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苛求,不必畏惧

Cheney
2018-03-02 11:30:12
从最开始在扫过这本书就受其吸引,其中最关键的是多崎作个人所背负的那种孤独与空虚深深地吸引了我。我曾几何时不断以为自己在某个方面正如多崎作一般,尽管活了这么多年却依然没有一个心目中从小期望的理想朋友, “性格还算合群,却没有多少朋友。”上了大学之后这样的感觉越发强烈了,没有必须要交往的朋友之后也觉得生活更加轻松了,甚至有一段时间还度过了过度自闭(不知道现在是否还算)的生活,虽然轻松但却实实在在地不太开心。
闲话少谈,还是先进入正题吧。
首先,让我们来谈谈故事的主人公(开胃小菜没有啦)。“作”作为一个性格偏内向之人,他对高中时代突然结识的小团体感到十分的幸运,可以说将之当作神恩也不为过,可是这个团体里只有他一个人的名字是没有颜色的。我对这里的色彩理解为一种个性或者说自我的存在,多崎作对自己的评价“没有色彩”“无法给予别人什么,所以别人的离开也无可奈何”,这恐怕是当下大多数普通人的想法吧,自己没有特点,没有过人之处,所以没有朋友/没有机会/没有爱人也无可奈何。可是到了故事后期,当多崎作逐渐地开始接触到他的“有颜色的朋友”之后,却发现他的朋友们纷纷觉得他是小组中最有个性、最坚强的人。
而多


...
显示全文
从最开始在扫过这本书就受其吸引,其中最关键的是多崎作个人所背负的那种孤独与空虚深深地吸引了我。我曾几何时不断以为自己在某个方面正如多崎作一般,尽管活了这么多年却依然没有一个心目中从小期望的理想朋友, “性格还算合群,却没有多少朋友。”上了大学之后这样的感觉越发强烈了,没有必须要交往的朋友之后也觉得生活更加轻松了,甚至有一段时间还度过了过度自闭(不知道现在是否还算)的生活,虽然轻松但却实实在在地不太开心。
闲话少谈,还是先进入正题吧。
首先,让我们来谈谈故事的主人公(开胃小菜没有啦)。“作”作为一个性格偏内向之人,他对高中时代突然结识的小团体感到十分的幸运,可以说将之当作神恩也不为过,可是这个团体里只有他一个人的名字是没有颜色的。我对这里的色彩理解为一种个性或者说自我的存在,多崎作对自己的评价“没有色彩”“无法给予别人什么,所以别人的离开也无可奈何”,这恐怕是当下大多数普通人的想法吧,自己没有特点,没有过人之处,所以没有朋友/没有机会/没有爱人也无可奈何。可是到了故事后期,当多崎作逐渐地开始接触到他的“有颜色的朋友”之后,却发现他的朋友们纷纷觉得他是小组中最有个性、最坚强的人。
而多崎作的无色有两种理解,一种是指他本身相对中庸谦逊的性格,也有可能是指他的这种个性能够容纳其他颜色,这也可以作为他们五人小团体在他离开后不久就崩溃的原因,实际上他才是五人小团体中最重要的部分。而另外一种则是指他个人没有真正地寻找到自我,一切循规蹈矩,所以他的内心世界才是荒芜而空旷的。在描述他的内心世界的时候有一句有意思的话语“这里也同样事丰益的”,什么也没有的地方能有什么是丰富的呢?恐怕就是这份空了吧,正因为多崎作是无色的,所以之后他能够发展出什么样的色彩都是有可能的,而其他四人则被困到了他们的颜色之中,没有认识到人的个性的流动性,努力地扮演着他们自己的颜色,这从后面青的话中可以看出,而这也是他们所羡慕多崎作的原因,也是黑相信多崎作能够游过黑夜的大海的原因,多崎作的身上潜藏着一种“空”的力量,使他能够接受其他一切颜色,一切幸与不幸。而这种“空”的力量从何而来呢?也许正是他太过看重小团体的关系,正如我们年轻时把他人的一切当作自己的一切,于是在被小团体抛弃之后他变得空白,也有可能他本人就是个空虚的怪物。
