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小說裡的“秦道”

厓山之後無中國
2018-03-01 16:42:50

對於歷史小說我向來涉獵較少,究其原因還是在於歷史與小說之間的界限太難區分了。換句話說,無戲說不小說。這是縱然大家也無法完全克服的障礙。比如司馬遼太郎的《坂上之雲》,十分精彩卻也經不起細枝末節的考證。

我很早就買了全套的《大秦帝國》,卻讀得很慢,原因大概也在於此。所以,讀歷史小說,“去肉留骨”是我的標準方法。所謂肉,就是曆史事實;所謂骨,就是經世之道,就是方法論。肉固然好吃,但難保不是添加各種佐料後的“假味”;骨當然難啃,卻也有滋有味。

《金戈鐵馬》給我印象最深的不是秦武王的暴戾和冒進,不是齊湣王失國失身家後的挫骨揚灰,也不是對宣太后的過度粉飾,而是趙武靈王趙雍的悲涼結局,是對白起“擅殺”和趙括“誇誇其談”形象的再解讀。三人在小說裡的結局只能用一個“敗”字形容,也同樣敗在一個“信”字上。趙雍敗在過於迷信自己過去的武功,白起敗在誤信軍政可以分家而想以忠義取信於君,趙括敗在對兵法的迷信和對自身的能力的過於自信。軍政大局,時機稍縱即逝,切忌刻舟求劍。人生也是如此。

六國並歸於秦,所謂“天命最高”不過是皇皇之妄言,愚民之詐術耳。秦道有三:一則財貨子

...
显示全文

對於歷史小說我向來涉獵較少,究其原因還是在於歷史與小說之間的界限太難區分了。換句話說,無戲說不小說。這是縱然大家也無法完全克服的障礙。比如司馬遼太郎的《坂上之雲》,十分精彩卻也經不起細枝末節的考證。

我很早就買了全套的《大秦帝國》,卻讀得很慢,原因大概也在於此。所以,讀歷史小說,“去肉留骨”是我的標準方法。所謂肉,就是曆史事實;所謂骨,就是經世之道,就是方法論。肉固然好吃,但難保不是添加各種佐料後的“假味”;骨當然難啃,卻也有滋有味。

《金戈鐵馬》給我印象最深的不是秦武王的暴戾和冒進,不是齊湣王失國失身家後的挫骨揚灰,也不是對宣太后的過度粉飾,而是趙武靈王趙雍的悲涼結局,是對白起“擅殺”和趙括“誇誇其談”形象的再解讀。三人在小說裡的結局只能用一個“敗”字形容,也同樣敗在一個“信”字上。趙雍敗在過於迷信自己過去的武功,白起敗在誤信軍政可以分家而想以忠義取信於君,趙括敗在對兵法的迷信和對自身的能力的過於自信。軍政大局,時機稍縱即逝,切忌刻舟求劍。人生也是如此。

六國並歸於秦,所謂“天命最高”不過是皇皇之妄言,愚民之詐術耳。秦道有三:一則財貨子女皆為浮物,唯土地是實利。浮物可再生,土地不可再生。二則政治玩的是利益交換,打造的是利益共同體,道義是利益副產品。三則止損永遠要優先於爭利,這是政治家的最高格局和境界。

戰國七雄紛爭,打來打去大都在浮物與道義之間打轉。所謂“春秋無義戰”本身就是一句糊塗話。中國歷史上的朝貢主義,也不過是名分上的虛情假意,卻讓中原王朝孜孜不倦地追求了兩千年。從這個角度看,秦道是華夏主義的奇葩,是另類的“大國主義”。老秦人出身苦寒,道義觀念本就薄弱,務實是最大的成功之道。可惜秦道在中國歷史中如曇花一現,王道與霸道相互糾纏太甚,誤了卿卿性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秦帝国·第三部 金戈铁马(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大秦帝国·第三部 金戈铁马(上、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