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是精致的凶器,是加害者的帮凶

绿毛水怪
2018-03-01 15:33:53

房思琪聪明、美丽、有才华,十三岁的她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鲜花,却在十三岁后爬满了蛀虫,化成了烂疮。她没办法再去学会爱,没办法和男生传递纸条,没办法和男生逛操场,没办法踮起脚与男生接吻的时候让小腿绷成紧张的直线。

她失去了探索懵懂爱情的权利,李国华带着自己丑陋的阳具戳破了少女的童年,然后鲜血和脓疮一起流出来。

李国华第一次侵犯她时,房思琪有一种功课没做好的愧疚感。我读到这里很心疼,那是少女式的天真,与之对比的是面目丑陋的阳具。

早熟自尊心强的房思琪无法直面这种痛苦,而把痛苦合理化的做法就是爱上李国华,爱上一个侵犯者。

每次被侵犯时,房思琪便躲进文学的世界里,脑海里浮现出一串串譬喻和句子,她让自己的灵魂暂时离开。房思琪躲进自己的世界里,企图用文字合理化一切,而文字却辜负了她。

全书最重要的四个人物都深深热爱着文学,房思琪、李国华、刘怡婷、伊纹姐姐。

伊纹姐姐算是这本书里的灵魂导师,正是她把怡婷和房思琪引上文学的道路。但讽刺的是,这位守护人却深受家庭暴力的迫害。

“怡婷顿悟,整栋大楼故事里,她们第一印象大错特错:衰老、脆弱的原来是伊纹姐姐,而始终坚强、勇敢

...
显示全文

房思琪聪明、美丽、有才华,十三岁的她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鲜花,却在十三岁后爬满了蛀虫,化成了烂疮。她没办法再去学会爱,没办法和男生传递纸条,没办法和男生逛操场,没办法踮起脚与男生接吻的时候让小腿绷成紧张的直线。

她失去了探索懵懂爱情的权利,李国华带着自己丑陋的阳具戳破了少女的童年,然后鲜血和脓疮一起流出来。

李国华第一次侵犯她时,房思琪有一种功课没做好的愧疚感。我读到这里很心疼,那是少女式的天真,与之对比的是面目丑陋的阳具。

早熟自尊心强的房思琪无法直面这种痛苦,而把痛苦合理化的做法就是爱上李国华,爱上一个侵犯者。

每次被侵犯时,房思琪便躲进文学的世界里,脑海里浮现出一串串譬喻和句子,她让自己的灵魂暂时离开。房思琪躲进自己的世界里,企图用文字合理化一切,而文字却辜负了她。

全书最重要的四个人物都深深热爱着文学,房思琪、李国华、刘怡婷、伊纹姐姐。

伊纹姐姐算是这本书里的灵魂导师,正是她把怡婷和房思琪引上文学的道路。但讽刺的是,这位守护人却深受家庭暴力的迫害。

“怡婷顿悟,整栋大楼故事里,她们第一印象大错特错:衰老、脆弱的原来是伊纹姐姐,而始终坚强、勇敢的其实是老师。从词典、书本认识一个词,竟往往会认识反面。她恍然觉得不是学文学的人,而是文学辜负了他们。”

房思琪的美丽和才华成为悲剧的根源,李国华深知这一点,因此他宁愿故意让自己的女儿变笨也不愿让她读太多书。

李国华总爱讲一句话,温良谦恭让。

温良谦恭让,温暖的是体液,良莠的是体力,恭喜的是初血,俭省的是保险套,让步的是人生。

李国华不愿意面对强暴这种赤裸裸的字眼,他想方设法用文字来掩盖罪行。

他总问房思琪为什么不问他爱不爱房思琪。

他总说自己在爱情里怀才不遇。

他手持文字,化作一把精致的凶器,凌迟着仰慕他才华的少女。

让那些女孩儿从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变成了月球的阴暗面,变成了烂疮。

就算是房思琪最后疯了,在人们侃侃而谈时也将这怪罪于读太多文学书。

文学从来不是中立的,他是有罪的。

林清玄说过:中国有个伟大的文学传统,就是所有文学作品都是安慰现实中遭遇痛苦的人。林清玄错了,大错特错。

林奕含在采访时说:“在读这本书时,你能感受到痛苦,那是真实的。你能感受到美,那也是真实的。

美和痛苦杂糅在一起,比普通的痛苦更让人难过。

林奕含没有改变世界的雄心壮志,她写出来这个故事,是因为它存在。

最后贴一段书中的话:

“为什么这个世界是这个样子?为什么所谓教养就是受苦的人该闭嘴?为什么打人的人上电视上广告广告牌?姐姐,我好失望,但我不是对你失望,这个世界,或者是生活,命运,或叫它神,或无论叫它什么,它好差劲,我现在读小说,如果读到赏善罚恶的好结果,我就会哭,我宁愿大家承认人间有一些痛苦是不能和解的,我最讨厌人说经历过痛苦才成为更好的人,我好希望大家承认有些痛苦是毁灭的,我讨厌大团圆的抒情传统,讨厌王子跟公主在一起,正面思考是多么媚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