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天为敌 与天为敌 7.8分

风险管理和不确定性是金融行业的核心

WithEric
2018-03-02 看过

管理风险的能力及风险承担与前瞻性选择的偏好,是驱动经济系统前进力量的关键因素。社会和群体行为难以预测时,思潮倾向于人的不理性;和平年代更倾向于“看不见的手”的选择机制,敢于对于不确定性进行统计概率上的量化,将风险理解为概率上的确定性。因此也形成了一对从未解决的矛盾:一方是基于对不确定的未来更大程度上的主观信仰;而另一方坚持认为最好的决策是以由过去模式决定的限制和数据为基础的度量问题。

度量和实质之间的平衡是整个风险故事的焦点。第一步是设计度量技术,它能用来决定在不确定的未来中多大程度地隐藏着有序的成分。帕斯卡和费马解决了概率的度量,葛兰特的抽样调查和哈雷的人口研究,伯努利引入了预期效用,贝叶斯得出历史数据基础上的事后概率,以及高斯的概率的分布和高尔顿的均值回归等等进一步解决了人们如何认识概率,如何应对概率,这最终是有关风险管理及决策制定的重大问题。

不确定性是奈特和凯恩斯洞悉人类本性中的不理性的结果。将社会科学进行与自然科学同等程度量化的运动趋势愈发强大,生活中越来越多的方面被量化了,自然科学中的词汇逐渐被应用到了经济领域中。而奈特的不可知论认为,预测过程的困难不仅仅是无法将数学的命题应用到预测未来中去。凯恩斯提出了与放任主义政策截然不同的行动方针:政府所扮演的角色更加积极,不仅仅是用政府的需求来替代日益减少的个人需求,而是要广泛减少经济的不确定性。

大自然的反复无常已经不那么重要,反而是人类的决定更加至关重要。博弈论认为不确定性的真正起源来自于他人的意图中。1950、60年代,对于理性的深入研究又重新开展起来。人们对于理性的研究、对于度量的研究以及在预测中对于数学应用的研究产生了极大热情。纽曼和摩根斯坦已经量化了效用,马科维茨则开始量化投资风险。衍生交易的产品是不确定性本身,只有在波动的环境中才有价值。随着文明的发展,大自然的反复无常已经不那么重要,反而是人类的决定更加至关重要。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与天为敌的更多书评

推荐与天为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