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宫夜幕下的走索艺人

Ay
2018-03-01 18:02:55

他的帝王生涯,有悲有喜,从帝王沦落到走索艺人,从走索艺人又走到僧人,看破红尘。待到云淡风轻,天朗月明,白天他走索,夜晚他读书,享得一派安宁。

端白,一位自我人格缺失的少年天子,他的帝王生涯即是傀儡人生。骨子里的杀戮人格是他唯一自我认同的方式——他是王,他想杀谁就杀谁。 驰骋疆场的功臣战士被他用箭射死,原因是战士私自奔赴战场;冷宫的嫔妃们都被他腕去了舌头,只因她们的哭声扰的他无法安眠....从端白登基的那一刻,灵验了他的残暴冷酷,也灵验了这个朝代的末日。

当然,在这暴虐的人格之下,端白还只是个孩子,他也有他的脆弱与善良。

在皇宫中,他在等待救赎。僧人觉空是拯救端白灵魂的渡者,是他人生中第一个重要的人。整本书最让我动容的一节,就是觉空与端白临别时,觉空用黑色袈裟一角擦去端白的泪水后递给他一本《论语》,“你最终没有读完,这是我离宫前唯一的遗憾”。随着觉空远去而模糊的身影,端白悲恸的哭声回荡在整个宫殿久久不散去。在结尾处,已被贬为庶民的端白选择在觉空待过的苦竹寺修行,这亦是一种轮回。

在皇宫外,他在寻找救赎。外兵进攻,皇宫被占领,端白好像一早就料到了国破城陷的结局,他被流放为

...
显示全文

他的帝王生涯,有悲有喜,从帝王沦落到走索艺人,从走索艺人又走到僧人,看破红尘。待到云淡风轻,天朗月明,白天他走索,夜晚他读书,享得一派安宁。

端白,一位自我人格缺失的少年天子,他的帝王生涯即是傀儡人生。骨子里的杀戮人格是他唯一自我认同的方式——他是王,他想杀谁就杀谁。 驰骋疆场的功臣战士被他用箭射死,原因是战士私自奔赴战场;冷宫的嫔妃们都被他腕去了舌头,只因她们的哭声扰的他无法安眠....从端白登基的那一刻,灵验了他的残暴冷酷,也灵验了这个朝代的末日。

当然,在这暴虐的人格之下,端白还只是个孩子,他也有他的脆弱与善良。

在皇宫中,他在等待救赎。僧人觉空是拯救端白灵魂的渡者,是他人生中第一个重要的人。整本书最让我动容的一节,就是觉空与端白临别时,觉空用黑色袈裟一角擦去端白的泪水后递给他一本《论语》,“你最终没有读完,这是我离宫前唯一的遗憾”。随着觉空远去而模糊的身影,端白悲恸的哭声回荡在整个宫殿久久不散去。在结尾处,已被贬为庶民的端白选择在觉空待过的苦竹寺修行,这亦是一种轮回。

在皇宫外,他在寻找救赎。外兵进攻,皇宫被占领,端白好像一早就料到了国破城陷的结局,他被流放为庶民,这一切对端白而言,与其说是灾难,不如称作一种解脱。他想起了曾经在品城的那一夜,想起了拥有凌厉与自由之美的走索艺人。他决定真正为自己做回主,想和鸟群一样展翅凌空。于是,他抛弃了一直以来在他身边的忠仆燕郎,只身一人走山访水寻找走索班,即使贬为庶民,他也要站在人们之上。

燕郎和惠妃,两个人都在端白的生命里留下深刻的痕迹。对惠妃是昙花一现的爱意缠绵,对燕郎则是深沉而又暧昧的陪伴。端白于他们的生命接轨,起于皇宫里朝夕相处的每一个夜晚,结束于社会的残酷动荡。人物刻画的成功,让我深深沉溺在书页的字里行间之中。

《我的帝王生涯》是一篇不长不短的故事,苏童并没有大篇幅描写“我”作为一名帝王如何注重谋略掠夺江山,而是以苍凉吊诡的笔触着力于描绘繁华盛宫之下的残酷命运与政治隐喻。端白的身边只剩下走索的棕绳索与《论语》,恰恰总结了他的一生。最爱这本书的结局,在这里我加以引用作为我的阅读感受——有时我觉得这本书包容了世间万物,有时却觉得一无所获。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的帝王生涯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的帝王生涯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