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人风骨 士人风骨 8.7分

士人风骨今何在?

苏铁
2018-03-01 17:36:38

这次回国整理书柜,翻出一些早年收入,却因为种种原因没有看完或者没有仔细看的书,立了个旧书新读的计划,《士人风骨》是其中一本。作者资中筠1930年生于上海,早年从事外交工作,70年代末开始转入学术研究,进入社科院美国研究所任所长,专业为国际政治与美国研究,旁涉中西方历史文化,80年代开始写一些杂文随笔,退休之后仍笔耕不辍,陆续出版了几本随笔集。 《士人风骨》是资中筠自选集中的第三本,收录了她从98年到10年间写的部分文章。题为“士人风骨”,不难料想这些文章的主题大多离不开知识分子的处境和忧虑。不过在这本书中,资中筠为这个主题赋予了两重意义,一是纵观中国的历史和文化,讨论知识分子这一身份所代表的意义和责任,二是从自身出发,从一个当代知识分子的视角,表达对时事境况的思考和忧虑。换句话说,这本书即是一本关于“士人风骨”的书,又是作者自身作为“士人”风骨的体现,这两者不可割裂开来谈。 在自序中,作者谈到这些年来她写作的心路历程,忧虑一直是一抹挥之不去的底色:“80年代初的心情充满了对未来的热情和期待,自己似乎大梦初醒,从精神桎梏和迷失中走出来。尽管仍然感觉到旧的顽固势力和种种太熟悉的思维习惯的羁绊,总的心