而同时这份颜色的束缚也是白所崩溃的原因——因为她的颜色太过鲜明了,容不得一点污秽,无法正视性的存在,甚至存在着恐惧,如此,正如《聚焦》中的教父一样,这样违背自身真实意愿的矛盾终究是出现了问题。毫无疑问她也是沉湎于“化学反应”的虚幻美好的其中一员,当发现黑对作有异性感情时心中便产生了恐惧,害怕五人团体因他们而崩坏,可她又是“白”,“白”是无法阻止其他颜色散发光彩的,高洁的她在某一天遭到侵犯后无法接受,只能把对方想象成自己最亲密的五人组,只有这样她才能活下去,而作是最有可能接受这份恶意而不崩坏的家伙,保存“化学反应”的机会来了,于是她将锅甩到了作的头上,可惜作才是五边形中最重要的一环。等到时过境迁,大家反应过来的时候,五边形已经崩塌,而四人包括白自己也开始明白了她做了什么,可大家都心照不宣,将伤痛隐藏,并在心里抛弃了白,这也是最终导致白死亡的原因——被众人抛弃,所以他们每个人都觉得是自己迫害了白,没有给予她真正的关爱,而白死亡的迹象也暗示着是他们四人杀死了白(MAYBE),这份颜色的束缚在之后也可以从赤青黑的改变看出来,而白是束缚得最深的一个,死在了其中。
而当初是什么阻止了作踏出死亡的一步呢?可能是其潜意识中对真相的渴求,他的绝望中不仅是悲痛还有强烈的疑惑,而正是这份疑惑让他没有死去吧。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作本身不敢迈出那一步,不过我不太赞同这个观点。
那么为什么要花笔墨描写灰田呢?灰田与他同样的不合群,但却又有些不同,灰田是因为有色彩而不合群,而作却是因为只关注自己。灰田出现的意义文中描述为带走了作心中的罪恶,我不太明白,也有人说灰是白与黑的结合,当然是根据文中那句对灰的描写写出的,可是也不明白这与白和黑有什么关系,可能灰是作心中想要成为的人,即色彩丰富的人,包括绿川,他们的出现让作意识到了自我的存在,并推动作走上了更好的路,绿川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伏笔。
(插一句从灰田离去后作的表现可以看出对朋友的好奇心也是加强关系的重要因素之一,而作其实早已死了,他的世界中心只有他自己,对周围的新关系都没有过深入的打算,所以他基本不了解灰田。而后来黑留他吃饭他拒绝了也看得出来,他其实只是为了自己才跋涉千里,而不是为了看黑)
多崎作的自卑源于曾经的伤痛,是失去自我,的伤痛,伤痛过于巨大所以一口吞下,可是总要消化,否则就像梗在喉咙上的硬块永远堵住。
五人关系的破裂,包括灰田的离去其实都不是多崎作的错,而是他们自身的问题,其实两次亲友的突然离去也表明了:人生如火车站,在每一站分离相遇,又独自踏上旅途,“我们都有选择的自由,就是无法停下来”。大家各有所往,即使再亲密再灵魂的朋友也终究要分别走向远方,我们无法依靠他人生存,我们不可能永远保持亲密的状态,否则只会迎来悲剧。他们来我们的心中与我们深交,在某一天又不辞而别,但同时,在悲观之上又升华了一层释怀“不是一切都消失在了时间的长河里”,正如绿川的小袋可能是曾经的第六指。钢琴家在通往更高处时不得不抛弃对于他们稍显累赘的第六指,但它却成为了绿川的幸运符,每一段美好的时光其实都成为了我们自我的一部分,并伴随着我们持续走下去。
     也许村上想要告诉我们的不仅是勇于面对真实的自我,勇于揭开伤疤来获得成长,还有对友谊长存的理解以及时光不停的感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