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frauhase
2018-03-02 01:22:44

以现代人的固有思想,很难理解威廉修士的纠结呀。他既笃信(甚至可以说崇拜,几乎总是在提到培根)罗杰.培根,又不得不因为信仰而割裂与科学的联系,经院哲学已经穷途都需要有神学理论。

看不懂中世纪错综复杂的天主教教派,其实没关系,就把整个小说当成阅读理解,里面提供的信息已经足够读者明白了。

的大事业,他们通过对自然进程不同的认识来协调社会的基本,那是民所期待的,尽管这些需求是成堆的,混乱无序的,但有真实与合理的部分,新的科学,新的自然的魔术。只不过,在培根看来,这项宏伟事业应该由教会来领导,我认为他之所以这么认为,是固为在他生活的年代里,世俗教士们生活的群体与学者们的群体是杂在一起的,如今情况不同了,有学识的人也产生在修道院和教堂之外,甚至也产生在大学之外。你看,在这个国度里,本世纪最伟大的哲学家就没有当过僧侣,而曾是一个卖香料的商人。我说的这位佛罗伦萨人,你也许听到过人们谈论他的诗篇,可我从来没有读过因为我不懂他的通俗拉丁语,而且他的作品,据我所了解的部分来看,大概我不会太喜欢的,因为他夸夸其谈,所论及的事情也离我们的经历太远了。不过,关于对元素和整个宇宙性质方面的理解,对于如何领导国家,我想他为我们写下了

...
显示全文

以现代人的固有思想,很难理解威廉修士的纠结呀。他既笃信(甚至可以说崇拜,几乎总是在提到培根)罗杰.培根,又不得不因为信仰而割裂与科学的联系,经院哲学已经穷途都需要有神学理论。

看不懂中世纪错综复杂的天主教教派,其实没关系,就把整个小说当成阅读理解,里面提供的信息已经足够读者明白了。

的大事业,他们通过对自然进程不同的认识来协调社会的基本,那是民所期待的,尽管这些需求是成堆的,混乱无序的,但有真实与合理的部分,新的科学,新的自然的魔术。只不过,在培根看来,这项宏伟事业应该由教会来领导,我认为他之所以这么认为,是固为在他生活的年代里,世俗教士们生活的群体与学者们的群体是杂在一起的,如今情况不同了,有学识的人也产生在修道院和教堂之外,甚至也产生在大学之外。你看,在这个国度里,本世纪最伟大的哲学家就没有当过僧侣,而曾是一个卖香料的商人。我说的这位佛罗伦萨人,你也许听到过人们谈论他的诗篇,可我从来没有读过因为我不懂他的通俗拉丁语,而且他的作品,据我所了解的部分来看,大概我不会太喜欢的,因为他夸夸其谈,所论及的事情也离我们的经历太远了。不过,关于对元素和整个宇宙性质方面的理解,对于如何领导国家,我想他为我们写下了最高明的篇章。我是这样想的,因为我和我的朋友们如今认为,人间事务不该归教会来管,而应由人民开会来制定法律,将来也同样应该由有学识的群体提出崭新的富有人性的神学,因为神学是自然的哲学,有正面的魔力。”无比美好的事业,”我说道,“但是可能吗?”培根相信有可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玫瑰的名字的更多书评

推荐玫瑰的名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