...
显示全文

这次回国整理书柜,翻出一些早年收入,却因为种种原因没有看完或者没有仔细看的书,立了个旧书新读的计划,《士人风骨》是其中一本。作者资中筠1930年生于上海,早年从事外交工作,70年代末开始转入学术研究,进入社科院美国研究所任所长,专业为国际政治与美国研究,旁涉中西方历史文化,80年代开始写一些杂文随笔,退休之后仍笔耕不辍,陆续出版了几本随笔集。 《士人风骨》是资中筠自选集中的第三本,收录了她从98年到10年间写的部分文章。题为“士人风骨”,不难料想这些文章的主题大多离不开知识分子的处境和忧虑。不过在这本书中,资中筠为这个主题赋予了两重意义,一是纵观中国的历史和文化,讨论知识分子这一身份所代表的意义和责任,二是从自身出发,从一个当代知识分子的视角,表达对时事境况的思考和忧虑。换句话说,这本书即是一本关于“士人风骨”的书,又是作者自身作为“士人”风骨的体现,这两者不可割裂开来谈。 在自序中,作者谈到这些年来她写作的心路历程,忧虑一直是一抹挥之不去的底色:“80年代初的心情充满了对未来的热情和期待,自己似乎大梦初醒,从精神桎梏和迷失中走出来。尽管仍然感觉到旧的顽固势力和种种太熟悉的思维习惯的羁绊,总的心态是乐观而有信心的。回顾自己几十年来的文字,一些闲情记趣、述往怀人的文章,多写于前期,以后似乎不大顾得上这种雅兴了。这本非我所愿。前一本集子名《读书人的出世与入世》,原意是想退休后享受'出世'的情趣的。不知怎地,忧患意识日甚一日……越到后来,所表达的心情越沉重。” 不论古今中外,“忧患意识”向来是知识分子最突出的特质之一,究其本质,它是一种批判意识,一种对所有人们已经习以为常或者正在习以为常的事物是否真的具有正当性的怀疑。在乱世中,这种意识总是更受人尊敬一些,毕竟人人都看得出忧患的必要性,然而到了“盛世”,就免不了给人留下故意“唱反调”、“泼冷水”的印象。正因为如此,读这本书我格外感动,资中筠是个敢畅快直言的人,她关心的话题不是没有其他作者写过,这些作者大都比她年轻,言辞之间却很注意拿捏分寸,点到即止,留有余地,与之相比,她倒显得锋芒更露。 书中有四个核心话题作者最为关心,一申再申,几乎到了反复之嫌的地步:知识分子的颂圣文化,十年浩劫导致的文化断层,时下国人日渐高涨的民族主义(或者“国族主义”,我以为这个词极妙)情结,以及“五四精神”与民主宪政的推进所遇到的种种阻碍。从文章时序上来看,批判的语气一次比一次更沉重,更急迫,更激烈,让人不得不感慨时代不总是朝着更进步的方向发展的(这本书于11年出版,然而很多内容如今发到微博上恐怕要被定点爆破)。 早期的文章提到的很多问题到了今日不仅没有改善,反而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如《中国知识分子对道统的承载与失落》和《“平戎策”与“种树书”——中国读书人的入世与出世》两篇文章中都提到,中国虽然实行了几千年的集权制度,但不管皇帝如何贵为天子,在治国方针和原则上依然要受到圣贤教导的约束,而圣贤之言由翰林院的儒士们阐释,不能凭帝王一人说了算,再怎么样也没有搞出过“李世民学说”“朱元璋思想”这种玩意,政“教”合一中华民族在上个世纪才算第一次经历到,在那之后,好像就没有真正走出来过。 针对颂圣文化与极端国家主义情结这两个密不可分的话题,资中筠的观点也一针见血,如今的颂圣已经不再是颂个人,而是颂盛世,因为在全球化背景下中国因为经济增长迅速而国际地位空前提高,而感到一种虚骄的优越感,以为取得这样的成绩表明中国不论在体制上还是文化上都胜人一筹,于是维护现有的体制,否定必要的改革,无视进步的可能性,群体性压倒了独立的人格,盲目的激情占据了理性反思的空间。实际上这种优越感不仅无益于民族精神的发展和弘扬,而且孕育着巨大的危险。 作者表达观点一向直白:近年来“国学热”对传统文化不假思索的颂扬和继承,实际上鼓吹恢复的大部分是糟粕。《君王杀人知多少》、《兵马俑前的沉思》几篇谈的正是“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我们在为许多中华文明的辉煌时刻和伟大成就自豪的时候其实大多把自己带入了“一将功成万骨枯”中的“将”而不是那“骨”。现代较之古代一大不可否认的进步便是对“人本”的重视,而以人为本尊重的不应该仅仅是人的生命和生活权利,还应该有人的自由和尊严。 横贯所有这些主题的是作者反复强调的“五四精神”,书中好几篇文章都围绕五四精神展开,一是驳斥近年来愈发流行的称五四运动是造成中国近代文化断层的元凶的说法,一是强调五四精神能给我们当下的处境带来的启发,比如关于体制改革是否与我国“国情”不恰,是否除了效仿西方我们还另有出路可循,五四的先驱们早已经论辩过。不过在这一部分上我感觉个人观点性太强了,没有详实的论证基础,毕竟是随笔,不过读完我对五四运动很感兴趣了,接下去可能回去找些相关著述读一读。 总体而言,我很庆幸自己有机会重读、读完这本书。学识尚浅,不敢以知识分子自居,但在世为人,还是有些责任感的,因为众所周知的种种原因,最近心态越来越低迷,徒感个人的无力,读这本书感到振奋了一些。最后引书中一段,与君共勉: “有鉴于此,当前我国继续开启民智,掀起一次再启蒙,打破新老专制制度造成的精神枷锁,否则民族精神有日益萎缩之虞。在这方面,号称是'知识分子'者责无旁贷。有人认为'启蒙'是某些人自以为高明,高高在上教育别人。其实如康德所言'启蒙就是……有勇气运用自己的理智',就是用理性之光照亮蒙昧的心智。在长期思想禁锢的制度下,每个人都需要而且可以自我启蒙,也可以相互启蒙。当然不能讳言'闻道有先后',先觉者有义务与他人分享自己之所悟。首先,知识分子需要自己解放自己,争取人格独立,减少依附性,坚决抵制颂圣文化,摆脱祈盼或仰望'明君'的情结,努力面向公众,理直气壮地弘扬普世价值:人权、法治、自由、平等、宪政、民主,这可以说是今天的'道统',是自救与救国的需要,无关'西化'或外部压力。不断撑开文化专制的缝隙,见缝插针地做一些扎实的启蒙工作,继承百年来先贤未竟之业,建设以民主和科学为取向的'新文化',假以时日,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民族振兴或许有望。”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士人风骨的更多书评

推荐士人风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