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本非罪过?

钟维辉
2018-03-01 10:43:56
一霎欢欣,一霎温馨,明日淯水头,遗韵埋香魂。——《淯水吟》

“风流本非罪过”?只是“三人心不同”。


爱斯梅拉达,刚开始我把她带入的是易中天先生《青春志》中的“山鬼”,后来随着“世俗化”的进入将其带入《游戏王》中的那位古埃及少女——著作中也是这么写的。在爱斯梅拉达上边,我们看到了活泼与少女独有的情思——对弗比斯的痴情的爱。青春时期的爱似乎就是这般,可喜的终成了眷属,悲剧的或许以活在自身一厢情愿的梦中继续美满着。高中所学《氓》中“桑之未落,其叶沃若。于嗟鸠兮,无食桑葚!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道理总是这么威严不可破,可情感却也一发不可收。到最后,爱斯梅拉达所爱的似乎还是弗比斯。


弗比斯,怕就是一个渣男哦!傍着相貌堂堂和甜言蜜语就在那个时期获得了无数青睐,在今看来就有如某些舆论所言“人生赢家”,但这最终怕是损人利己的吧,自身有了家室,也让为之辜负的人付出了年岁身家的代价。“风流本非罪过”,是这样吗?

...
显示全文
一霎欢欣,一霎温馨,明日淯水头,遗韵埋香魂。——《淯水吟》

“风流本非罪过”?只是“三人心不同”。


爱斯梅拉达,刚开始我把她带入的是易中天先生《青春志》中的“山鬼”,后来随着“世俗化”的进入将其带入《游戏王》中的那位古埃及少女——著作中也是这么写的。在爱斯梅拉达上边,我们看到了活泼与少女独有的情思——对弗比斯的痴情的爱。青春时期的爱似乎就是这般,可喜的终成了眷属,悲剧的或许以活在自身一厢情愿的梦中继续美满着。高中所学《氓》中“桑之未落,其叶沃若。于嗟鸠兮,无食桑葚!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道理总是这么威严不可破,可情感却也一发不可收。到最后,爱斯梅拉达所爱的似乎还是弗比斯。


弗比斯,怕就是一个渣男哦!傍着相貌堂堂和甜言蜜语就在那个时期获得了无数青睐,在今看来就有如某些舆论所言“人生赢家”,但这最终怕是损人利己的吧,自身有了家室,也让为之辜负的人付出了年岁身家的代价。“风流本非罪过”,是这样吗?


卡西莫多,本书的主人公,在书中似乎显得有些“可怜”。因相貌丑陋而被作弄,在极为需要帮助的时候受到了爱斯梅拉达青春的馈赠,过后反过来拯救爱斯梅拉达的行为种种已然表面他已爱上爱斯梅拉达,为之砸石像,因自惭形秽而只是在一旁默默给予帮助而不去面见,为成全爱斯梅拉达去找弗比斯……但到后边,忠心耿耿的卡西莫多发觉自己的副主教对爱斯梅拉达有着变异的欲想时,便陷入了有如哈姆雷特“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a question”般的困难选择,最终,做出了我等凡人暗叹的选择,直至死亡,爱情已算作信仰。 世人有依“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变出“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试问照此卡西莫多可恨在哪?相貌丑陋(当然,在当今时代也许有人会说丑陋也是一种罪恶,那他那个时代呢)?滥自产生出爱情?出身时的相貌非自身所能决定(可能也会有有神论者不这么认为),爱惜之情也乃人性所然,还有什么疑问呢?


克洛德•弗洛多副主教,在书中看来与其说“爱情”,更像是“肉欲”,倒在想这是否是由于自身“副主教”身份被世人强加以“禁欲”之后基于对爱情的渴望而产生的一种“变异”?如此一来他也可算作一个“可怜人”了,那他若真心想追求人世间“凡夫俗子”的爱情的话可否辞去副主教身份,改换门庭返归俗世呢?如果不可的话又是为何不可呢?


此外,还有令我另外赞叹的哲学家以及可让大家体会的“乌合之众”,还有文末出场的人物(心想估计是和文章开头有相呼应的)以及其所反映的法兰西当时的家国政治体制,都可想想。最后,如凑字数般,打下在高中历史书上看到的雨果《巴黎圣母院》句子:

丑在美的旁边,畸形靠近优美,
丑怪藏在崇高背后,
美与恶并存,
光明与黑暗相共。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巴黎圣母院的更多书评

推荐巴黎圣母院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