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与政治——韦伯的学术和政治关怀

kurtis
2018-03-02 11:05:05
韦伯之于学者和政治家的态度,不仅切合当时德意志帝国的历史状况,向巴伐利亚邦自由学生同盟的年轻力量们提出自己的期望和建议,而且能穿越古今,实则为今日以学术或政治为业者“浇了一碰冷水”。而只有这一阵冰凉透骨之后,我们才能窥见学术与政治的奥义。
       “今天人的命运是要活在不知有神、也不见先知的时代。”
        随着宗教改革中“因信称义”用语的提出,与启蒙运动以降人类理知化的去魅过程的不断推进,中世纪基督教神学仪式性的绝对价值渐而褪去色彩。能够从中注意到的是,《圣经》中的山上训词以及那句著名的“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似乎已经被现人判为激进却消极的和平主义思想。此消彼长,随之而来的,是价值多神论的甚嚣尘上。每个人都有与众不同的信仰和思想,这就造成了再没有什么力量,能够成为全知全能的存在,学术或学者当然也没有这样的能力。那么,肇始于文艺复兴运动的学术,如何得以崛起,又究竟有何种意义呢?
在中世纪宗教神学的压迫之下,自然科学屡受挫折和迫害,因而我们可以看到,在绝对价值的压迫之下,学术虽然能够发挥其


...
显示全文
韦伯之于学者和政治家的态度,不仅切合当时德意志帝国的历史状况,向巴伐利亚邦自由学生同盟的年轻力量们提出自己的期望和建议,而且能穿越古今,实则为今日以学术或政治为业者“浇了一碰冷水”。而只有这一阵冰凉透骨之后,我们才能窥见学术与政治的奥义。
       “今天人的命运是要活在不知有神、也不见先知的时代。”
        随着宗教改革中“因信称义”用语的提出,与启蒙运动以降人类理知化的去魅过程的不断推进,中世纪基督教神学仪式性的绝对价值渐而褪去色彩。能够从中注意到的是,《圣经》中的山上训词以及那句著名的“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似乎已经被现人判为激进却消极的和平主义思想。此消彼长,随之而来的,是价值多神论的甚嚣尘上。每个人都有与众不同的信仰和思想,这就造成了再没有什么力量,能够成为全知全能的存在,学术或学者当然也没有这样的能力。那么,肇始于文艺复兴运动的学术,如何得以崛起,又究竟有何种意义呢?
在中世纪宗教神学的压迫之下,自然科学屡受挫折和迫害,因而我们可以看到,在绝对价值的压迫之下,学术虽然能够发挥其驱除蒙昧、启迪民智这一方面的作用,但进程十分缓慢。反观在教权的没落与资产阶级的兴起后,自然科学及随后的社会科学得到了飞跃式的发展,而这,应归功于相对价值的世界,它给予了学术更广阔的研究选题,并为之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一些学术之外自称是“绝对价值”的强迫力量。
       学术的价值于此得到充分的发挥。其意义,不仅在于提供思想的方法、思考的工具和训练,并使人们能够从技术层面支配生活,更在于在多“神”的相对价值的世界中,个人能够借助学术对各种事实进行全面而完整的了解,以从中决定自身所要信仰的“个人的终极价值”,且获得一种破除蒙昧之清明的精神状态。
       学术之于价值的界限也现于此——必须秉承“价值中立”的原则,不能回答或预设是否应该用某种学问来支配生活,也无法消解不同价值之间的矛盾。对于以学术为业者,在研究岗位上自然要遵守上述原则,但在讲坛之上面对学生时应更加注意,尽量在内容中祛除自身的价值预设,教师所要做的,是通过提供知识,使学生对自己的行为的终极意义提供一套交代,并唤起一种维护自身价值的责任感。而对于以政治为业者,学术可诉诸历史因果论提供相应政治行动的手段与后果的知识,从而有助于政治行动,而政治家需要采取立场并维护特定价值观并承担此后果,但这是学术不能够代之抉择的。
       这样一想,民国时代的大师们为了学术的纯粹和价值的不受贬抑,着实煞费苦心,尤得敬佩。
       那么韦伯对于以政治为业又有何种独到的见解呢?
       欲得之始末,还是要将这一问题放置于具体的历史情境之下。1918年,德国深陷一战泥沼濒临崩溃,国内政坛也是动荡不堪,积蓄的政治问题一并井喷:德国联邦参议院对于政治的控制力依旧强大;国会成为各党派和经济利益团体的角斗场,无法代表人民行使纯粹的政治职能,派系倾向严重;党工与新闻工作者在政党内部只能扮演二等角色。社会领域也是派别四起,基督教和平主义将战争罪责推向国家,并希望通过不计代价的签订条约以换取和平;革命派分子则以革新国家政治经济体制为绝对价值,主张以夺取政权的形式使德国披上另一层颜色。德国亟需重建,但以上种种在韦伯看来均无望于优秀职业政治家的脱颖而出。
       而韦伯的“救国方案”也确实令人眼前一亮:通过民主制,选举出以责任伦理为指导方针的直接诉诸民意的领导者,带领德意志摆脱危机而重新崛起。
       对韦伯的方案进行相应的注解,有助于我们更好的理解。
       首先,韦伯的民主制,确切而言是领袖民主制,相比于选举过程中的民主程序,更在乎的是选举的结果——推选出能够代表人民、代表公共和国家利益的领袖;而且,其眼中的民主,并不是从被统治者“获得更大政治权力”的角度来阐释的,而是从统治者“通过民主获得权力的合法性”予以阐明的。
       其次,选举产生的领导者不能是无法接受世界非理性的心志政治家,他不能够只顾自身行动的良好意愿,将个人政治行动可能出现的不良后果转嫁至他人,甚至用意图动机使手段与后果圣洁化;相反的,一旦做出了某种政治抉择,他必须要对其牵涉到的所有内容负责,包括行为的后果。
       最后,领导者当下最重要的责任在于带领国家走出泥潭。可以说,韦伯是一位经济的国家主义/民族主义者,为了德国以及德意志民族的强大,他能不惜手段与代价。甚至可以猜想,若领袖民主制的现实框架下,领导者不以国家为最高考虑的话,韦伯能够依此放弃民主制政体而另辟蹊径。
       韦伯在抑扬顿挫之中对于学术和政治关怀的切实态度与严谨作风,值得后人的尊敬和品味。而演讲也给予当下的中国一些提示:政治体制的改变,需以选举出诉诸民意的领导班子,有利于国家当下建设发展与未来可持续发展为最终目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学术与政治的更多书评

推荐学术与政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