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基督教哲学概念辨析的笔记

ECLIPSE
2018-03-01 16:27:20

第一,我们是否能够形成"天主教哲学"这个概念。第二,中世哲学,即使它有最优秀的代表人物,是否确当地表达出历史实情。此所论的中世哲学,是穿透希腊传统,加以运用,并从其中掘发出真正特属天主教的世界(Weltanschauung) 。 前驱者及创造 检查中世纪思想的初生状态,从犹太和基督教传统接合到希腊文化传统的接枝点 反对“基督教哲学”的原因 理性之秩序就是哲学的秩序,所以哲学在本质上亦独立于除它以外的一切,尤其是独立于所谓启示这个非理性的玩意。 现在进行理性工作的我们,其中早已介入基督教信仰,每个人或多或少听过启示。 把启示当作吾人的向导,而且努力去了解其内容一寸主种对于启示内容的了解便是哲学本身。信仰寻求理解 (Fides quaerens intellectum) 这是一切中世思想的基本原则。 神学是奠基在神的启示之上,从这里获取原则,建立起一种从信仰出发的独立科学,只有为了引申信仰的内容或保护信仰免于错误,才会转向理性。 无疑地,哲学是附属于神学之下,但是,就其为哲学而言,哲学除了自己固有的方法以外,并无其他凭借,哲学既然奠基于人类理性,其全部的真实性都有赖于原理的自明和演绎的精确,以获致与信仰之间的自然和谐,而无须歧

