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送 目送 8.5分

父母去只剩归途

方方
2018-03-01 看过

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书看了大半已经想要放弃了,翻开最后一部分温馨的琐事反而让人内心温柔起来,如此好评的一本书看起来竟不觉得多好,甚至对于台湾的无意抬高让人无所适从。从评论区看到的这句“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可以说是相当贴切了。

目送

有些路啊,只能一个人走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书中第一篇《目送》

作为全书最出名的话,这句话在各类场合反复出现。以前以为这句话是写母亲看儿子的眼光,送儿子在机场口不再回头的落寞感。在本书中这句话出现了两次有两层含义“母子”和“父女”,甚至这本书的语境更多的是第二种,写她作为女儿看着渐渐老去的父母,那种无能为力的心情。这也是这本书冠以“跨三代共读的人生之书”,其实更多的是50岁的作者凝望渐老的父母和脱缰的儿子们的心路历程。

缴械

全书最打动我的也是最后一部分记录她父亲去世前的一些家常小事,就像一篇篇日记叠成了一个渐渐老去甚至失能的老人的形象。他开车总出事,就被女儿没收了车钥匙;他不爱说话,就让孙子们去比赛和他说话;他想让女儿送他参加同学会,只好一遍又一遍的央求;他想去散步,却需要女儿想尽办法搀扶他学习走路;直到最后的凝视和落葬。短短四十页文字却仿佛让读者看到了千百个的老人的最后时光,那些关于远方和回家的比较又涌入脑海。

他坐在那片黄昏的阴影里,一言不发,先递过来汽车钥匙,然后把行车执照放在茶几上,你的面前。

“要出门就叫出租车,好吗?”你说,“再怎么坐车,也坐不到八万块的。”

他没说话。

你把钥匙和行车执照放在一个大信封里,用舌头舔一下,封死。“好吗?”你大声地再问,一定要从他嘴里听到他的承诺。

他轻轻地说:“好。”缩进沙发里,不再做声。

你走出门的时候,长长舒了口气,对自己有一种满意,好像刚刚让一个晓勇善战又无恶不作的游击队头子和平缴了械。

你不知道的是,一辈子节俭、舍不得叫计程车的他,从此不再出门。

“礼拜天可不可以跟我去开同学会?”他突然在后面大声对你说,隔着正在徐徐关上的铁门。铁门“哐当”一声关上,你想他可能没听见你“没时间的回答。 ——《缴械》

非洲与狼

可能是因为我最近比较喜欢批判思维的一些东西,这两个小小的故事也印象深刻:

于是我想起另一个故事,地点是非洲。一个为红十字会工作的欧洲人到了非洲某国,每天起床还是维持他的运动习惯:慢跑,一面跑,一面发现个当地人跑过来,跟着他跑,十分关切地间他出了什么事?

欧洲人边喘息边说:“没出事”。

非洲人万分惊讶地说:“没出事?没出事为什么要跑?这个欧洲人当场傻了。他要怎么解释?因为他总是坐在开着冷气或暖气的办公室里头一个开着的电脑前面,他的皮肤很少被阳光照到,他的手很嫩,肩膀很僵硬、腰很酸,因为没有身体的劳动,因此他必须依靠“跑步”来强制他的肌肉运动?他是不是要进一步解释,欧洲人和非洲人,因为都市化的程度不同,所以生活形态不同,所以“跑步”这个东西,呃……不是因为“出了事”。 ——《慢看》

另一个说明固有印象的例子是大灰狼和鸽子。童话故事给予大灰狼了邪恶和狡猾的象征意味,致使大灰狼将要灭绝。与之相反的是鸽子,由于其在《圣经》中的和平象征意味致使威尼斯鸽子繁衍成害,而当局者又不敢用“灭鼠”的方式甚至语言讨论如何处理鸽子。

狼来了,麋鹿少了,而且把吃不完的廉鹿肉留给大灰熊,于是大灰熊的孩子们多了起来。狼来了,土狼少了,小鼠小兔多了,于是狐狸和秃鹰们就成了旺族。狼来了,唉,真好。 ——《狼来了》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目送的更多书评

推荐目送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