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吃力 作者也很吃力

知行捕手
2018-03-02 看过

凯文·凯利的这本新书《科技想要什么》,既富含知识,又充满激情,更富有智慧。 凯文·凯利在本书和《失控》中都认为,在宇宙中可能存在不以DNA方式存在的信息和生命。他说:“科学家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无论生命的定义是什么,其本质都不在于DNA、机体组织或肉体这样的物质,而在于看不见的能量分配和物质形式中包含的信息。” 所有有机体都有着若干共同的基本欲望:生存,成长。 对我而言,科技更高层次的目标是让我们通过它的眼睛认识世界。意识到它的需求,大大减少了我在决定如何与科技交往时的困扰。本书是我关于科技想要什么的报告。我希望它能帮助其他人找到自己的方式,使科技产生的福利最大、代价最小。 哲学家丹尼尔·丹尼特(Daniel Dennett)用简练的语言赞美道:“在思维的进化历程中,语言的发明是所有步骤中最令人振奋、最重要的。当智人从这项发明中受益时,人类进入一个跳跃式发展阶段,将地球上的其他物种远远甩在身后。”语言的创造是人类的第一个拐点,改变了一切。有了语言的生活对那些没有语言的人来说是不可想象的。 语言使交流与合作成为可能,加速了学习和创造过程。如果某人有了新构想,在其他人了解之前,向他们进行阐述,与之沟通,新构想就能快速传播。 按照生物学家的分类,世界上有六大类生物。前三种是微生物,后三种依次是菌类、植物和动物。 知识、安逸生活和选择——以及幸福感——的总体增加被称为进步。 DNA的确需要自组织。到目前为止,关于这种强大的生命核心最引人注目的事情是:它自己组装自己。 可是我们怎么知道它想去哪里?如果技术元素的某些方面注定要出现,某些方面因为人类的选择才会出现,我们该如何区分?系统理论学家约翰·斯马特(John Smart)认为,我们需要科技版的《宁静之祷》(Serenity Prayer)。这份很可能是神学家莱因霍尔德·尼布尔写于20世纪30年代的祈祷词,在十二步戒毒法参与者中很受欢迎,它写道: 上帝,请赐我宁静, 去接受我不能改变的一切; 赐我勇气,去改变我所能改变的一切;并赐我智慧去认清这两者之间的分别。 那么,我们怎样获得智慧去分辨科技发展的必然过程和人类意愿决定的表现形式?有什么方法可以让必然过程显露出来?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科技想要什么的更多书评

推荐科技想要什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