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群体性孤独》有感

Anitaaa
2018-02-28 23:26:38

《群体性孤独》的内容主要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讲述机器人时代里孤独中的新型亲密关系,第二部分则探讨网络化生存里亲密关系中的新型孤独。 在第一部分中,特克尔将目光首先聚焦在了上世纪末风靡的电子宠物——“拓麻歌子”和“菲比”身上。这些会动会叫的电子宠物改变了孩子们对生命的理解,孩子们在养育电子宠物的过程中,产生了电子幻想,付出过爱,也感受到过爱的回报,获得了一种家长式的沉浸。 养育“拓麻歌子”和“菲比”的记忆于我们可能有些模糊和遥远。其实,当我们观察周遭的生活,不难发现,征服朋友圈的一款养成游戏“旅行青蛙”,和书中所述的实体电子宠物有着相似之处。我们也一样要像父亲母亲一样为自己的青蛙准备便当,一样会收到它的一些反馈,比如明信片和小礼物。只不过,比起养育“拓麻歌子”和“菲比”,养育青蛙的过程在操作和互动上更弱也更轻,复杂程度有所降低,用现在的流行话语来讲,就是更加“佛系”。 无论是上世纪末流行和电子宠物还是如今风靡的旅行青蛙,这些事物都多多少少地触及到了我们的情感地带。电子宠物逝去时我们会感到悲伤,青蛙外出时我们会感受到盼望和期待。我们本以为只有人才能涉及情感地带,实际上,机器人对此也很在

...
显示全文

《群体性孤独》的内容主要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讲述机器人时代里孤独中的新型亲密关系,第二部分则探讨网络化生存里亲密关系中的新型孤独。 在第一部分中,特克尔将目光首先聚焦在了上世纪末风靡的电子宠物——“拓麻歌子”和“菲比”身上。这些会动会叫的电子宠物改变了孩子们对生命的理解,孩子们在养育电子宠物的过程中,产生了电子幻想,付出过爱,也感受到过爱的回报,获得了一种家长式的沉浸。 养育“拓麻歌子”和“菲比”的记忆于我们可能有些模糊和遥远。其实,当我们观察周遭的生活,不难发现,征服朋友圈的一款养成游戏“旅行青蛙”,和书中所述的实体电子宠物有着相似之处。我们也一样要像父亲母亲一样为自己的青蛙准备便当,一样会收到它的一些反馈,比如明信片和小礼物。只不过,比起养育“拓麻歌子”和“菲比”,养育青蛙的过程在操作和互动上更弱也更轻,复杂程度有所降低,用现在的流行话语来讲,就是更加“佛系”。 无论是上世纪末流行和电子宠物还是如今风靡的旅行青蛙,这些事物都多多少少地触及到了我们的情感地带。电子宠物逝去时我们会感到悲伤,青蛙外出时我们会感受到盼望和期待。我们本以为只有人才能涉及情感地带,实际上,机器人对此也很在行。我们对这些虚拟生物分泌出的浓烈情感,一定程度上也折射出我们的新型孤独。孩子们沉浸在与电子宠物蛋的互动中而不去加入其他的孩童,成年人更愿意与虚拟的青蛙相处而不愿意与现实中的人打交道。无论是儿童还是成年人,其实我们都有很多溢出的情感,或是出于现代社会更客气、更有分寸感也更冷淡的氛围的影响,或是出于对自己所付出情感的患得患失,缺乏安全感却又渴望亲密关系的我们,更加依赖技术而非彼此。我们对科技的期待越来越多,却对彼此的期待越来越少。 如果说这些虚拟的宠物触发的是我们需要被关怀和关怀的较浅层情感,那么社交机器人则更加深入到我们的内心。在书中,“凯斯麦特”是能够通过社交互动进行学习的机器人,它拥有一套“情感系统”。人们不但可以向机器人释放内心的苦闷,还渴望与机器人发展一段真实的情感。在生活中,爱情友情等感情的纠结本是浪漫反应中最神圣的核心部分,是只有人类才被允许进入的情感领地。但当它们浓缩成信息,机器人甚至有可能成为这方面的专家和知己。 事实上,当下火爆的虚拟恋爱游戏《恋与制作人》中四位风格各异的男性“纸片人”正是类似的社交机器人。无数女性为之沉迷氪金,争先恐后地宣示主权。用社会学家齐格蒙特·鲍曼的话说,这种“’虚拟关系’更容易进入和退出。它们看着时髦又干净,用着也便利,不像真东西那样,沉重、缓慢又乱糟糟。”这场声势浩大的虚拟恋爱狂欢也绽放着盛大的群体性孤独。人类总是“趋利避害”的生物,我们更愿意在虚拟世界中毫无负担地和“理想型”谈情说爱,不愿意在茫茫人海里磕磕碰碰地寻觅真爱,或是为现有的伴侣绞尽脑汁地煮菜。 虽然和机器人成为朋友或是伴侣轻松又自在,但我们很容易因此失去“异己性”——一种换位思考的能力。没有了“异己性”,人就缺少了同理心。同时,将机器人视为我们的朋友或伴侣,也会降低我们对他人复杂性的接受程度。在婴幼儿时期,我们会以简单的二分法看待世界,世界有好的部分,也有坏的部分。但随着我们的长大,我们会逐渐意识到,世界并非非黑即白,它还存在着灰色地带。为了维持更现实的关系,我们必须学会接受自己和别人的复杂性。而和机器人在情感上的交互像是一种倒退——我们完全不需要思考太多,就能收获一份和谐友好的关系。想拥有机器人的朋友和伴侣,在孤独中得到安慰,是这个时代交织的病症和梦想。 在第二部分中,作者探讨了网络化生存里亲密关系中的新型孤独。在食堂的队伍中,在拥挤的地铁里,大多数人都在隔着手机屏幕里打字聊天、打游戏,每个人都生活在自己的网络气泡里,在彼此独处的环境下打交道。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儿,手机早已成为我们身体中的一部分,彼此纠缠,难以割舍。我们许多人都拥有一个在互联网上的双胞胎,他/她是上妆的我们,更加自在、更加优秀,有的时候,也因为和现实中自我的反差而更加焦虑。也是因此,一些年轻人开始厌倦网络上的表演,怀念真实的自我和生活,寻找心灵可以栖居的“瓦尔登湖”。 私以为,在当下完全摆脱机器人时代网络化生活,是一件不太实际的事情。但我们可以也应该,不时逃离理想简单的虚拟情感和世界,转身回到现实生活,去试着接纳那个复杂有缺陷的自己,灰色的混沌的生活,在虚拟时代中,寻找生活中的真实之物。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群体性孤独的更多书评

推荐群体性孤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