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 兄弟 8.5分

我们不能只留下李光头,而失去宋钢

薄荷时光
2018-03-01 看过

从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到二十一世纪初,中国在这四五十年间经历了太多的震动、苦难、彷徨和改变,余华将这半辈子人生写成了一部十八万字的小说,嬉笑怒骂、举重若轻。读时逢感动难过处,哽咽不能语,似有穿云箭直射而来;逢欢喜玩笑处,先是忍俊不禁,后感慨作者怎能写出如此不合常理却又恰合情理之中的荒诞。

小说把地点框在江南小镇——刘镇,像是整个中国的缩影,六十年代初物质与精神的贫乏、文革的愚昧盲目和疯狂、改革开放下的经济解放和“下海”热、经济体制重组后的下岗潮,这些时代中巨变每一个都在影响着刘镇和镇上的居民,像一个个烙印烙在每个人的身上和灵魂中。

而把这些巨变具现出来的则是刘镇上的人世沧桑,一个个令人或心碎或嗤笑的“事件”,把这些事件完美演绎出来的是余华笔下的人物或者说形象符号。 一个是象征着现实的李光头,一个是象征着理想浪漫的宋钢,因为重组家庭成为亲密无间的非血缘关系的兄弟,却又因爱上同一个女人林红而分道扬镳。李光头在岁月和时代的变迁中是顽强的,在嘲笑和苦难中无赖式活着,他是现实主义的代表,生存和激情更多地是他的信念。宋钢则是从文艺青年过渡开来,甘于平淡、简单的幸福、浪漫式的爱情和温馨的生活,却无法在时代潮流中独立生存,林红由最初的忠贞变成“荡妇”,直至最后的红灯区老板娘。浪漫最终败给了现实,在中国这片热土之上。 余华戏谑描写着赵诗人刘作家,对知识分子似是抱着嘲讽的态度,但好像亦有不同,令人感到尊敬的宋凡平也可算得上是个知识分子。再则就是余关童张四大“商人”,余华通过他们写了很多反讽故事和人生中不同人的不同际遇。 小说情节实是有趣,故事高潮不断,不论是作者写起来还是读者读起来都可说行云流水,酣畅淋漓。余华坦言说,一本小说的前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还在作者的掌控和构思之中,其余剩下的部分则是作者被书中人物牵引着写下去。在阅读过程中,我确实能够深切地体会到这种感受,李光头这个人物是活着的,是充满着魅力的。 小说结尾处戛然而止,至少在我看来是留下了思考的,在新时期下中国人该怎样走出精神的困顿,与物质的快速膨胀并驾齐驱,这是我们需要解决的。

毕竟兄弟二人,我们不能只留下李光头,而没有宋钢。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兄弟的更多书评

推荐兄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