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促成局中局,作者真是“不择手段”

抹茶
2018-03-01 看过

过年闷头从1看到了3。

这系列书给我的整体感觉是,作者为了情节的反转不惜牺牲人物的塑造,尤其第二部体现的最为明显。一般看小说,都是立人物为先,人物的个性推着情节发展,但这个系列的创作意图可能如书名所示“局中局”,情节为主,人物是为情节服务的。

比如第一部中药不然和许愿斗口的时候,为了促成反转,作者安排一个老头没来由地在潘家园撞出了一个多米诺,把许愿的佛头给摔了个缝,由此为反转强做铺垫。

这是一个小例子,是在用人物做加法来铺垫转折,看起来虽然有点别扭但不生气。

但在书中其他一些关键时刻,为了促成重要的情节转折,作者牺牲了、砍斫了很多人物的个性,他们纷纷做出了非常反常的举动,而这些人物个性可是作者亲手塑造的啊。

只能说情节才是作者的亲儿子,人物都是要的。

这一点在第二部清明上河图大结局那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

以下有剧透。

快结局时,许愿千辛万苦终于从墓地里拿到了清明上河图的残片,随后就准备前往香港。

这些举动全程都被百瑞莲掌控,而并没有被在第一部中神通广大的刘局方震暗中保护。

许愿一落地香港,百瑞莲的人先礼后兵,摆开阵势接人不成,直接把他绑到了九龙城寨。

许愿带着这么重要的底牌到香港坐的竟然不是专机,落地之后方震竟然没有去接,连百瑞莲的人都知道他的行踪。许愿和刘局方面竟然丝毫不通气,对许愿的底牌如此不上心,刘局和五脉忙活了那么久拖延时间,连政府都出面搞两地交流了,竟然在这么关键的交接时刻缺席,这既不符合之前塑造的刘局的行事作风,也不符合之前的情节铺垫。

许愿被绑了几天之后,方震的人翻遍了香港,竟然想不到九龙城寨这个地方也很诡异。


许愿最后艰难逃出,终于见到刘局,刘局问的是底牌在身上吗,在距离开始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时,刘局直接放弃和许愿商讨底牌,表示相信许愿,留许愿自己去对比残片和两幅清明上河图。

这还是刘局吗?在这种举世瞩目、赌上国家荣誉和五脉存亡和时刻,在主角还消失了几天的情况下,刘局竟然一点都不忐忑,一点都不重视。就这么相信许愿吗,就这么有胜算吗,那之前还摆出一副只能靠许愿的样子是干什么,许愿忙活了一本书的成果,他们都不关心到底是啥,有没有把握能击倒百瑞莲?太不正常了。

更不正常的是,许家在五脉中主攻金石,刘家主攻字画,在这种时刻,让一个半吊子去做判断,而真正的行家里手却不闻不问,表示充分相信这个半吊子。为了最后的反转,人物、逻辑、情节全不要了。


对许愿被百瑞莲绑架的行为,刘局的态度是没想到对方这么卑鄙

我感觉这是在侮辱刘局,一个久经官场掌控大局的人,一个明白对手觊觎的是整个内地市场的人,在这种关键时刻,他对对手的判断竟然是正人君子;断人财路,还不提防别人狗急跳墙、杀人灭口,这是刘局会做出的事儿吗?


许愿在一个人对比过残片之后,心情无比轻松,感觉终于看到了光明。

第二部有一条许愿个性挣扎成长的线,从开始的心浮气躁,屡屡吃亏,到中间拓碑校对,终于静心忍性,花了不少功夫去完成这个转变,原以为许愿会更慎重,但没想到为了最后的反转,许愿的个性一秒回到解放前,对书画一知半解的他又无端升起了自信。前面的苦是白吃了,前面的个性成长也是白写了。


最后众目睽睽之下许愿忽然发现了残片竟然和百瑞莲版本一致,天人交战的他决定坚持“去伪存真”讲出他发现的事实,哪怕做了五脉的叛徒。最后当然发现这是一出局中局,残片早被百瑞莲绑架他的时候换过了。事实一亮,皆大欢喜。

百瑞莲做局做习惯了,弯弯绕绕地在这里冒险,干嘛不直接杀了许愿,毁了残片算了,看来也是戏精附体。这么大的集团势力,不喜欢简直直接,喜欢玩宫心计,也是搞不懂了。

最后许愿坚定“要做傻事”,坚持去伪存真,好像是给许愿的个性发展画了一个圆满的圆,回答了最初刘一鸣的问题。

但这种强扭来的回答机会,不甜,看着也不爽。

还好第三部的许一城写的还不错,我先接着看吧。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古董局中局的更多书评

推荐古董局中局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