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有一颗奇怪的大脑,我也会变得奇怪吗

Zoe An
2018-03-01 11:59:28

有些东西是我们无法决定的,例如我们的基因、器官。大脑是最人体精密的器官,它掌管着思维、记忆、情感、情绪、行为等众多至关重要的功能,大脑中各块区域,能对不同的功能。如果我们天生有着奇怪的大脑,那么我们也会变得很奇怪吗?在《天生变态狂——TED心理学家的脑犯罪之旅》中,作者詹姆斯·法隆告诉我们,虽然我们无法决定我们的基因与大脑,虽然我们容易被这些左右思考方式与行为,但是我们的人生却不会简单的被这样决定与掌控。

作者詹姆斯·法隆教授在众多领域有着惊人的成就,例如对于干细胞的研究、对于中枢神经系统回路研究、对于犯罪与恐怖心理的分析;他活跃于犯罪心理领域,甚至还在美剧《犯罪心理》里本色出演了一个携带变态基因的心理学教授。

《天生变态狂》是一本自传体形式的科普类文章,作者詹姆斯·法隆在书中展现了他与众不懂的经历。在对心理变态大脑的研究过程中,詹姆斯·法隆教授发现,心理变态们的大脑有着共同的特点,他们的大脑中负责同理心与道德观的区域的活动相比正常人要弱的多,这就意味着他们无法正常与他人共情也无法有正确的道德观。心理变态是否如我们想象中那般面目狰狞?

...
显示全文

有些东西是我们无法决定的,例如我们的基因、器官。大脑是最人体精密的器官,它掌管着思维、记忆、情感、情绪、行为等众多至关重要的功能,大脑中各块区域,能对不同的功能。如果我们天生有着奇怪的大脑,那么我们也会变得很奇怪吗?在《天生变态狂——TED心理学家的脑犯罪之旅》中,作者詹姆斯·法隆告诉我们,虽然我们无法决定我们的基因与大脑,虽然我们容易被这些左右思考方式与行为,但是我们的人生却不会简单的被这样决定与掌控。

作者詹姆斯·法隆教授在众多领域有着惊人的成就,例如对于干细胞的研究、对于中枢神经系统回路研究、对于犯罪与恐怖心理的分析;他活跃于犯罪心理领域,甚至还在美剧《犯罪心理》里本色出演了一个携带变态基因的心理学教授。

《天生变态狂》是一本自传体形式的科普类文章,作者詹姆斯·法隆在书中展现了他与众不懂的经历。在对心理变态大脑的研究过程中,詹姆斯·法隆教授发现,心理变态们的大脑有着共同的特点,他们的大脑中负责同理心与道德观的区域的活动相比正常人要弱的多,这就意味着他们无法正常与他人共情也无法有正确的道德观。心理变态是否如我们想象中那般面目狰狞?

能否简单的通过行为去定义一个人?

人是如此的复杂,相同的行为可能表达不同的含义,而内在品性相似的人,外在行为又可能不相同。例如我们看不同版本的杨贵妃,每一演员所饰演的杨贵妃是都不一样的,同样的笑、同样的哭,同一件事情中同一个情绪,千人千面。而书中举例精神变态们有个性冲动,举止粗鲁暴力的,也有如同汉尼拔一般有着完美的伪装彬彬有礼、举止优雅的,连专业的心理学家都无法对心理变态统一判断标准,脑电图也无法断定一个人的善恶,而有些人仅仅凭借外在的样貌穿着、和所见的行为特征,去断定一个人。就如我们所有人熟知的希特勒,我们都知道他有着良好的个人习惯,他不吸烟不喝酒、食素、热爱艺术,但是他却在二战时期干出那么多残忍与罪恶的事。由此可见对于一个人的定义,无法简单的通过这些表面的行为来进行判断。

在我们认识一个人时,往往会通过行为之举和外貌产生第一印象,第一印象的好坏决定着我们是否会愿意继续与这个人继续交往下去。然而存在一些刻板印象,让我们对他人存在着第一眼判断错误。例如我们瞧见圆脸笑眼弯弯的人,我们会倾向于他是一个好人。在一些影视作品或者文学作品中给我们带来的模式化人物脸谱,好人是什么样的,坏人是什么样的,都有着各自固定的形象。冯小刚曾经批评过一些演员的表演方式,他们的表演太过模式化,惊讶了就一拍大腿、懊悔了就一拍额头、恐惧就瞪大眼睛、悲伤就瘪嘴开始掉眼泪,人是复杂了,情绪与行为也有着不同的表达,没有一个人能够用简单的几个词来定义。如加缪作品《局外人》中的男主,因为没有与众人一起在母亲的葬礼上痛哭,便被认为是冷酷无情之人,以至于最后理所当然的怀疑他是杀人犯。悲伤并非只有一种表达,一定按照设定标准来的,是机器。

如果我们有一颗心理变态的大脑,我们就一定会成为一个心理变态吗?

作者詹姆斯·法隆在研究中发现,自己的大脑竟然与心理变态一样,共情与道德观区域活动很微弱,他因此终于找到了成长时他的恐惧症与躁狂症的缘由,同时也对自己在别人眼里有时候任性的行为找到了原因。他虽然不以伤害他人为乐,但是却不会对伤害他人有任何的心理负担,他从不愧疚,同时他只做自己愿意的事情。但最终,不折不扣的基因决定论者发生了改变,虽然他有着心理变态的大脑,当最终他没有成为一个心理变态。他是一个成功的心理学家,没有任何的犯罪历史,大概以后也不会,他甚至开始尝试不愿意去做的事情——健身,只因为家人希望。

我们知道一个人的成长环境对人有多么的重要,友爱的家人与温暖的家庭是健康成长的重要因素。犯罪心理学曾对那些犯罪进行分析,基因中有“战士基因”造成好斗与冲动,缺乏同理心也有脑部的缘由,但是最终他们认为,童年遭受过暴力、虐待等才是最终造成他们成为犯罪的重要原因。如艾德·盖恩,他杀死至少两个人,实际数字无法统计,他手段残忍憎恨女性。童年时他被占有欲强、憎恨女性的母亲所控制,杀人剥皮之后,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是错的。而詹姆斯·法隆在书中感谢他的父母在发现他身上的缺陷与问题时对他的包容与爱,这大概也是他最终成为心理学家而非心理变态的缘由。

每个人生而不同,没有什么人应该被几个简单的标签定义。如果你有一颗与众不同的大脑,那么也只是多了与别人不同的可能。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天生变态狂的更多书评

推荐天生变态狂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