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说新语 世说新语 9.1分

魏晋士族的标准:雅

梳子的博客
2018-03-02 15:16:46

魏晋南北朝的士林风气,一字以蔽之,雅。无论是闲雅、幽雅、柔雅、朴雅;还是雅量、雅致、雅言、雅饮;它的雅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又很简单,有时候要求自然本色,有时候屡屡违背人情。

比如看上去最为狂放不羁,“礼教岂为我辈设?”的年代,对于女子改嫁这样推崇(不止一个催促寡居女子再嫁的例子,有一个甚至采用全家移家,只留女子生米煮成熟饭的例子,汗),但对于孝道,却极为推崇;群臣之间的关系非常自由,臣子当面叨叨大 boss,背后念念上级;一个说你这么烂我怎么选你当官,一个说还不是你的网织的太密了;这和当时动辄换终极领导有关系,但即使如此,也有嵇康的“广陵散不复”的憾叹;阮籍穷途末路的啸鸣,可见世事复杂;但以此说封建什么的,不雅。

其中我印象深刻的,一是清谈,一是人物品评。后者几乎决定了一个世子在士林的声望与地位,你的言行举止决定了你以后的仕途,这在自唐以后科举大行其事的时代是不可想象的,但是当时却极为重要。如果你因为一件小事在一个权威“品评家”成了“妍媸毕现”的媸,““高下立现”的下,我想,你也可以想想回家卖卖红薯什么的了。

这是很新颖的评判人才的角度,当人才和“雅”或者和“雅”相关的“啸”、“酒”、“清谈”、遇事的冷静等等联系在一起以后(当然更多的决定身份的,还是当时以王谢为代表的门阀士族制度),使得才子异人辈出,但貌似缺乏理性的客观的思维。

而且,当每个人的言行都受到品评,这在另一个层面上相当于二十四小时无删改的群众监督,想来当时的文士高人也很不好当。

作为当时的志人小说,我们也可以把它作为一个段子集来看待,使人时时喷饭,也使人可掩卷沉思。

当然,如果如果处在当时那种求奢求色求仪态,狂放不羁又淸谈急智的年代,可能死的早,也可能获得有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世说新语的更多书评

推荐世说新语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