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骃不是马,野胡并非人”——个人浅见 对格列佛游记的新解读

究极金瞳
2018-03-02 00:07:29

今人叹为观止的瑰丽想象世界、无情披露与尖锐讽刺,以及最能触动我们的那一部分——假设了一种名为“慧骃”的生物,以“非人类、脱离人类”的视角来重新看待人类(我们自己)。

首先,我先表明个人立场,即文章标题:“慧骃不是马,野胡并非人。”

●“慧骃不是马”

很多人不认同这部著作中的思想:

“人还不如马?”

“反人类”

“无法认同”。

……

有这些想法并不奇怪,因为“人”是有自尊心。

说直白点,“人自以为高贵”。

但如果,“客观”来“看”呢?

《格列佛游记》这个“客观”程度就很深了。

“客观”到了跨越物种、跨越想象与现实。

“但作者并非反人类,相反这是作者作为人类的反思。”

“慧骃”,这一作者想象世界的奇妙生物,并不是“马”,而是作者理想中的完美生命形态。

作者在书中对“慧骃国”这一部分的描写,并非反人类,而是以“慧骃”这一理想生命形态,去与人类的种种劣处作对比,以特殊的角度,去指出、揭露我们人类不愿去面对、更不愿去思考的人类的丑陋面。

作者这种特殊的披露、反思,作为人类而言,是极

...
显示全文

今人叹为观止的瑰丽想象世界、无情披露与尖锐讽刺,以及最能触动我们的那一部分——假设了一种名为“慧骃”的生物,以“非人类、脱离人类”的视角来重新看待人类(我们自己)。

首先,我先表明个人立场,即文章标题:“慧骃不是马,野胡并非人。”

●“慧骃不是马”

很多人不认同这部著作中的思想:

“人还不如马?”

“反人类”

“无法认同”。

……

有这些想法并不奇怪,因为“人”是有自尊心。

说直白点,“人自以为高贵”。

但如果,“客观”来“看”呢?

《格列佛游记》这个“客观”程度就很深了。

“客观”到了跨越物种、跨越想象与现实。

“但作者并非反人类,相反这是作者作为人类的反思。”

“慧骃”,这一作者想象世界的奇妙生物,并不是“马”,而是作者理想中的完美生命形态。

作者在书中对“慧骃国”这一部分的描写,并非反人类,而是以“慧骃”这一理想生命形态,去与人类的种种劣处作对比,以特殊的角度,去指出、揭露我们人类不愿去面对、更不愿去思考的人类的丑陋面。

作者这种特殊的披露、反思,作为人类而言,是极其特殊、难得、看起来十分怪异的。他甚至不惜否认自己、否认人类,也硬要站在自己所理解的“真理”那一边。

“作者抛弃了自己‘人类’的身份。”

人类那种自以为是的自尊,在作者眼中,是可怜的。

●“野胡并非人”

野胡并不是人,或者说它并不能算是“人类的全部”。

我并不完全赞同作者的观点。在这部作品中,“野胡”同样是作者假想中的生物,一种与我们人类有着相似生命特征但没有思想、本性恶劣的生物。作品中它与品德高尚、能力卓越的“慧骃”形成了鲜明对比。

“野胡”它像是一面镜子,但却是一面花的镜子。它体现的更多的是我们人类的劣性、阴暗面。

人类(这种口气笔者自己也觉得怪异,但笔者觉得这就是作者角度),不可否认确有许多劣性、缺点,但同时也有着太多的优点。

重点就在这里。“野胡”不能称其为人,它可以算作人类的部分体现,但绝不是人类的“全部”。

慧骃是纯净的,人类则是有瑕疵有暗纹的。我们也应该庆幸,正因为神明没有将我们打造的完美,我们才得以真实地活在这个世界。

“慧骃”是完美的,同时也注定了它只能存活于我们的想象、思维世界里。

绝对的完美,终究只能是乌托邦。

●结语

作者这大胆而特殊的反思,还是有其偏激之处。他做到了“客观”,却没有做到“公正”。这部世界名著长期受到争议,被许多人所否认甚至质疑、批判,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么一份偏激。

人类并非野胡,野胡是人类阴暗面的体现。我们确有其缺点,但同时也有着光辉的一面。

有光就会有暗,万物都有其两面性。相比慧骃,我们人类或许才是真正完美的,因为我们的本性中,既有真善美,又有假丑恶。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格列佛游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格列佛游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