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鹅鹅 鹅鹅鹅 7.2分

我有十二棵可以吃的树

斑斓的花
2018-03-01 16:19:14

坦白讲,二冬《鹅鹅鹅》中有很多观点我是不认同的,但这并不妨碍我读完这本书,毕竟某种程度上而言,我们都是偏执的。记得看他第一本书《借山而居》时,我同时也在看高晓松的《晓松奇谈》,每期开场白那几段话,特别是最后一句“读万卷书,才看得清浩月繁星”,总让我觉得很亢奋,充满敬意。那时候我看二冬写自己看书很少,也并不特别强调阅读的意义,我就觉得啊,这样也不错呀,或许看多了并不真的就看清了皓月繁星。有碰撞,有火花,有自己的独立思考,才更精彩。

当然,我也会猜想一个人究竟可以坚持多久隐居在终南山上生活呢?谈起隐居生活,我首先想到的会是松浦弥太郎极为推崇的日本诗人高村光太郎先生(1883-1956),回忆起他素雅质朴的文字,我就会想我们这代人真的有能享受那种“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六平米小屋中间,点起地炉的火,看着窗外积雪三尺的景色,便不由得想起了日莲上人被流放到佐渡岛,在塚原的一间庵室里被雪掩埋的故事”生活的吗?

二冬一个人住在终南山上,人少但还是很热闹的,除了有一堆“宠物”还有邻居、访客来玩,有事就下山。他养了很多“宠物”:两母一公三只鹅,其中一只叫幼婷;叫晴晴的猫;叫土豆、叫蓝蓝(在

...
显示全文

坦白讲,二冬《鹅鹅鹅》中有很多观点我是不认同的,但这并不妨碍我读完这本书,毕竟某种程度上而言,我们都是偏执的。记得看他第一本书《借山而居》时,我同时也在看高晓松的《晓松奇谈》,每期开场白那几段话,特别是最后一句“读万卷书,才看得清浩月繁星”,总让我觉得很亢奋,充满敬意。那时候我看二冬写自己看书很少,也并不特别强调阅读的意义,我就觉得啊,这样也不错呀,或许看多了并不真的就看清了皓月繁星。有碰撞,有火花,有自己的独立思考,才更精彩。

当然,我也会猜想一个人究竟可以坚持多久隐居在终南山上生活呢?谈起隐居生活,我首先想到的会是松浦弥太郎极为推崇的日本诗人高村光太郎先生(1883-1956),回忆起他素雅质朴的文字,我就会想我们这代人真的有能享受那种“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六平米小屋中间,点起地炉的火,看着窗外积雪三尺的景色,便不由得想起了日莲上人被流放到佐渡岛,在塚原的一间庵室里被雪掩埋的故事”生活的吗?

二冬一个人住在终南山上,人少但还是很热闹的,除了有一堆“宠物”还有邻居、访客来玩,有事就下山。他养了很多“宠物”:两母一公三只鹅,其中一只叫幼婷;叫晴晴的猫;叫土豆、叫蓝蓝(在四个月大时生病死了)、叫郑佳(因贪念女色,又名郑伯光)、叫马犬(不到1个月就被人偷走了)、叫小宝、叫小七的狗;一群经常挑衅他的老鼠。

二冬虽然嘴上不饶人,不停吐槽“宠物”们,但其实通过文字,我们可以看出他对它们的爱。比如对鹅,他说“听说鹅的寿命有三十到五十年,个别条件好的,还能活过百岁,感觉是不会给我‘如果再养一只’的机会了。”特别是看到他写槐花,说“它可以开上千年,我却只能看几十次”,还让人觉得有点小伤感呢。

原本以为这样的“隐居”生活很潇洒,谁知他平日事情还真多啊,喂鸡喂鸭,养猫养狗,种花种地又栽树,还要修摩托车,我以为是主业的画画写诗写文章这些倒成了“忙里偷闲”呢。只是偶尔看见二冬在书里认真讲起道理来,就觉得有点怪怪的,还是更喜欢他写自己的生活。

放下书,我想啊,二冬这不就是一位年轻气盛的少年嘛,他可是有十二棵可以吃的树的人啊,哈哈哈。是的,“只有山野味的花,才配终南山的篱笆墙”,这里是属于他的江湖,也是属于他的世外桃源。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鹅鹅鹅的更多书评

推荐鹅鹅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