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阁寺 金阁寺 8.6分

《金阁寺》的感想

端午正阳LDY
2018-03-01 23:00:57

燃起的火焰有吞噬一切的力量与气魄。精神与肉体都会在火焰中得到解脱,这火焰便是古城京都鹿苑寺中的焚烧金阁之火。


天生结巴的沟口从小在父亲的影响下耳闻了美丽的金阁。因口吃而生出的自卑心使得沟口对金阁的美充满了向往。不久,父亲去世了,沟口便按照之前的安排来到鹿苑寺,成为了一名学生僧。他每天无缘由地欣赏着完美的、美丽的金阁,金阁只静静不动地伫立在那,战火的焚烧也离它很遥远,可是沟口却总能对着金阁也静静不动地伫立,看着它脑中满是思绪的激流。沟口对金阁时刻满溢着幻想,它仿佛是一面镜子,总会让沟口发现一些东西,只有当身边的人打破这镜子时,沟口才又回到现实境界之中。口吃虽无法改变了,但沟口心中满怀着对美的向往与希望。在这,他遇到了“是我的正片”的单纯、爽朗的鹤川。沟口许多黑暗的想法都在鹤川这里得到了净化。后来,沟口与鹤川被送到大谷大学读书,在这里,沟口结识了天生X型腿的柏木。两人具有的残疾之身使沟口对柏木更为亲近,“入学之初,我就注意柏木并不是没有缘由的。他的残废使我放心了。他的X型的腿从一开始就意味着对我所处的条件的共鸣”。但柏木是与鹤川截

...
显示全文

燃起的火焰有吞噬一切的力量与气魄。精神与肉体都会在火焰中得到解脱,这火焰便是古城京都鹿苑寺中的焚烧金阁之火。


天生结巴的沟口从小在父亲的影响下耳闻了美丽的金阁。因口吃而生出的自卑心使得沟口对金阁的美充满了向往。不久,父亲去世了,沟口便按照之前的安排来到鹿苑寺,成为了一名学生僧。他每天无缘由地欣赏着完美的、美丽的金阁,金阁只静静不动地伫立在那,战火的焚烧也离它很遥远,可是沟口却总能对着金阁也静静不动地伫立,看着它脑中满是思绪的激流。沟口对金阁时刻满溢着幻想,它仿佛是一面镜子,总会让沟口发现一些东西,只有当身边的人打破这镜子时,沟口才又回到现实境界之中。口吃虽无法改变了,但沟口心中满怀着对美的向往与希望。在这,他遇到了“是我的正片”的单纯、爽朗的鹤川。沟口许多黑暗的想法都在鹤川这里得到了净化。后来,沟口与鹤川被送到大谷大学读书,在这里,沟口结识了天生X型腿的柏木。两人具有的残疾之身使沟口对柏木更为亲近,“入学之初,我就注意柏木并不是没有缘由的。他的残废使我放心了。他的X型的腿从一开始就意味着对我所处的条件的共鸣”。但柏木是与鹤川截然相反的人,柏木因自身的缺陷已经渐渐放弃了对长久的美的追求,他戏弄着沟口,戏弄着女人,罪恶与黑暗的举动不断上演,本就深陷自卑的沟口在柏木这看到了不同的对美的理解。“柏木却第一次教给我一条从内面走向人生的黑暗的近道”。沟口对金阁的美产生了怀疑,而这时那发出单纯美好之光的鹤川却意外的去世了,“如今失去了他,我更加懂得,我同白昼的光明世界联系的一缕细丝,由于他的死而完全断掉了。我为失去的白昼,为失去的光明,为失去的夏天而哭泣了!”光明的易逝无疑加速了沟口内心的转变。此后,恶的意志与心中美的意志的象征的金阁发生着激烈冲突,“可是风,我的凶恶的意志,一定会夺走金阁傲慢的存在的意义。”撞见过母亲与亲戚的私情而生父却视而不见;经历过在寺中踩踏娼妓而获得快感并且得到香烟奖励;目睹过老师僧在大街上寻花问柳;得知了鹤川是因为众人反对使爱情求而不得而自杀的,这一切在柏木这催化剂的作用下,沟口的内心已到了崩塌的边缘,金阁寺的美的存在还有意义了吗?“金阁总是出现在女人和我之间、人生与我之间。”沟口向柏木借了3000元钱,选择离寺出走以逃避现实,但被抓了回去,并受到老师僧和母亲的斥责。沟口觉得“让母亲变得丑陋的……原来就是希望。”对希望已经丧失希望的沟口最终决意烧毁金阁,烧毁自己的精神,烧毁自己的肉体。沟口得到了令他困惑久矣的公案“南泉斩猫”的答案,他从赵州变成了南泉,他奉行了《临济录》示众章中的名句:“逢佛杀佛,逢祖杀祖,逢罗汉杀罗汉,逢父母杀父母,逢家眷杀家眷,始得解脱。”他寻访风尘女子,脱掉了处子之身,金阁不再横在他和女人之间,他和人生之间了,他知道,这样,他就一定能烧掉金阁了。虽然在实施计划时有过动摇,金阁的美的光彩再次射入沟口的心间,但这火,这被沟口的意志控制的火最后还是点燃了金阁。烈焰浓烟中沟口奋力敲打金阁顶端究竟顶的门,准备与金阁一同往生,但始终无济于事,门纹丝不动。“一瞬间,确实意识到我被拒绝的时候,我便毫不犹豫,急忙转身跑下楼去。”沟口夺路而跑,来到左大文字山的山顶,此时,沟口的精神与肉体都已在火焰中得到解脱,他“心想:我要活下去!”


《金阁寺》是我读的三岛先生的第一部作品,觉得很有味道。书中讲述了主人公沟口烧毁金阁寺的前因。沟口和柏木虽然都身有一些残缺,这部作品与《声之形》一样并没有让读者产生诸如要多关爱残疾人的想法。作者只是借助这样一个对象反映整体的现象。我们每个人的身心都多少有着自己不满意的地方。在书中结巴的缺陷与金阁的美成了沟口心中的矛盾之源,朋友柏木和鹤川就是这个矛盾在具体的人身上的体现。结巴不会凭空消失,金阁的美的幻想始终隔在沟口的心里,沟口想要活下去就必定要毁灭其一,那么,能毁灭的只有金阁了。


附上一些《金阁寺》中的句子:

如果人只过度思虑美的问题,就会在这个世界上不知不觉间与最黑暗的思想碰撞。人大概生来就是这样。
倘使未来只留下纯洁和无垢的话,那么谁又有必要预见自己的纯洁和无垢呢?
残废者和美貌的女人都是疲于被人观看,烦于被人观看的存在。
人们也许会认为不借助镜子就看不见自己,残疾人总是被迫在鼻尖上挂着一面镜子。
因为美可以委身于任何人,但又不属于任何人。
你不觉得你所喜欢的美的东西,是在认识的保护下贪睡的东西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金阁寺的更多书评

推荐金阁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