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ko
2018-03-01 18:35:55

“对种族美的维护不是为了回应在各类群体中颇为常见的对文化或种族缺点充满自嘲和幽默意味的批判,而是为了防止那种由外部注视引发的永恒不变的自卑感发生有害的内化。”Morrison在后记中这样写道。

对自我的厌恶,正是书中所有黑人家庭给人最深的感受,再加上从小孩子视角描绘出的对一切恶意的懵懂的接受,更让人透不过气来。因为旁人的目光而觉得自己是丑陋的,毫不质疑地接受了这件外衣,甚至当作是从自己的皮肤上长出来的。

责备受害者,在这片土地上,公正的信念就是这样得以维持的。

每当悲剧在佩科拉身上重现的时候,那种被迫的无助感在全身蔓延。作为直接加害者的父亲乔利,怎么怪罪他?叙事结构中层层剥开的罪恶的回忆中,他同样遭受了厌弃和嘲弄,渴望也厌恶美好。他唯一可以做到的便是得到,而后摧毁。“在他厌恶的事物当中,她是为数不多他触手可及且可以伤害的一个。”

告诉佩科拉如何得到蓝色的眼睛的谎言的恋童癖老人,是间接加害者的极端表现。利用她绝望的梦想实现自己偏狭的“愤世嫉俗”,卑劣至极。

“当土地决意展开杀戮时,我们默许了。”在这个互相加害又谁都不好受的地方,如何自救。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最蓝的眼睛的更多书评

推荐最蓝的眼睛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