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孤独与宇宙相似,那孤独比死亡更甚

深橘
2018-03-01 21:27:05

而我,我可以肯定的是 他在自己的权利下孤独至极,却始终参不透命运的绳索伸展向何方。他在多米诺骨牌的迷局里懂得自己无法去爱,在情欲的喘息中明白爱情的不可知性,在人们的欢呼中明白他的荣光不可复制,却在命运的安排下败下阵来。 没有任何的委曲求全,只有那消极的抵抗与时间的永恒告诉他纵使他可以改变日月的运行轨迹。 可是将军殿下,您永远也参不透自己。 他在蚀骨的黑暗中被疾病折磨,承受着不能去爱的命运,过着充满怀疑与猜忌的岁月。 那个老人,徘徊在藏在墙壁里那白色纸条组成的迷宫中,淹没在那欢愉声享受着无爱之爱的虚假迷幻。他锁上三层大门,把右手枕在身下至此度过漫漫黑夜。 我看到那个老人在沸反盈天的欢呼声中闭上双眼,苍白的手掌印在玻璃上却看不到掌心的花纹,看不到命运的方向,然后他在自己无尽的权利以及比权利更无尽的时光中死去。 我的阅历太少,无法理解这之中的感觉,只觉得他如此孤独。孤独到死亡的手也抓不住他的发丝,孤独到那金质马刺的光芒也抵不过他月球表面的水渍。于是他在海洋的对面走上二十三个来回,然后背对着世界站立,便是一个永恒的纪元。 孤独似乎是马尔克斯的永恒话题,可这本书里的孤独声势浩大想要把人吞没。

...
显示全文

而我,我可以肯定的是 他在自己的权利下孤独至极,却始终参不透命运的绳索伸展向何方。他在多米诺骨牌的迷局里懂得自己无法去爱,在情欲的喘息中明白爱情的不可知性,在人们的欢呼中明白他的荣光不可复制,却在命运的安排下败下阵来。 没有任何的委曲求全,只有那消极的抵抗与时间的永恒告诉他纵使他可以改变日月的运行轨迹。 可是将军殿下,您永远也参不透自己。 他在蚀骨的黑暗中被疾病折磨,承受着不能去爱的命运,过着充满怀疑与猜忌的岁月。 那个老人,徘徊在藏在墙壁里那白色纸条组成的迷宫中,淹没在那欢愉声享受着无爱之爱的虚假迷幻。他锁上三层大门,把右手枕在身下至此度过漫漫黑夜。 我看到那个老人在沸反盈天的欢呼声中闭上双眼,苍白的手掌印在玻璃上却看不到掌心的花纹,看不到命运的方向,然后他在自己无尽的权利以及比权利更无尽的时光中死去。 我的阅历太少,无法理解这之中的感觉,只觉得他如此孤独。孤独到死亡的手也抓不住他的发丝,孤独到那金质马刺的光芒也抵不过他月球表面的水渍。于是他在海洋的对面走上二十三个来回,然后背对着世界站立,便是一个永恒的纪元。 孤独似乎是马尔克斯的永恒话题,可这本书里的孤独声势浩大想要把人吞没。 那排山倒海的孤独喷涌而出,那孤独是黑夜颠倒了白天白天又成为孤独的祭品,那是孤独的尽头,那孤独比死亡更甚,那孤独与宇宙相似,那孤独蚀人心骨那孤独如同世界终结那孤独不如消逝。 或许《百年孤独》里的孤独还有那么一丝美感,《族长的秋天》里的孤独只有绝望。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族长的秋天的更多书评

推荐族长的秋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