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大千 陌阡百姓

之龢
2018-03-02 00:01:50

  这是一本极有意义的“图”书。它的存在本身诠释了最真实的“人性”——劳作休息、生死轮回与平常趣味。

  2001年以后的几年时间里,作者沈继光与高萍跋涉北京、河南、山西、四川、浙江等地的古村落,甚至位于慈溪天元镇的一处旧物集散地,用镜头记录下这些地方残存的“老物件”——农具、家具、冥器、房屋,也有这些村庄的一隅或一片。

  在社会急剧变化的今天,其中的不少农具对今天的农村青年来说,恐怕也会显得陌生。他们却在中国的广袤农村陪伴了它们的主人几十年甚至几代人。它们代表着一种过去了的生活方式以及曾经缓慢、重复的生活。它们同样反映了在相对贫穷的年代,平民阶层的朴素审美,他们对材料的选用与缝补。

  书中极少见簇新的物件。“西南城角一纬路福德里四号天津生记制镜厂出品”的铁架方镜[1]和一架绍兴竹制婴儿床[2]大概是少有的例外。所以较新,详细的地址可以推断镜子的生产年份不至于太早,而婴儿床大概是长久妥善放在卧室的安全处又是弱小婴儿食用而不至于损

...
显示全文

  这是一本极有意义的“图”书。它的存在本身诠释了最真实的“人性”——劳作休息、生死轮回与平常趣味。

  2001年以后的几年时间里,作者沈继光与高萍跋涉北京、河南、山西、四川、浙江等地的古村落,甚至位于慈溪天元镇的一处旧物集散地,用镜头记录下这些地方残存的“老物件”——农具、家具、冥器、房屋,也有这些村庄的一隅或一片。

  在社会急剧变化的今天,其中的不少农具对今天的农村青年来说,恐怕也会显得陌生。他们却在中国的广袤农村陪伴了它们的主人几十年甚至几代人。它们代表着一种过去了的生活方式以及曾经缓慢、重复的生活。它们同样反映了在相对贫穷的年代,平民阶层的朴素审美,他们对材料的选用与缝补。

  书中极少见簇新的物件。“西南城角一纬路福德里四号天津生记制镜厂出品”的铁架方镜[1]和一架绍兴竹制婴儿床[2]大概是少有的例外。所以较新,详细的地址可以推断镜子的生产年份不至于太早,而婴儿床大概是长久妥善放在卧室的安全处又是弱小婴儿食用而不至于损坏。四百余张选编成书的照片里,大多数物件都有明显的岁月痕迹。一副燕郊爨底下村拍摄的褡裢,耷拉在桌角,经年破败不堪,又大大地写着工整的“乙亥年置”。[3]褡裢承物且贴身,跟随着主人或走南闯北或出入市集。它见证了一个人的忙忙碌碌、偶尔闲暇、好不容易买来自以为珍宝的物件或者辛苦保藏预备拿去典卖的物事。然后太破败了,终于被弃置在房屋的一角,却幸而经年未遭丢弃,没有腐朽,得以此时此刻留痕相片又翻印字纸。

褡裢

  这本书自然不完美。中国之大,显然还有很多地方可以去,显然还有很多物件、风景可以收录。数百幅相片,全部来自几个省市屈指可数的村镇,似乎实在难以撑起“复活平民历史”的大题目。时代变了,老物件多作尘埃散却,不好发掘。作者以一己之力远近跋涉,探访古村,留下了这些图片与文字。无论作者终于走到哪里,但愿这样的记录能够成为引玉之砖,提醒人们保存记忆、为历史留痕。不要沉沦在亮眼的光影与酷炫的科技之中,忘记了我们从何而来,如何而来;忘记了在艰困的年代里,先人如何敬惜物质。

  这本书太煽情。作者以激动的心情去描绘镜头前的物品。比如,作者二人在书尾的问答中[4],再次提到一个在燕赵古村落拍摄的水桶[5],上面有人发编织的背带。作者臆想着,大概是哪一位女性刻意留下的青丝,多少年如一日,让亲人背负、摩挲,留一份念想。然而,平凡、普通的生活当中,大概其实并没有这么多刻意为之的浓烈感情,尤其在相对艰困的农耕时代。所以青丝做桶绳,大概物尽其用的想法还是会多一些。为这些物件留痕,让今天和后来的人们可以多少体会曾经的生活方式,尤其是今天他们虽然无用却仍然如从前那样栖息在农家屋前院后的样子,已经弥足珍贵。然而,如果不是因为这种激动与超常的感性,谁又能够数年如一日,投入金钱与时间,做做着“又有什么用”的事?

水桶,石臼

  感谢记录者!


[1] 沈继光,高萍.物语三千:复活平民的历史.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164.

[2] 同上.393.

[3] 同上.182.

[4] 同上.530.

[5] 同上.128.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物语三千:复活平民的历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物语三千:复活平民的历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