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疫 鼠疫 9.0分

生活是一场无人幸免的鼠疫

尸马迁
2018-03-01 看过

“可鼠疫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是就是生活,如此而已。”

第二本加缪,难免要和第一本《异乡人》做一个对比。既有共通之处,又是截然不同的的两本书吧。同样的是故事节奏。一片波澜不惊安详宁静的大海,海面之下隐隐藏着令人紧张忧心的暗涌,倏忽的平地起惊雷,在压抑的背景下、挣扎和矛盾的人物里将主题熊熊燃烧殆尽。同样的充满了城市生活的的气息。同样的出现了法庭审判和对其反叛这样一对矛盾。同样的主人公在结尾仰望着一片星空。

不同的是这本书比《异乡人》想说更多的东西,结构更加复杂。需要到更偏后的地方才能看懂。《异乡人》其实概括一下仅仅是一个个体的人和其余整个荒谬世界之间的矛盾,哲学思辨的意味更强,而《鼠疫》多了很多现实意味的东西。一开始总以为这是一场通过囚禁、流放、人与人之间割裂来述说人与世界之间关系的故事,后来大概也是加缪担心我们着这种水平不够的人看不懂,假借一个老头的嘴说了一句出现的不合时宜的甚至是很突兀的旁白“可鼠疫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是就是生活,如此而已。”,这才揭示了核心的主题。生活就是一场残酷的鼠疫,我们之中无一能够幸免,即使没有感染,也深受其残酷压抑。有人葬身其中,有人束手待毙,真正的勇者选择奋起反抗。里厄医生、塔鲁等人都是这个观念的化身。作为的这本书的叙述视角,里厄医生的观念可以说是加缪本身的化身吧,他在书里同时对朗贝尔追求个人幸福、追求爱情独善其身的想法,和里厄医生投身于和鼠疫对抗而失去了妻子两种做法表示了认同。大概也不算矛盾吧,都是面对宏伟的逆境的时候选择与之对抗。

我觉得塔鲁的那一段大段的自述和全书的割裂度挺高的,全部删去大致上不会影响其余部分的表达。塔鲁的自述里包含了两次反叛或者说对抗吧,第一次是对以检察官父亲为意象“判人死刑”的强权的反叛,第二次是对走上了与强权对抗而同样沦为“杀人犯、行刑者”的自己的反叛。这一段现实的政治意味还是挺强的,这两个反叛对象分别代表了当时流行的两个政治思潮。然后在本书的故事线里塔鲁完成了第三次反抗,即对化身为鼠疫的残酷生活本身的对抗。在使命将近完成的时候他的生命也随之落下了帷幕。

如果说《异乡人》是一个“众人皆醉我独醒,举世皆浊我独清”的孤胆英雄和这个荒谬怪诞的世界宣布决裂然后粉身碎骨的故事,那么相对来说《鼠疫》虽描述的阿赫兰就要现实的多,但是也压抑残酷的多的,这种残酷赤裸裸的体现在裂开的淋巴结里、墓地里一具具青灰冰冷的尸体里和整座城市任瘟神宰割里。所以我个人觉得相对于《异乡人》来说,《鼠疫》更侧重于表达对抗这种精神,表达一种直面残酷现实生活并与之对抗的勇气。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鼠疫的更多书评

推荐鼠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