...
显示全文

第一,我们是否能够形成"天主教哲学"这个概念。第二,中世哲学,即使它有最优秀的代表人物,是否确当地表达出历史实情。此所论的中世哲学,是穿透希腊传统,加以运用,并从其中掘发出真正特属天主教的世界(Weltanschauung) 。 前驱者及创造 检查中世纪思想的初生状态,从犹太和基督教传统接合到希腊文化传统的接枝点 反对“基督教哲学”的原因 理性之秩序就是哲学的秩序,所以哲学在本质上亦独立于除它以外的一切,尤其是独立于所谓启示这个非理性的玩意。 现在进行理性工作的我们,其中早已介入基督教信仰,每个人或多或少听过启示。 把启示当作吾人的向导,而且努力去了解其内容一寸主种对于启示内容的了解便是哲学本身。信仰寻求理解 (Fides quaerens intellectum) 这是一切中世思想的基本原则。 神学是奠基在神的启示之上,从这里获取原则,建立起一种从信仰出发的独立科学,只有为了引申信仰的内容或保护信仰免于错误,才会转向理性。 无疑地,哲学是附属于神学之下,但是,就其为哲学而言,哲学除了自己固有的方法以外,并无其他凭借,哲学既然奠基于人类理性,其全部的真实性都有赖于原理的自明和演绎的精确,以获致与信仰之间的自然和谐,而无须歧离自己固有的途径。哲学如果这样做,也是为了真理,而真理不会彼此矛盾。 伟大的宗教真理就其为启示而言都不是理性的,但它们既然已经被启示了,就可能成为合理性的。" 也许不是全部成为合理,至少有一些可以成为合理。 天主教哲学概念的澄清 因为哲学之整个内容,都已隐含在他的信仰之中,这种说法是不够的。故此,证明是需要的。 虽然证明"信仰无须哲学无疑会成为→种压抑哲学的方式,但这种证明却会在另一种意义下,成为进行哲学思索之最佳途径。 一个人仅凭理性的力量寻找真理,却失望了:信仰把真理送给他,他接受了 ,而他发觉他所接受的真理,竟然也满足他的理性。还同时以非哲学的方式获得哲学的真理。 启示将秩序带给杂乱的理性。 人所秉具对于真与善的认识,和福音所增加的启示认识之间有什么关系?外教人能因其本性启示而获得救恩。(圣儒斯定牛逼) 天主教义就承担了全部先前人类历史的责任,却也因此而获益。 虽然一切邪恶的过犯,都是违反道,但是反过来说,一切的善行皆是由于道的帮助。既然道即耶稣,所以按照定义,一切真理就是属于基督的。 启示之所以能取代哲学,正因为启示实现了哲学(伦理学的角度) 天主教义的伟大优点在于它不是真理的抽象知识,而是救恩的有效途径。哲学不仅是一种科学还是生活 天主教义用超性延长了本性,并且有恩宠可为依凭,作为理解真理、实现善行不尽不竭 的力量的泉源:一方面是理论,另一方面兼为实践,或者,更精确地说:天主教义是一种带有实践方法的理论。(天主教的恩宠观念) 真理是哲学家提出的片段,将片段组成可以形成全体真理。完整的真理,没有人能在各种哲学系统中分辨真与伪,若无天主借启示给予,也就是说,除非先借信仰接受了,没有人能预先认识完整真理。 建立在信德上的一种折中主义。 一方面有纯粹的哲学家,只依赖自己的理性,不依外力之助,发现真理一切的辛劳只能把握到一丁点真理的片断,而全体真理依旧潜藏在一堆矛盾错误之下,哲学家无力排乱解纷。 另一方面,则有天主教哲学家,信仰提供他一个准绳、判断的规范、分辨与选择的原则,使他能排除错误,拯救理性真理。唯有造物者能知之(Soluspotest scire qui fecit),这是拉克当秋之言,天主造一切,是以能知一切。 理性的犹疑和在信仰指导下的理性的确信 为理性若是完全合理,则理性将以合理的方式来满足自己,因而人只有一条坦途,即检查信仰之合理性。 信仰就其为信仰而言,是自足的,但信仰也愿意明白自己的内容。 信仰并不依赖理性的证据,但在另一方面,信仰却产生理性证据。 寻求信仰,以便理解 信仰的真理,努力自行转换为理解的真理,这才真正是基督徒智慧的生命。 从这种努力所产生的理性真理体系,就是天主教哲学。 所以天主教哲学的内容,就是透过理性自启示那里所获得的帮助,所发现的理性真理之体系。 误区解释 唯有启示与理性之内在关系,才足以赋予天主教哲学以意义。信仰是知识的一种替代,但若用信仰代替知识是可能的,那也常是为了智性的一种积极利益。因为神学虽然是一种知识,但其目的并不在于转换其原理所在的信仰成为理解,这样做就等于毁灭了神学的适当对象。另一方面,天主教哲学也同神学一样,不会尝试把信仰转换为知识。天主教哲学家所自问者,是在他透过信仰相信为真理的命题中,是否有一些也可以由理性来认识为真理?如果一个人的这种新的哲学洞见是出自天主教的信仰,那他便成为天主教哲学家。"自然与理性皆向超性开放"一个向超性开放的哲学当然可以与天主教义相配合,但并不必然是一个天主教哲学。 假如这哲学堪当天主教哲学之名,则"超性"必须下降,成为建构哲学的建构性因素,但并非哲学组织上之建构因素(超性是啥玩意儿)

(上承三)我所谓的天主教哲学,是一方面保持理性与启示在形式上之差异,但另一方面,亦视基督徒的启示是"理性无可或缺的助力"的任何一种哲学。对于任何照这样理解的人,天主教哲学并不相应于任何单纯本质,可予以抽象定义,而是更相应于一种具体的历史真相,要求我们加以描述。它只是哲学类里面的一种哲学,其范围内所包括的哲学系统,都是因为有一天主教之存在,而且备受此一宗教之影响,才得以存在的哲学。 启示对于哲学的影响,乃在于简化哲学的建构工程。 信仰的坚定促进理性思考的坚定启示是理性不可或缺的精神支柱 当我们跟随信仰之路之时,并不会失去理性所清楚要求,多少年来辛勤反省所得的各种必要的辨明。就哲学本身绝对言之,一个真正的哲学的真理只出于哲学的合理性,而且只出于合理性,不涉及其他。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中世纪哲学精神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世纪哲学精神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