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白蔷薇里的冰与火之歌

不系之舟
2018-03-02 看过

不久前,HBO发布了《权力的游戏》最终季海报,将这部史诗级大剧定档2019年,制片人底气十足地称:“最终季每一集就相当于过去一季的故事内容,很精练,只会更精彩。” 这无疑引起了大量美剧迷的关注,虽然在剧情彻底脱离原著之后,这部曾被推上神坛的作品获得了断崖式下跌的口碑,但追剧的期待最终都会养成不弃剧的习惯。几年时间,原著成就了电视剧,电视剧的火热同样回头助推了原著的风靡,而当无数人翻开《冰与火之歌》,被pov手法带入七大王国九大家族腥风血雨的斗争中时,另一场长达三十多年的恩怨纠纷,也再次进入大众视野。 那就是1450~1485年间,发生在英国的玫瑰战争。 当然,在战争发生期间,并没有“玫瑰战争”这个称谓。“它是一种‘综合术语’,像‘工业革命’‘科学革命’甚至‘冷战’一样,是历史学家对一系列错综复杂事件进行理解和排序时所使用的术语。” 在“战争”前冠上“玫瑰”,则是由于这场战争所涉及的双方——兰开斯特家族和约克家族都使用玫瑰作为徽章或装饰性图案,前者使用红玫瑰,后者使用白玫瑰。当玫瑰战争进入尾声时,作为事件终极者的亨利七世,迎娶了约克家族的伊丽莎白,并将约克家族的白玫瑰添加到兰开斯特家族的红玫瑰上。 两个派别代表人物的联姻以及红白玫瑰的交织,标志着兰开斯特和约克两个家族的结合已是大势所趋。 等等,兰开斯特?这个名字听起来是不是有点耳熟。没错,看到兰开斯特家族的第一时间,很多人都会联想到《冰与火之歌》里著名的兰尼斯特家族。 玫瑰战争被认为是英国较为错综复杂的历史之一,由于其在短短三十多年间发生的各种令人震惊的政治事件,这场争斗产生了促成15世纪下半叶英格兰政治文化发生转变的方式。在对后世具备不可磨灭的影响,以及期间发生太多诡谲的政治争斗的情况下,玫瑰战争成为了乔治·R·R·马丁撰写《冰与火之歌》的蓝本。 可以说,小说前期出现的主要角色,都曾在玫瑰战争里“露过面”,甚至一些事件走向,都有玫瑰战争的影子。安茹的玛格丽特和瑟曦、兰开斯特的爱德华和乔佛里、爱德华四世和罗伯、伊丽莎白·伍德维尔和简妮·维斯特林、于伯里议会上被抓并在监禁中死去的格洛斯特公爵和奈德·史塔克、伦敦塔里的王子们和布兰、亨利七世的回归和龙女的压境…… 当然,在惊为天人的血色婚礼之后,小说走向开始脱离玫瑰战争的影响。不过仍然有人猜测,与约克的伊丽莎白非常相似的珊莎,最终会如同历史般走上王后之位,或是与亨利七世一样有着“私生子”身份的雪诺,坐稳铁王座。 小说毕竟是小说,历史终归是历史。 阅读《玫瑰战争简史》,并不仅仅是为了寻找《冰与火之歌》的蓝本,譬如个人特别喜欢的培提尔·贝里席,目前还真不好找原型人物,而是为了在目睹历史车轮滚动的前提下,了解中世纪英格兰所面临的种种危机,以及解决这些危机后,国家又是如何走上了延伸至今的车辙。 《玫瑰战争简史》的作者大卫·格拉米特虽然使用的不是pov手法,也不像马丁老爷子一样,将每一个参与这场战争的人物刻画得丰富饱满,甚至由于史料的欠缺,一些历史人物的动向在大卫笔下仍然成谜,例如理查三世是如何从一个忠心耿耿的将领变成撺掇王位的暴徒,或是亨利六世的疯癫究竟是疾病发作还是有其他政治因素参杂其中……

但这并不影响大卫·格拉米特将《玫瑰战争简史》打造成一部了解这场战争极为优秀的科普读物,在平实且前后贯穿的行文下,玫瑰战争变成了一张百线交织的网,紧紧笼住读者的眼球。或许在初期,会由于对战争的陌生以及国外人物车轱辘式的名字,从而产生阅读艰涩感,但很快就会在大卫酣畅淋漓的描述下渐入佳境。 “宫阙之下,权力的争斗,从来都是一场无关正义的游戏”。《冰与火之歌》的另一个翻译《权力的游戏》,不正是这句话鲜明的后世写照吗? 读完《玫瑰战争简史》,再看《冰与火之歌》,将会对很多角色或事件有更深一层的了解。而已经读过《冰与火之歌》的读者,又怎么能不读一读《玫瑰战争简史》呢。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玫瑰战争简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玫瑰战争简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