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稳定≠社会等级稳定

七里狼烟
2018-03-02 看过
《美丽新世界》是英国作家阿道司·赫胥黎所创作的长篇小说,也是与《一九八四》和《我们》并列为反乌托邦三部曲的文学作品。在《美丽新世界》中,作者所刻画的处于未来2532年的世界给每一个阅读过这本书的读者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是一个物质和文明都高度发达的社会,然而,在这个社会中的一切——包括人民所属的阶层(文中称种姓)都被统一标准化,每个人的人生轨迹在出生前就被规划好,每个人只需按着既定的轨道前进至生命的终结,而不需要去担心别的事物。
这种世界观设定堪称是荒谬的,美国媒体文化研究者、批判家尼尔·波兹曼于1985年出版的《娱乐至死》就引用了《美丽新世界》的文中描述,对媒体的享乐主义进行了批判。受此影响,《美丽新世界》最为人所知的一点也正是其中描述的社会中的人沉湎于享乐醉生梦死而对亲情、爱情等人类情感十分淡漠的情形。
但对我而言,读完这本小说,我印象最深的却是这个社会中设定的“固有等级制度”。在《美丽新世界》中所塑造的社会里,每一个人的社会阶层在出生之前就通过科技手段强制确定。而其出生后的教育、职业以及享乐方式也都会根据他所述的阶层而定,因此,每一个人都在过着“最适合”自己的生活,没有任何的忧愁,只要按部就班地机械化地活着就可以了。这样的社会无比的稳定,不会有不同群体的利益碰撞,也自然不会存在社会动荡。
虽然这样的画面多少有些诡异,但似乎,对于整个社会而言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好的。每个人都各司其职,安安稳稳地过完幸福的一生,不正是我们孜孜以求的社会发展前景吗?
不,不是的。
作者运用了一个十分狡猾的写作方法——《美丽新世界》中的主要人物事实上都是属于社会中比较上等的阶层(用我们今天一些社论中喜爱用的说法则是,既得利益群体),而从他们的生活中反映出来的这个未来社会自然是舒适的、自由的、快乐的。然而从作者聊聊几笔对较下等阶层的描述,我们其实也能感受到,作为权益被剥夺的群体,他们的生活无疑是痛苦的。他们从受精卵开始,就被残酷地对待从而形成天生的智力和体力的缺陷,而成长过程中,即使有好学上进的心,也会被一次次的电击击退,最终他们成为了最下等的体力工人,沦为社会这一巨大机器中的小小齿轮,麻木地度过了可悲而无趣的一生。这样的生活,又怎么可以说是幸福的呢?有这么大的一个受害者群体存在的社会,又怎么可能会是我们所追求的社会呢?
事实上,虽然我们现在的社会中并不是如《美丽新世界》中所描述的那样极端的缺乏社会阶层流动性,但阻碍社会中弱势群体向上攀登的壁垒也是存在的。乡村教育资源的缺乏、户籍制度对工作者定居的限制凡此种种不就是《美丽新世界》中对低等阶层的人施加的“电击”吗?
撒切尔夫人曾经说过,“社会要有让人向上爬的梯子,也要有保护人的安全网。”这是一句很形象的话,而其中的“向上爬的梯子”指的不就是社会中阶层的流动性吗?只有人们的社会地位不会是由他们的出身而定而是由他们的能力而定,父辈属于不同社会层级的人可以平等的竞争时,社会才会充满动力。
固然,《美丽新世界》中的社会是稳定的,但却是一种死气沉沉的稳定。我想,我们常常倡导的社会稳定必然不是指这一种的稳定,而是指,充满活力、社会中的每个人都油动力提升自己进而贡献社会的“流动中的稳定”。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美丽新世界的更多书评

推荐美丽新世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