,有些酸涩,有些带着微醺的酒气。人物魅力很强大,看到短评里有人评价人设的问题,确实有些架空,尤其是费渡,几乎是一个巧心搭建起来的人物,粗看起来非常地不真实。一阵过后,几起案件的因果关系,和来龙去脉,基本有些模糊了。

大概时隔半年多,我又想起来默读,大原因是书荒,想寻着默读的卷名把书都看一遍,小原因是默读的整个故事确实是一个巧思,想把当初没看仔细的地方再认真回顾一遍。

第二遍读,读的时候很难过。尤其上完欧洲历史课后,再来看这本书里的案件,几乎是对应似地突出了几点矛盾:政/治与法治;集体与个人。想的越多,有时候会怀疑自己几乎是过分解读了,不过后半部分费骆两个人撒糖撒地一路欢,让我这老阿姨,是泪一把笑一把。。。

很粗浅地说说我的看法,及以下观点非常非常个人,不代表任何权威。

暗势力,财阀与官僚。政,商;财,法。以权谋私,以财护权。尽管难以想象是否如小说里讲述的那样,曾有一个豢养的通缉犯团队,但这两方的结合几乎必然是逃不了沾血的,否则何来以利相合?新生党派或者社会团体的出现,并不可怕,也成不了威胁,除非他拿下了武装力量:近百年的欧洲史,血都是流在这,谁有驻兵权?谁有常兵队?谁有武装领导权?国会,皇党,教会,互相撕咬和羁绊,几乎来于此:一支能够在路上铲平绊脚石的军队,需要丰厚的物质基础。而这两者如果完全结合,其关系几乎是稳固的,中华历史悠长,这么长的改朝换代,也换不掉这对关系的支撑。这是政治国,以政治国,以财养政。

骆闻舟,陶然,还有永远在追忆当中的顾钊... 这是法治社会里,才能闪亮的人。正能量的话不多说,却有一点非常值得注意,即使“有些人已经变了”,也仅在一个燕城市局,这里他们的支脉并没有向上伸展开。在一个大的时代背景下,这几乎是近似理想的:从上的法治,必须是经过阶/级清理的。非常多的历史书,尤其是欧美历史书,评价斯大林的执政是非常强势而极端的,这点无从否认,但我个人却始终对这个评价有两面性的疑惑:从方法上看是极端的,那从本质上呢?不禁搬出马克思那句烂大街的话,资本主义从出生到长大,每个毛孔里都流着血。

朗诵者,非常有意思的值得研究的一个团体。“义务警察”的性质,但领头人确是带着极强的个人报复心理的教授。这个团体有共同目标和理想,但是很明显的,没有共同利益。博弈论,我始终认为,其规则是建立在以个人利益为第一诉求的基础上的。有些人我们会称作“疯子”,“神经病”,不仅是因为行为出格,更多是因为他们的行径有时完全背离“最优解”。

我和一个老同学讨论过社会效率与个人幸福的问题。当时我认为,在社会里面,关心个人幸福是没有意义的。如果社会幸福是个人幸福的总和,那么即使达到最大值,也会有人少,有人多,而如果每人都一样,也不一定会达到最大值,甚至可能是最低值。普遍性的穷困,生产力低下,上世纪苏联的实况。直到再读马的共产主义宣言,老师问了我们一个问题:为何马克思要承认资本主义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科技和社会进步,但仍然认为资本主义是丑恶,并且最终灭亡的呢?

再看朗诵者里有谁:被内鬼害死的警察遗孤,被设计砍死的老师家属,... 一群被社会抛弃的人。某些进步,某些楼宇,某些数字波动,在一些人看来,眨眼间的变化;在一些人看来,世界的颠覆。偏偏讽刺的是,如若没有压迫,剥削,不择手段,如何才能自发地不接受刺激地用力向前跑呢?小例子,周峻茂,国外起家,外资入境,一笔就可能创造数千个岗位,那么牺牲掉这几个家庭,孰轻孰重?

但人确实不是机器,人心不能测。陆嘉,周怀瑾,甚至郭恒,杨欣,这些人的一生,从某一时刻就已经结束了。剩下的时间,只有怀念和仇恨。释然的会看淡,释然不了的就是积怨,仇恨这个东西,听起来很单薄,装在心理的时候,却异常厚重。对于有些人来说,就这么个念想。朗诵者,故事的朗诵人,共情能力足够强的人,发现这个团体会很有吸引力。

故事说完了,那么回答这个问题,为何一定会走向消亡呢?釜底抽薪,我觉得不难回答。我觉得更难回答的是,为何这个过程会如此反复而曲折?大多数人,闻不到血腥气,吃起了人血馒头,也挺有滋味。革命始终是少数人的革命,把自由和人人发声挂钩,是历史观上的错误;反观之,这才是在剥削自由:让每个人都能说话了,所有的声音像浪潮,你听不见别人的,别人也听不见你的,谓之固化,不过如此。

最后的最后,本书唯一的安慰是最不真实的费渡。费渡说,我不是凝视深渊,我就是深渊。畸形的骨头,腐烂的肉糜,我会把它们都抽出来,砸碎,刮骨放毒。这部分,真是闪耀着浪漫主义的光辉,让我想起那个举着自己燃烧的心的丹柯。我想到这里,我觉得费渡要是真的存在这个世界的哪一个角落,他一定会笑话这些:他的骆闻舟和半大的小居,完好运转下去的家族企业,对他来说足够了,哪有这么多的主义,色彩,理论?

真正的个人幸福,是不应该被统计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默读的更多书评

推荐默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